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夜话》是一本杂文集。作者马南邨(本名邓拓,马南邨乃其笔名),自1961年起在《北京晚报》的《燕山夜话》专栏陆续发表杂文,后汇为五集出版。这些杂文敢于正视现实,大胆评论时政,尖锐讽刺各种不正之风,道人所不敢道,言人所不敢言;并融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炉,古今中外,旁征博引,语言亲切,富有文彩。其中像《说大话的故事》、《三种诸葛亮》、《一个鸡蛋的家当》、《爱护劳动力的学说》、《从三到万》等篇均寓意深刻,发人深省,起到帮助读者开扩眼界,增长知识,提高识别事物能力的作用。“文革”之初,《燕山夜话》被打成大毒草,作者受迫害含冤死去。1979年,邓拓得到平反昭雪,本书才重见天日。

  马南邨(1912—1966),本名邓拓,福建闽侯人。1930年参加左翼社会科学家联盟和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初期到晋察冀边区,任《晋察冀日报》社长兼总编辑、新华社晋察冀总分币土社长。建国后曾任《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辑、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中共北京市委文教书记等职。著作有《中国救荒史》、《论中国历史的几个问题》、《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与吴晗、廖沫沙合写)等。

作者:马南邨


不单是为了纪念
燕山夜话(一集)
两点说明 生命的三分之一
不怕天 欢迎“杂家”
变三不知为三知 北京劳动群众最早的游行
贾岛的创作态度 三分诗七分读
杨大眼的耳读法 不要秘诀的秘诀
少少许胜多多许 从三到万
大胆练习写字 “一无所有”的“艺术”
“初生之犊不怕虎” 珍爱幼小的心灵
说志气 交友待客之道
评《三十三镇神头图》 爱护劳动力的学说
宇宙航行的最古传说 粮食能长在树上吗?
植物中的钢铁 烂柯山故事新解
起死回生 堵塞不如开导
一个鸡蛋的家当 两座庙的兴废
磨光了的金币 最现代的思想
“批判”正解  
燕山夜话(二集)
卷前寄语 谁最早发现美洲
“扶桑”小考” 由慧深的国籍说起
广阳学派 吴汉何尝杀妻
你知道“弹棋”吗? 谈“养生学”
姜够本 种晚菘的季节
甘薯的来历 养牛好处多
航海与造船 《平龙认》
华封三祝 中国古代的妇女节
非礼勿 事事关心
“胡说八道”的命题 创作新词牌
艺术的魅力 形而上学的没落
八股余孽 不要空喊读书
多学少评 “颜苦孔之卓”
不求甚解 不吃羊肉吃菜羹
一把小钥匙 新的“三上文章”
燕山夜话(三集)
作者的话 人穷志不穷
“放下即实地” “推事”种种
涵养 黄金和宝剑的骗局
文天祥论学 选诗和选文
错在“目不识丁”吗? 自固不暇
北京的古海港 南陈和北崔
宛平大小米 米氏三园
昆仑山人 保护文物
古代的漫画 书画同源的一例
替《宝岛游记》更正 水上菜园
金龟子身上有黄金 青山不改
一品红 雪花六出
守岁饮屠苏 “玉皇”的生日
中医“上火”之说 三七、山漆和田漆
“无声音乐”及其他 你赞成用笔名吗?
 燕山夜话(四集)
编余题记 共通的门径
主观和虚心 三种诸葛亮
王道和霸道 智谋是可靠的吗?
握手与作揖 不要滥用号码
口吃、一只眼及其他 向徐光启学习
围田的教训 地下水和地上水
大豆是个宝 多养蚕
咏蜂和养蜂 下雨趣闻
发现“火井”以后 茄子能成大树吗?
讲点书法 选帖和临池
从红模字写起 创作要不要灵感
这是不是好现象 变和不变
有书赶快读 “半部论语”
读书也要讲“姿势” 观点和材料
文章长短不拘 编一套“特技”丛书吧
知识是可吃的吗? `
燕山夜话(五集)
奉告读者 谁最早研究科学理论
学问不可穿凿 自学与家传
行行出圣人 一块瓦片
讲一点教授法 “科班”的教育法
“烤”字考 十日一水,五日一石
由张飞的书画谈起 老鹰能比英雄吗?
谈谈养狗 养猫捕鼠
楮树的用途 白开水最好喝
长发的奇迹 为什么会吵嘴
生活和幽默 他讽刺了你吗?
马后炮 “三十六计”
说大话的故事 两则外国寓言
古迹要鉴别 为李三才辩护
林白水之死 昭君无怨
燕山碧血 陈绛和王耿的案件
鸽子就叫做鸽子 今年的春节
再版后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小品栏目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