《猎  物》

    (俄)安娜·阿赫玛托娃

  一阵风寒过后  我
  随意地在炉火边取暖
  我没有守护好自己的心
  竟然有人把它偷走

  新年的氛围如此繁华
  新春的玫瑰如此润艳
  可在我的心中 已听不到
  蜻蜓般的震颤

  哎,我猜到那个小偷不难
  看眼睛我就能把他认出
  只是我担心  很快很快
  他会亲自归还自己的猎物

  《相  逢》

  (挪威)鲁道夫·尼里森

  当你在约定的角落出现
  我的灵魂中留下如此的印象:
  你从阳光的激流中走来  仿佛
  夏天也牵着你的手行进

  仿佛 在那些你将路过的地方
  狭窄的街道都扇动着翅膀
  甚至路边的桦树们
  都踮起脚欠着身向你靠近

  甚至微风携来的不是烟
  不是尘,而是夏天遥远的气息
  仿佛你走过草地的金黄
  花朵也突然向你散发芬芳

  汽车的笛声 电车的鸣叫
  瞬间化为音乐
  仿佛整个世界都倾慕你
  青春也热情把你赞誉

  《如 果……》

  (罗马尼亚)米哈依尔·艾米涅斯库

  如果窗下的白杨
    用枝条叩击着玻璃——
  就仿佛你的脚步重新
    悄无声息地回到家里

  如果星辰的光芒
    能照彻湖泊的底层——
  我会觉得,宁静重新
    占据了我的心灵

  如果绕过一片乌云
    是为了月光重新闪现——
  就仿佛回忆把你赠给我
    直到永远  永远

  马达加斯加
  雷内伊伏 
   
  我亲爱的,

  不要象爱你的影子那般爱我。

  影子在傍晚就会淡远,

  而我愿你永远精神焕发,

  我亲爱的,

  不要象爱辣椒那般爱我,

  辣椒在我饥饿的时候,

  只会让我的空腹烧伤般难受。

  我亲爱的,

  不要象爱枕头那般爱我。 

  枕头只能让我们睡觉时相陪,

  而白天却难以幽会。

  也不要象爱米饭那般爱我。

  饱餐米饭,

  你就不再度向往生活的

  的其它内涵。

  不要象爱  私语那般爱我,

  动听的话很快就会变成青烟。

  也不要象爱蜂蜜那般爱我。

  蜂蜜虽甜却没有什么风味可言。 

  我亲爱的,

  爱我,象爱美丽的梦乡—— 

  夜间是你的生命,

  白天是我的希望!

  爱我,就象一枚金币—— 
     
  在世上从不与我分离 ,
   
  即使漂泊异乡,也是

  忠实的伴侣

  爱我,就象一只葫芦—— 
    
  完好时,用来舀水,
    
  破碎时,作我吉他的弦柱。

  《致凯恩》

  俄罗斯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天仙般的面容。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这样静静得消逝,
  没有神性,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这时在我的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性,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灵感 ,也有了爱情。

  贡萨尔维斯.迪亚斯
  (1823-1864)

   
  是否我爱你,我也不知道,
  曾听到人们议论过爱情, 
  对它我只能一知半解, 
  似懂非懂。 
   
  如果爱情只是意味着思念,
  只是想念你, 
  心灵中只有你,
  那么我宁愿把爱情全部都忘记!
   
  如果意味着占有你的一切,
  或是以上帝恩赐的方式把爱情
  施舍给你, 
  那么我在天,你在地, 
  对我顶礼膜拜,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意味着牺牲性命、前途,
  只是为了说一声“我爱你”;
  爱人啊,即使我爱你, 
  也不得不提个问题: 
  “爱情难道就是这个意义?”


  《离家途中》

  俄罗斯
  尼古拉 鲁勃佐夫 
   
  我爱风,胜过爱世上的一切。 
  风在大声地呼号!风在大声地呻吟!
  风的呼号和呻吟是多么深沉 !
  风为维护自己竭尽全力!
   
  噢,风哪,风!它在人们的耳际呻吟! 
  它在批露活生生的灵魂!


  《夏日谣曲》

  意大利 邓南遮
  
  微风拍着羽翅,
  在柔嫩的沙子上
  飒飒地写下迷离的文字。
   
  微风向洁白的河堤
  吐出低低切切的絮语,
  盈盈秋波暗递。
   
  太阳落进了西山,
  无限的音籁,阴影与光彩
  自由喜嬉在你的温存的两腮。
   
  海滩的宽阔、干枯的脸庞,
  好象荡出了你的惝
  奇妙的浅笑,万千模样。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歌栏目  进入爱情诗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