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个作家,
  我只愿我的作品
  入到他人脑中的时候,
  平常的,不在意的,没有一句话说;
  流水般过去了,
  不值得赞扬,
  更不屑得评驳;
  然而在他的生活中
  痛苦,或快乐临到时,
  他便模糊的想起
  好像这光景曾在谁的文字里描写过;
  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
  
  假如我是个作家,
  我只愿我的作品
  被一切友伴和同时有学问的人
  轻藐——讥笑;
  然而在孩子,农夫,和愚拙的妇人,
  他们听过之后,
  慢慢的低头,
  深深的思索,
  我听得见“同情”在他们心中鼓荡;
  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
  
  假如我是个作家,
  我只愿我的作品
  在世界中无有声息,
  没有人批评,
  更没有人注意;
  只有我自己在寂寥的白日,或深夜,
  对着明明的月
  丝丝的雨
  飒飒的风,
  低声念诵时,
  能以再现几幅不模糊的图画;
  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
  
  假如我是个作家,
  我只愿我的作品
  在人间不露光芒,
  没个人听闻,
  没个人念诵,
  只我自己忧愁,快乐,
  或是独对无限的自然,
  能以自由抒写,
  当我积压的思想发落到纸上,
  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


  一九二二年一月十八日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起步创作的冰心,曾以其独特的心性创作过一批在当时颇有影响的诗歌,其中《繁星》和《春水》集对中国新诗创作中的“小诗”创作运动起过相当大的影响作用。与此同时,冰心在一些报刊上还发表过篇幅稍异于小诗的新诗创作。它们更能体现作者当时的思想感情和理想追求。这其中《假如我是个作家》是有代表性的作品。

  一贯追求“淡泊以明志”的冰心,从没有把自己的创作当成惊天动地的伟业,她只以最真实的思想诉诸文字,以作品来坦露自己的感情志向,她娓娓动听地诉说着内心的秘密,从而使读者为之心动、为之感怀,读这首诗歌也可从这个基本点去感悟和把握。

  全诗是以“假如我是个作家”时,我希求什么作为表述主体的。全诗四节从不同角度阐发这个命题。作家的使命是神圣的,许多人庄重而严正地论证作家应当担负的历史职责,然而冰心的诗句却另辟蹊径,她所谈论的不仅是一个郑重的题目,而更多地是表述一种人生理想。

  冰心为自己设定的创作目标,首先是对人生真实的反映。一个作家的创作价值,并不在于潮水般的掌声或纷纭复杂的议论,在作者看来,作品应清淡如水宛若生活,它使人初读时毫无故意作态或出奇之感。然而,当人们在生活中体验到某种痛苦或品尝到欢快时,他会想到读过的作品,真正体会作品的真实内涵。这时,作家便真正验证了创作的真实价值。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家对创作的要求,普通而令人敬佩。

  在第二节中作者又把创作视为百姓情感的呼应物。她把评判作品的标尺放到下层人民手里。创作并不是为“上等人”服务的,而是申发民众的感情,当哪些“孩子,农夫,和愚拙的妇人”读过作品后,他们的情感受到触动,心弦为之震栗,这时,作者便分外满足了。显然,作者是把为普通百姓创作作为自己的目的的。她鄙弃“高雅”的富贵文学,宁愿为下层人民抒发心志。同时,她又把获得百姓的首肯,呼应人民的感情做为成功的标志,乐此不疲。这是一个关心人民苦难的人道主义作家的内心剖白,真诚而令人感怀。

  第三节的角度转换了。她把创作看成个人灵魂的一种慰藉。作品不是要企求引

  人注目,但创作应当抒发心曲,无论是面对白日或深夜,也无论是身经飒风丝雨,写出来的东西都能表达内心衷曲,如泣如诉,是灵魂的真实表白。不必责备作者过狭的要求,她前边已经申说了创作的大义了,这里只是转换尺度;更何况,作者意在说明创作理应抒发真实情感,没有动人的东西首先是缺乏自己动情之处。这是一个情感真挚的抒情作家为创作划定的基本范畴,真实而不应苛求。

  最后,作者把创作看成是思想的必然反映,她并不想出人头地,也不追求作品的轰动效应,但作品要做到有感而发,是内心非有什么需要吐露时才写就的东西,“当我积压的思想发落到纸上”,便欣然而自乐了。作者说出了一个创作的基本事实,作品不光是生活的真实记录,而且是创作者思想的真切反映,只有把经过作者思考过的对生活的认识反映出来,创作才不仅仅是对生活的自然记录。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作者所谈是符合创作根本要求的。

  在这首冰心创作初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冰心的人格要求,感情表达方式,更主要的读懂了她创作的目的与理想,诗歌仿佛是诗人创作的宣言书,它展示着作者从创作初始就抱定的进步而积极的人生态度。

  冰心诗风是轻柔温婉的,给读者以附人耳边轻语低诉的感觉。这首《假如我是个作家》也没有昂扬激奋的语调,它以娓娓诉说为其特点。这种独特的表达语气是与作者不虚夸不张狂的人格特点相适应的,同时也与诗中表达的内容相呼应。全诗几次三番谈到自己创作都用温和的词语来表述:“平常的;”“不在意的,”“无有声息”,等等,让人读后只求其“模糊的想起”,“慢慢的低头,深深的思索,”等等,这种表达风格确实是诗人气质的表现,也是诗歌形式与内容相互依存的必然。

  冰心诗歌的形式不尽一致,但不以外在音律相谐却是共同的。这首诗整体表达形式是散文式的,以达到其娓娓叙说的目的,使读者在缓缓的行文进展中把握其内在涵义。这首诗表达形式带有早期白话诗形式并不精炼的共同不足,我们也不必苛求,但作者在诗行排列上确实有意为之:第一、三节行数相等,二、四节行数一致,形成错落;四节诗头尾诗句都相同,以此呼应。这种形式特点根本还在于为表达内容服务。
  (周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歌栏目  进入诗词风韵专题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