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古琴演奏美学及音乐思想研究

㈦仙家类

  文人琴中的仙家类是文人以琴寄托得道登仙理想,或以琴表现理想中的仙境,或写仙人道士以琴寄性。这是琴与仙家思想相结合的音乐现象。在唐诗中为数甚少,但自有特性。

  沈佺期的诗「哭道士刘得无」是悼念道士的亡故。此道士生前有殊荣,得国人敬重、皇帝爱惜。但却并未成仙、长生,也未羽化飞升,而是如常人一般死亡。然而竞又未损丝毫他在人们心中之仙气。诗写道:「……吐甲龙应出,街符鸟自归。国人思负局,天子惜披衣。花月留丹洞,琴笙下翠微。嗟来子桑扈,尔独返於几。」沈佺期在诗中写出刘道士所居丹洞,花月为友,琴笙为伴,有如仙境,是琴为仙家所爱所用者。储光羲的诗「升天行贻卢六健」正面抒写了道家的理想:

  真人居閬风,时奏清商音。听者即王母,泠泠和瑟琴。坐对三花枝,行随五云阴。天长昆仑小,日久蓬莱深。…

  所写的是已在神仙之「閬风」山而弹琴鼓瑟,引得王母来听。坐有奇花,行有祥云。其中,以琴瑟为王母所赏是重要之笔,表示其仙位之高。此琴在仙家思想之中,其重甚明。王昌龄的诗「静法师东齐」中,写出了琴是仙家更不可少的修道所伴者:「筑室在人境、遂得真隐情。…琴书全雅道,视听已无生。闭户脱三界,白云虚自盈」。这位法师不住深山洞府,而在城市。能在尘世而得全其道,得真隐,则是有琴书为用。书应是仙家之书,琴亦应属仙家之思所寄。因之才能在人境而脱三界。常建的诗「张山人弹琴」,所写的更加充份表达了仙家琴的神奇意境:

  君去芳草绿,西峰弹玉琴。岂维丘中赏,兼得清烦襟。朝从山口还,出岭闻清音。了然云霞气,照见天地心。玄鹤下澄空,翩翩舞松林。改弦和商声,又听「飞龙吟」。稍觉此身妄,渐知仙事深。其将链金,永矣投吾簪。

  此诗专写道士弹琴。所感受的,也全是从仙家得道的角度欣赏所得。所弹之曲不但作为欣赏,而且用以洗尽尘世的杂虑:「烦襟」。「在岭闻清音」是写其琴音远远即可听到,已不同凡响,而又有云霞之气,并进而写出洞察天地之心。继之山人又弹「飞龙吟」,乃是道家精神所寄者,以至令诗人颢抛弃功名,永远追随。此中琴之仙家思想甚重矣。

  李白有琴曲歌辞「飞龙引」两首,都是写仙家的理想境界。以此与常建的「张山人弹琴」相对照,可知琴曲「飞龙吟」亦即「飞龙引」:

  其一、

  黄帝铸鼎於荆山,链丹砂,丹砂成黄金。骑龙飞上太清家,云愁海思令人嗟。宫中彩女颜如花,飘然挥手凌紫霞。从风纵体登銮车。侍轩辕,遨游青天中,其乐不可言。

  其二、

  鼎湖之水清且闲,轩辕去时有弓剑,古琴传道留其间。後宫婵娟多花颜,乘鸾飞烟亦不还。骑龙攀天造天关。造天关,闻天语,长云河车载玉女。载玉女,遇紫皇,紫皇乃赐白兔所捣之药,後天而老凋三光。下视瑶池见王母,蛾眉萧飒如秋霜。

  李白的两首「飞龙引」所写都是天上仙人活动的美好情景。正是慕道者所梦寐以求的。因此这一曲在琴上奏出,也令听者,更令道家追随者所神驰。这应是典型的仙家琴。李白在「古风」第五十五首中写了世人沉迷黄金美女之後,又有「安识紫霞客,瑶台鸣素琴。」之句,表明他自己的仙家理想中,以瑶台抚琴为至高之境,这也是仙家琴之一种。李白在他的「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写的琴更是引入仙境的灵宝了:「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而且又有所感:「遥见仙人彩云裹,手把芙蓉朝玉京。」仙家之琴更与仙家的修行相结合了。

  颜真卿的「刻刘道士诗因而继作」写出他所敬重的道士的仙家尊荣:「不到来西寺,于今五十春。…剑池穿万仞,盘石坐千人。金气腾为虎,琴台化若神。登坛仰一生,舍宅欺峋岷。」五十年後再到道士修炼之地,已是千人来趋了。而且灵气腾空,琴台有神,乃是仙家之琴在诗人之心颇重。姚係的诗:「五老峰大明观赠隐者」写出了一位「颇觉鸾鹤迩,忽为烟霞飞。」若有仙气的在道观中隐居的故人。而与其「默会琴心微。」以琴通精微之感,应是在仙家琴中的共鸣。元稹的诗「周先生」所写的也是一位修道者,他的琴对於他的道亦颇重要,可以有助於神力的形成:「希夷周先生、烧香调琴心,神力盈三千,谁能遣黄金。」「调琴心」也可以看作是以琴调其心神,因为接下去是写他道成之时的「神力盈三千」,而且已具炼金之术。是琴已参於其道之成。李群玉的诗「将游罗浮登广陵楞伽台别羽客」中,写了对道家的这个第七洞天所在的罗浮山的神奇幻想:「趋来罗浮巅,披云炼琼液。」而把琴以追寻:「吾将抱瑶琴,绝境纵所遭。」也是仙家琴所寄的仙家理想。

  唐诗中常有写僧人弹琴者,但多为艺术欣赏。时有清高旷逸之气,但难得见与佛家思想精神有关成份在其中。贾岛的「赠智朗禅师」,写此僧「解听无弄琴」或有些玄妙意味。应不是喻其怀陶渊明之清高隐逸之情所寄的「无弦琴」:

  ……步随青山影,坐学白塔骨。解听无弄琴,不礼有身佛…

  这是一位深有道行的僧人,已与山近而相合。其入静如塔,心境之高对塑像及得道僧一类的「有身佛」视之如无。同样之境,可以解琴外之境。是其已在无声无形不生不减之中。此诗写禅师的仙家类琴心是十分难得者。

  仙家於琴直接和修行及理想有关者之外,也有未明写其琴心在於道,又未明写其琴在於休憩或愉悦者,应是在於仙家修炼之余的意志涵养。例如李中的「赠王道者」写他修行之深「功就不看丹竃火,性闲时拂玉琴尘。仙家变化谁能测,只恐洪崖是此身。」这裹的琴,是在修道炼丹之余,闲时所弹。亦仙家生涯中之一种闲情所寄。他的另一首诗「贻庐山清溪观王尊师」中,所写的琴也与此相类:「采药每寻岩径远,弹琴常到月轮低。」也是在修炼之外。

  许多写听山人、道士弹琴之诗,明写所弹为艺术性琴曲者,乃是属於艺术欣赏或友人之间清高雅集。所体现之琴心自亦不属文人琴的「仙家」类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古乐栏目  进入古琴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