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小杖
  将网儿挑破了,
  辛苦的工程
  一霎时便拆毁了。
  
  我用重帘
  将灯儿遮蔽了,
  窗外的光明
  一霎时便隐没了。
  
  我用微火
  将新写的字儿烧毁了,
  幽深的诗情
  一霎时便消灭了。
  
  我用冰冷的水儿
  将花上的落叶冲走了。
  无聊的慰安
  一霎时便洗荡了。
  
  我用矫决的词儿
  将月下的印象掩没了,
  自然的牵萦
  一霎时便斩绝了。
  
  这些都是“不忍”啊——
  上帝!
  在渺茫的生命道上,
  除了“不忍”,
  我对众生
  更不能有别的慰藉了。

  一九二二年七月十一日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以孟子为代表的“性善说”和以荀子为代表的“性恶说”就展开了激烈的争鸣。然而,他们还是有一个共同点:希望富有善心、多行善事的人多起来。荀子认为,通过教育、学习,人可改恶为善。孟子认为,善心中最重要的是“恻隐之心”,也就是“不忍”之心。

  这种不忍之心本是我们中华民族善良天性中的灿烂光环。千百年来,多少诗文在歌颂它,多少诗文则鞭鞑它的反面——残忍。不忍和残忍的对立斗争也延续了千百年。所以,重读冰心七十年前写的短诗《不忍》,仍具有积极的意义。

  《不忍》诗中,连续用五个小节、每小节四行的诗句,向读者亮出五种应予珍爱的景、物:辛苦的工程(蛛网)、窗外的光明、幽深的诗情、无聊的慰安(花上落叶)和自然的牵萦(月下的印象)。善良的人们呐,怎么会破坏这些温馨美好的事物呢?

  然而,作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先用“破坏”这些美好事物的写法,说“我”“用小杖”挑破了蛛网,“用重帘”隐没了光明,“用微火”烧毁了诗情,“用冰水”洗荡了慰安,“用矫决的词儿”斩绝了自然的牵萦……直读到第六小节,即全诗最后一节时,作者才回湾一转:“这些都是‘不忍’呵”,不忍“破坏”这一切美好、一切温馨、一切光明、一切珍良。

  这时,当我们再重读前五小节时,则会自然地在每节第一行的“我用”两字之间,加上“如果”二字,变成了“我如果用小杖”挑破了蛛网,如果用重帘隐没了光明,如果用微火烧毁了诗情,如果用冰水洗荡了慰安,如果用矫决的词儿斩绝了自然的牵萦……而“这些都是‘不忍’啊”!

  正因为作者有这样一颗善良的不忍之心,所以,她才在诗末明白而庄严地向上帝、向人类、向全世界宣告——

  在渺茫的生命道上,
  除了“不忍”,
  我对众生
  更不能有别的慰藉了。

  冰心自幼受到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多少优美隽永的古诗词叠印于脑海,以至她创作的新诗中都有中国古诗的神韵和灵魂。当然,她不再追求严格的对仗、韵律,但却注意内在的节奏和音乐美。就以《不忍》前五小节来看,每小节的第一、二、三、四行的对映竟是那样的工整而不失自然。每小节的第一行都是“我用××”,第四行都是“一霎时便××了”。第二、三行亦然。特别是第三行的五个字“辛苦的工程”、“窗外的光明”、“幽深的诗情”、“无聊的慰安”和“自然的牵萦”,没有中国古典文学深厚功底的人,是决然写不出这样的“新诗”的!

  (尹世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歌栏目  进入诗词风韵专题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