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四时缓缓的过去——
   百花互相耳语说:
   “我们都只是弱者!
   甜香的梦
   轮流着做罢,
   憔悴的杯
   也轮流着饮罢,
   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啊!
  
      三
      
   青年人!
   你不能像风般飞扬,
   便应当像山般静止。
   浮云似的
   无力的生涯,
   只做了诗人的资料啊!

     一四

   自然唤着说:
   “将你的笔尖儿
   浸在我的海里罢!
   人类的心怀太枯燥了。”
  
     一五

   沉默里,
   充满了胜利者的凯歌!
   
     一六

   心啊!
   什么时候值得烦乱呢?
   为着宇宙,
   为着众生。

     二○

   山头独立,
   宇宙只一人占有了么?
     四三

   春何曾说话呢?
   但她那伟大潜隐的力量,
   已这般的
   温柔了世界了!
  
     四六

   不解放的行为,
   造就了自由的思想!
  
     四七

   人在廊上,
   书在膝上,
   拂面的微风里
   知道春来了。
  
     五一

   鸡声——
   鼓舞了别人了!
   它自己可曾得到慰安么?
  
     六si

   婴儿,
   在他颤动的啼声中
   有无限神秘的言语,
   从最初的灵魂里带来嫠呤澜纭Aå
   只是一颗孤星罢了!
   在无边的黑暗里
   已写尽了宇宙的寂寞。
  
     六七

   信仰将青年人
   扶上“服从”的高塔以后,
   便把“思想”的梯儿撤去了。

     六八

   当我自己在黑暗幽远的道上
   当心的慢慢走着,
   我只倾听着自己的足音。

     七三

   我的朋友!
   倘若春花自由的开放时,
   无意中愁苦了你,
   你当原谅它是受自然的指挥的。

     七四

   在模糊的世界中——
   我忘记了最初的一句话,
   也不知道最后的一句话。

     九○

   聪明人!
   在这漠漠的世界上,
   只能提着“自信”的灯儿
   进行在黑暗里。
  
    一○四

   鱼儿上来了,
   水面上一个小虫儿飘浮着——
   在这小小的生死关头,
   我微弱的心
   忽然颤动了!
  
    一○九

   夜正长呢!
   能下些雨儿也好。
   窗外果然滴沥了——
   数着雨声罢!
   只依旧是烦郁么?
  
    一一一

   小麻雀!
   休飞进田垄里。
   垄里,
   遍地弹机
   正静静的等着你。
  
    一一二

   浪花愈大,
   凝立的磐石
   在沉默的持守里,
   快乐也愈大了。
   
    一一八

   紫藤萝落在池上了,
   花架下
   长昼无人,
   只有微风吹着叶儿响。欢皇廊税。?
   暂时的花儿
   原不配供在永久的瓶里,
   这稚弱的生机,
   请你怜悯罢!
  
    一三四

   命运如同海风——
   吹着青春的舟,
   飘摇的,
   曲折的,
   渡过了时光的海。
  
    一三五

   梦里采撷的天花,
   醒来不见了——
   我的朋友!
   人生原有些愿望!
   只能永久的寄在幻想里!
  
    一四○

   遨游于梦中罢!
   在那里
   只有自由的言笑,
   率真的心情。
  
    一四三

   揭开自然的帘儿罢!
   艺术的婴儿,
   正卧在真理的娘怀里。
  
    一四六

   经验的花
   结了智慧的果,
   智慧的果
   却包着烦恼的核!
  
    一五二

   先驱者!
   绝顶的危峰上
   可曾放眼?
   便是此身解脱,
   也应念着山下
   劳苦的众生!
  
    一七○

   为着断送百万生灵
   不绝的炮声,
   严静的夜里,
   凄然的将捉在手里的灯蛾
   放到窗外去了。
  
    一七四

   青年人,
   珍重的描写罢,
   时间正翻着书页,
   请你着笔!
  
    一七六

   战场上的小花啊!
   赞美你最深的爱!
   冒险的开在枪林弹雨中,
   慰藉了新骨。
   话硕鹆耍?
   春水,
   感谢你一春潺潺的细流,
   带去我许多意绪。
   向你挥手了,
   缓缓地流到人间去罢。
   我要坐在泉源边,
   静听回响。
  

  1923年5月,作为周作人主编的“新潮社文艺丛书”之一,冰心的第二本诗集《春水》收小诗凡182题,由北京新潮社出版。这是中国新文学史上第七本个人诗集。

  1922年前后小诗盛行,主要作者除了冰心之外,还有宗白华、刘大白、刘半农、俞平伯、康白情、朱自清、沈尹默、郑振铎、王统照及湖畔派诗人,他们都写过小诗,但影响最大的是冰心,成为小诗派的代表诗人。半年之内,冰心相继出版了《繁星》和《春水》,这两本诗集便奠定了她在中国诗坛的地位。

  《春水》的内容和风格依然如故,是《繁星》的遗风和继续——爱的哲学;母爱,人类之爱,大自然之爱及童心;蕴藉含蓄,寓理抒情,清莹隽永,玲珑剔透。   

  春水,一年一次地流过岁月的故道,又开拓着新的征程,从来没有留下一个影子。“四时缓缓的过去——百花互相耳语说:‘我们都只是弱者!甜香的梦/轮流着做罢,憔悴的杯/也轮流着饮罢,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啊!’”弱者,无可奈何;命运,真是上帝安排的吗?   

