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古琴演奏美学及音乐思想研究

㈣旷逸类

  文人琴中近於清高而意趣超然,没有显著的哀伤与消沉,而呈现某种热情或自负,虽然时亦有感慨或不平,却归结於豁达和飘逸者,可以称之为「旷逸」类。有的隐士於琴,并没有出世之心,有时还有闲适之趣,也可归之於旷逸类中。

  王维的诗「竹里馆」,历来是最脍炙人口之作。这是一首具「旷逸」类琴心的典型:

  独坐幽篁裹,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竹林中独自弹琴,不为传达心情给他人,并且与豪情之长啸交替。以琴自乐,且有豪气,实甚旷远而俊逸者。在王维的「酬张少府」诗中,更明显的在琴中寄以旷远之心:「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万事不关心,不但功名利禄已无所感,喜思哀乐也可尽弃了。任吹解衣带的松风与山月为琴心之伴,甚为潇洒而飘逸。

  李白的诗「前有一樽酒行」二首其二所含的旷逸之气甚显:

  君起舞、日西夕、当年意气不肯平。白发如丝叹何益、琴奏龙门之丝桐,玉壶美酒清若空。摧弦拂柱与君饮,看朱成碧颜始红……

  诗人感於当年,意气难平。但发已白,人已老,不必再有感叹了。故而饮酒弹琴、一醉为是。这种一切已不在意的心绪,使得琴尽情、酒尽兴的「摧弦拂柱与君饮」了。豪兴之浓而令弦断柱落、是欲摧任何可塞於心之事了。李白的「白毫子歌」所写的是一位异人。超然豪迈,住在松下的云裏、吃石中之髓。李白慕此公之饮酒弹琴。但流霞杯饮酒、花间弹琴之後仍感此公不得亲。一种高雅旷逸之气存於诗人的思想之中:「余配白毫子,独酌流霞杯。拂花弄琴坐青苔。绿萝树下春风来。  …可得见,未得亲,八公携手五云去,空余桂树愁杀人。」

  李顺的「题少府监李丞山池」自认是主人的知音,又以嵇康之琴来称颂主人的清风。嵇康是竹林七贤中最有豪气而飘逸者。被杀之际还要再弹「广际散」。诗中所言中散琴,亦应含有此傲然逸气:「……窗外王孙草,床头中散琴。清风多仰慕,吾亦尔知音。」王绩的「田家」三首其二,表现了他超然如入世外桃源的理想。虽然也以琴酒寄兴,却不是欣然欢愉之情,而是与世无争的飘然旷逸之气:

  家住箕山下,门枕颖川滨,不知今有汉,唯言昔避秦。琴伴前庭月,酒劝後园春,自得林中士,何忝上皇人。

  卢照邻诗「于时春也慨然有江湖之志寄赠柳九陇」中写的琴,在行万里路中,书亦沉浸三十年,却无游子的忧伤和文人的感慨。诗题明言有隐去之心的「江湖之志」,但并非孤独之情,而是达观飘逸之心所使:「提琴一万里,负书三十年。」他的「首春贻京邑文士」写出了他淡泊声名,不慕权贵,纵览古今,而以琴寄此情怀的旷逸之气:「寂寂罢将迎,门无车马声。横琴答山水,披卷阅公卿……」

  晋人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而归故乡,以松菊为伴,饮酒赋诗,抚无弦琴,为唐人多所追慕。张循之的诗「送王汶宰江阴」本是友人作官赴任之时,诗人却以清高旷逸之思写道此去不过如陶渊明暂时为五斗米而已。所以其琴不在声而在意。其意何在?显然不是以县令之职为喜、甚至是以县令之职为憾了:「……让酒非关病,援琴不在声。应缘五斗米、数日滞渊明。」刘长卿的诗「过前安宜张明府郊居」也写出了弃官归乡,寄逸兴於琴中,类似陶渊明的超然之气:「寂寥东郭外,白首一先生,解印孤琴在,移家五柳成。」官可不作,琴则不可离。李端的「晚春过夏侯校书值其沈醉戏赠」中,所写的虽无得意气,却也是目无功名利禄而为琴客酒仙,入庄周化为蝴蝶之梦。甚是旷逸消遥:

