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怀恋  杨锦

  蝉声已远,人影渐远,沿北国校园围墙散去的许多足迹已远……
  我似一阵年轻而透明的校园风,风风火火地吹了四个春秋,便在那个 夏季定格为一条条伸向远方的路。

    匆匆而去的日子如世界之纷飞秋叶,岁岁寒寒,叶叶飘落,我的眷恋便如埋藏已久的醇酒。
  渐浓、渐浓……

  那时,告别了故乡的小河和炊烟,告别老祖母慈祥的目光和父母波浪一样的叮咛,沿着飘满小麦花的田垄,我走进了布满柏油路的城市。
  我是从高纬度冻土带走来的孩子,渴望每个人的心能像家乡的土地一样坦荡。于是,在那个生长知识,生长友谊,生长爱情的校园里,便有一个个朋友浩浩荡荡地驶进我不设防的心的广场。

  十八岁,正是爱诗的年龄,正是朦朦胧胧的年龄。即使是一场无声的落雪,即使是一片凋零的枫叶,即使是一个无意的微笑,我们都会向缪斯吐露一片少年痴情。
  于是,我们夏日的生活中便长出才露尖尖角的叶荷,长出了我们心中才拥有的一片绿荫。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还记得班上那位很少说话总爱低着头走路的女生什么也没留下,可是在我西去的列车窗口挥手而去的时候,却呜呜地哭泣起来,我还没看清她的面孔,便从此分离而别。至今我几乎想不起她的面孔,可那月台上最后的泪水却依旧清晰地奠名其妙流过我的心头。
  之所以依旧记着,是因为我相信那使我遗憾的眼泪却恐怕是最真诚的珍言。

  蝉声又近。苦热的风吹浓了夏的愁绪。我的怀恋便如这流火的季节一样渐浓起来。
  呵,我怀恋校园里那片青青的白桦林;
  我怀恋那条小草铺就的弯弯小径,
  我怀恋那个叫不起名字却难以忘却的袅娜而去的倩影……
  哦,如醉如痴的夏日梦,我的怀恋如夏日的太阳,赤热明亮;我的怀恋如夏天夜晚树下婆娑月亮,斑驳暗淡的阴影中流泻着苍白而宁静且淡淡的忧伤……
  从此,我便从夏走过秋,踩着青草,踩着落叶,踩着积雪,走过冬日的风景线,走向漫漫的人生之途……(来源:中国散文精品分类鉴赏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精品散文栏目  进入美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