  半隐的青紫的山峰又高又远,“月呵!什么做成了你的尊严呢?深远的天空里,只有你独往独来了。”一个孤高、纯洁、庄严的灵魂。自古以来,诗人以明月作比,借形象抒发情怀。而冰心的这几句,似有更丰富的内涵。“自然唤着说:‘将你的笔尖儿/浸在我的海里罢!人类的心怀太枯燥了。’”这两题一起读,便能品出更多的味道。   

  “心啊!什么时候值得烦乱呢?为着宇宙,为着众生。”诗人的伟大情怀里是宇宙,是众生——爱的哲学,在这里我们找到了第一个注释。这宇宙是众生的宇宙,“山头独立,宇宙只一人占有了么?”这种平等思想、博爱精神,是爱的哲学的精华。诗人说,珍重吧,“众生的烦闷/要你来安慰呢。”这个令人烦闷的世界就在眼前,但“只能提着壶儿/看她憔悴——同情的水/从何灌溉呢?她原来是栏内的花!”诗人有意愿,没主意,无可奈何!不过并不就此罢休,于是诗人呼吁先驱者:“你要为众生开辟前途啊,束紧了你的心带罢!”又一个“众生”!在《春水》里,仅“众生”一词就出现了多次。诗人也许自己无力解救众生,但她有个愿望,并且有了寄托。谁是救世主?——诗人心中的先驱者!   

  冰心一生都没有停止对大自然的礼赞。在她心中,高山大海日月星辰朝晖夕照,都是她作品里的美好事物,赋予它们无限的生命和激情。“春何曾说话呢?但她那伟大潜隐的力量,已这般的/温柔了世界了!”我们无须过多附会,是“春”使这个冷酷的世界有了更多的色彩和温情。“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宋代大诗人苏轼《惠崇〈春江晚景〉》一诗中的名句。冰心笔下许是一位“先驱者”——“人在廊上,书在膝上,拂面的微风里/知道春来了。”   

  诗人就是诗。在诗人看来,自然的力量是无穷的。“自然的微笑里,融化了/人类的怨嗔。”在人类的历史长河里,无穷无尽的不仁义不道德不平等不民主不自由造成没完没了的恩恩怨怨强掳豪夺兵火相加你杀我砍你死我活,从远古迄至今日,还没人能够解决这个矛盾,这都是因为私心贪心野心没有爱心之故。诗人为我们描画和设计了令人陶醉的大自然的微笑,虽然那里也有风雨,但这与人类相比自然是诗一般的天堂了。   

  “流星——只在人类的天空里是光明的;它从黑暗中飞来,又向黑暗中飞去,生命是这般的不分明么?”诗人把流星比作生命,其实生命也像流星,从有到无,一路飞翔,一路彷徨,从黑暗到黑暗——虽然也有灿烂的燃烧。但这似乎太悲观了。这首诗使我们想起《繁星》里的一首诗,诗人呼吁人类相爱,因为大家都是向着同一归宿的长行的旅客。诗是感情、真情和幻想、形象的艺术,这诗是深沉而富有哲理的。从哲学的角度来说,诗人道出了生命的真实,但这真实又往往会造出一种自欺欺人的谎言。“只是一颗孤星罢了!在无边的黑暗里/已写尽了宇宙的寂寞。”寂寞和黑暗是分不开的。那个时代,现实是黑暗的,寂寞是无法排遣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希望——当自己在黑暗幽远的道上当心地行走时,“我只倾听着自己的足音”,“在这漠漠的世界上,只能提着‘自信’的灯儿/进行在黑暗里。”对一切都不必相信,但要自信。沉寂的渊底,“却照着/永远红艳的春花”;又是一种境界——分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读冰心的诗,我们会发现诗中的意象和情绪常被孤独、寂寞、梦幻所困扰。这一切都是现实酿造的苦酒。诗人心中虽有无限光明,却敌不住黑色潮流的袭击,这几乎是那时的诗人无法超越的事实。“在模糊的世界中——我忘记了最初的一句话,也不知道最后的一句话。”于是,世界似乎成了一个混沌。因为世界是模糊的,所以才会忘记最初的,也不知道最后。这也许是与世界相处的一种方法。还有,“倘若春花自由的开放时,无意中愁苦了你,你当原谅它是受自然的指挥的。”一切若是自然所为,一切便可原谅了。因为,大自然是爱的源泉。   

  在她的诗里,过去我们只是强调母爱、人类之爱、自然之爱等等,而诗中的其他思想往往被忽视。冰心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和人道主义者,她的思想是通过朦胧的隐秘的诗的语言和艺术来表现的。但有的思想也很明显:“先驱者!绝顶的危峰上/可曾放眼?便是此身解脱,也应念着山下/劳苦的众生!”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诗人悲天悯人的伟大胸怀。“为着断送百万生灵/不绝的炮声,严静的夜里,凄然的将捉在手里的灯蛾/放到窗外去了。”自然,这是对战争涂炭生灵的抗议,这种反战的思想,追求民众自由解放的精神,在她的诗里是不难发现的。《春水》带去她很多意绪,她要春水缓缓地流到人间、也要坐到泉源边上,静候回音——她希望人间永远是春天……   

  冰心的诗内容非常丰富,远非“爱的哲学”全能包容。她的这些无韵小诗有向往的,追求的,爱的,憎的,梦一般朦胧的、幻灭的,每题小诗对于不同的读者,给予的感受会因不同的经验、知识、阅历、艺术修养而不同。因此,她的诗给人的审美享受是不同的。只有真正的诗才有这样的艺术力量。   

  在新文学史上,冰心历来被称为“闺秀派”的先驱和代表,这不仅表现在她的小说和散文创作上,也同样体现在她的诗歌里。她的诗与她的散文几乎又有着同样的风格,细腻、清新、俏丽、淡远而不又乏深沉,微笑里带着泪痕,一个个性化的、追求真善美的抒情主人公的形象,成为新诗王国里第一代公民。

  (阎纯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歌栏目  进入诗词风韵专题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