  ……本是墙东隐,今为瓮下仙。卧龙髯乍磔,栖蝶腹何便。阮籍供琴韻,陶潜余秫田。…

  竹林七贤中,阮藉嵇康特别以琴格之风骨为後人所景仰。故「广陵散」、「酒狂」在琴谱中与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琴心,具有超脱时俗世故的旷逸之境。朱湾的诗「七贤庙」有甚为鲜明的表达:

  常慕晋高士,放心日沉冥。湛然对一壶、土木为我形。下马访陈迹,披榛谐荒庭。相看两不言,犹谓醉未醒。长啸或可拟,幽琴难再听。同心不同世、空见藓门青。

  诗中之「幽琴」并非说琴有幽怨,而应是幽深。以嵇康阮籍之或放饮或长啸,或纵谈或鸣琴,都在不为其时所拘束。仰慕而慨叹「幽琴难再听」,乃是因感其琴中之逸气不得复见。卢纶的诗「九日奉陪侍中宴白鹤楼」所写出的琴,是在筵席中举杯说剑之时,弹琴引鹤,以琴有旷逸之气,可在此时奏之:

  ……玉筵秋令节、金钺汉元动。说剑风生座,抽琴鹤遶云…

  陈存的诗「丹阳作」(一作朱彬诗)写出不拘小节的士人以琴为友而豪放旷逸的行止:「……暂入新丰市,犹闻旧酒香,抱琴沽一醉,尽日卧斜阳。」抱琴买醉而酣睡至暮,实非普通文人一般琴客之情趣可比。这种带有狂放的超脱之行,表明了唐代之琴心实甚宽阔。刘禹锡的诗「罢郡归洛阳闲居」中写的琴心虽若欣然,但有淡泊动名之情寄於月下弹琴的旷逸之气:「花间数杯酒,月下一张琴。开说功名事,依前惜寸阴。」张籍的「寄令狐宾客」写出了离职於高位、怡然自得於琴友酒客之往还,琴心自有旷逸之气:「勋名尽得国家传,退狎琴僧与酒仙,还带郡符经几处,暂辞台座已三年。…」诗写琴僧、酒仙、在於去官後的洒脱。诗用狎字,有任性随心之意,而不是在於以琴酒愉悦其情。

  汉代著名文人司马相如之以琴得卓文君,为千古久久艳慕。他以深情之琴对文君而甘为帝王所弃的文人风骨,为李贺所景仰:

  「长卿怀茂陵,绿草垂石井,弹琴看文君,春风吹鬓影。梁王舆武帝,弃之如断梗」(「咏怀二首」其一。)

  元稹的诗「春晚寄杨十二兼呈趟八」所写的琴、更为明显的表达了旷逸之情

  「…倾尊就残酌,舒卷续微吟。空际扬高蝶,风中聆素琴。庭广备幽趣,复对商山岑。独此爱时景,旷怀云外心。」

  诗中的意趣不同於只在脱离俗尘的清高,也非欣然愉悦之琴趣所限,而是充溢着旷远飘逸之气。风中所听之琴即存此境。

  皮日休的「元鲁山」,有琴酒寄情,但却是淡泊生涯,耿直清正而脱离尘世之心:
  「……退归旧隐来,斗酒入茅茨。鸡黍匪家禽,琴樽常自怡。尽日一菜食,穷年一布衣。清似匣中镜,直如琴上丝。世无用贤人、青山生白髭。…」
  
  素食布衣却琴常弹酒常饮,其心不在娱悦而怀超然自负之情,自有旷逸之气。
  
  护国的诗「题王班水亭」所写的情趣与皮日休诗中之思想相近,也是以弹琴月下静息田园为尚:

  湖上见秋色,旷然如尔怀。岂惟欢陇亩,兼亦外形骸。待月归山寺,弹琴坐冥斋。布衣闲自贵,何用谒天阶。文入之傲王侯贱功名思想,在唐诗中颇为多见。他们清高自负,毫不消沉,寄之於琴,旷逸脱俗。

  方干的诗「山中言事」把这种思想情绪写的尤为鲜明:
  
  「倚枕亦吟行亦醉,卧吟行醉更何营。贫来犹有故琴在,者去不过新发生。…潜夫自有孤云侣,可要王侯知姓名。」

  诗中之人旷达之至,白发视为新生之物,有琴即不计贫。有孤云为友,王侯亦无所谓。此中特别写出琴之不可无,足见琴乃其人高傲之心所在。

  黄滔的诗「赠郑明府」中写得一位在任之官的旷逸闲雅情趣:

  「庭罗衙使眼看山,真恐风流是谪仙」。

  虽然人在任上,调遣下属,而心在山水。所以他「鸣琴一弄水潺湲」。此中之趣,不求太古之情、不寄隐者之心,既无孤者之怀,亦无哀伤之意。是在官不居势,超然以对利錄,寄兴於山水丝桐的旷逸者。

  徐纭的诗「送高起居之泾县」是送居高位之友人,却勉以「县郭有佳境,干峰溪水西。」莫忘山水寄意。进而又示以「弹琴坐其中,世事吾不知。」虽有官职,亦应弹琴於山水间,不问世事,以诗人看来方为理想。这种不以失职为意的旷逸之心是很别致的。

  刘兼的诗「春宵」中,把范蠡和苏秦的巨大政治成功看作不过一枕黄梁之梦。因而弹琴休憩并自戒莫入南柯:

  「 ……五湖范蠡才堪重,六印苏秦道不同。再取素琴聊假寐,南柯一梦莫相通。」

  此中超越古代风云人物之心,以琴明之,其琴心甚具旷逸之气。

  旷逸类的文人琴心中,还有些可以感受到正直勇毅之气者,而如薛易简「琴诀」中所讲的「可以壮胆勇」,甚有特色。

  陈子昂的诗「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东征」的序中写到在「投壶习射,搏奕观兵」中奏起豪壮的音乐:

  「镗金绕, 戛瑶琴,歌易水之慷慨,奏阙山以徘徊。」

  诗可以有夸张和某些虚构,而序必不违其事。故此中之琴可以与金铙并奏,而合之以歌「易水曲」及「关山月」,为东征之士壮别,亦琴心有豪俊之气,而可以壮胆勇。

  孟郊的诗「与二三友秋宵会话清上人院」中更为直接写出

  「一为鵾鸡弹,再鼓壮士怀。」

  「壮士怀」当为其琴之气度和意境所在。自是豪俊高旷之心的体现。此诗未写所奏何曲。但自古已有的「广陵散」、「易水歌」、「大梁吟」都是激昂之曲,可以壮胆勇以动壮士之情怀的。

  项斯的诗「送苗七求职」写道:「独眠秋夜琴声急,未拜军城剑色高。」

  苗公或为武人将求军职,所以有剑气在身。此诗写送别以琴,正是与剑气相配之豪俊气所在。

  李贺为古代琴曲「走马引」所作的诗,将曲中樗里牧恭为父报仇的刚毅气概,写的甚为鲜明。应是李贺知古之「走马引」具豪俊之气,写此诗以彰:

  我有辞乡剑,玉锋堪截云。襄阳走马客,意气自生春。朝嫌剑光净,暮嫌剑光冷,能持剑向人,不能持照身。

  以琴歌写剑气,是其心中之琴可傅此中之神韵,是视琴有豪气可寄者。

  文人旷逸类之古琴音乐思想在於自得、自足、自信、自负、自傲。不以琴悦己,不以琴悦人,不以琴示情於人。神交天地,气渺王侯,旷达超脱,悠然飘逸,有时甚至刚阳豪俊。於文人琴音乐思想中,甚有特色而可贵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古乐栏目  进入古琴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