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居士曾在一幅画中题款“信笔为白描,气韵转胜。”中国画自从产生至今,尤重笔、墨二字,即使在“画重丹青”的前唐绘画中也极其重视用笔用墨,宋朝以后,笔、墨二字更成了中国画之灵魂,是中国画最基本的、又是最高的法门。而写意白描恰恰最能体现中国画特点。白描写意是常用的一种人物描写手法,它重在以形传神,不重形似而求神似。使用这种手法刻画人物时,要求作者紧紧抓住人物所处的特定环境及人物的个性、经历、言行的突出特点,用简洁的语言进行描写,用少量的词句点染,寥寥数笔就勾勒出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来。

  张大千的人物画先学唐寅进而效法赵孟頫、李公麟等诸家,得其神髓,线条优美,潇洒秀逸,赋彩辉煌浓丽,仕女雍容高华。1941年至1943年张大千带领弟子到敦煌石窟,用了两年七个月的时间,精心临摹了大量的壁画,这些临摹作品汲取了六朝至隋唐人物画的艺术精神和创作技法。此幅《芭蕉仕女》正是创作于1942年,三年敦煌画壁,张大千汲古代人物精髓,撷取其用笔、设色、服饰、衣纹带折的变化以及人体美的表现技法等,使其人物画技法有很大提高。叶浅予认为,张大千的唐装仕女,造型上已渗有敦煌供养人的仪容,用笔则仿吴道子的飞动飘逸,总之超越了明人情调,向唐人追踪而去。其作品雅俗共赏,除婀娜的体态外,更流露内在的精气神,成为他绘画中广获好评的一类作品。

张大千 《芭蕉仕女》 水墨纸本 立轴 125.5×63.5cm

张大千 《芭蕉仕女》 水墨纸本 立轴 125.5×63.5cm

  “作画笔触,贵在文而不弱,放而不野,沉着而清润。”看《芭蕉仕女》一画,方显这句话的分量。此图绘一仕女依山石而立,身后绘芭蕉数株。仕女挽着发髻,弯眉凤眼,直鼻小嘴,勾勒精细,面容娇美。身着宽袖敞领衫,下着长裙。右臂搭在山石上,左手置于身后,体态婀娜,举止安详,神情内敛,气质娇贵。面相用笔不多,却笔笔到位,脸与手用笔圆润流利,衣裙领带线条勾勒细谨流畅,交代清晰。在画法方面,正是他所主张的“先用淡墨勾成轮廓……所有淡墨线条上,最后加一道焦墨。有时淡墨线条不十分准确,则用焦墨线条来改正”。这幅《芭蕉仕女》正是先用淡墨勾画,然后再用焦墨勾之,使衣纹浓淡相间,特别是画这种轻柔的衣裙,更能表现出它的质感,而且使衣纹的用笔增加了墨彩的韵泽。仕女的头发却是用写意法画的,一工一写,相得益彰,殊为不易,头发的墨色也极为丰富,眉毛也是轻扫两笔,配以精心刻画的眼睛和眼珠,却别具一种迷人的神情。

  大千先生的写意花鸟用笔挺劲精练,毫无呆滞之感。用笔劲利,随意洒脱,柔和中见骨力,枝叶挺拔而有灵气。做背景的芭蕉正如他自己说的“画花卉用笔,要活泼而不是草率,要有活力而自然。“看蕉叶用笔,在意笔的基础上再用极细的线条勾出叶筋,无论意笔还是细笔都极随心、自然、生动流畅,这样的笔画出的蕉叶怎能不生机盎然呢?再加上墨色的变化和水分的恰当运用,使蕉叶娇嫩欲滴,还画出了随风翩翩之感。尤其前面晓得那株,他用浓墨描绘,水分得当,所以浓墨极为精神、滋润,再辅以几笔淡墨,对比之下神气盎然。

  林百里曾说“张大千与唐伯虎虽然都爱美人和画美人,但唐伯虎画的确不如大千先生,原因是张大千是一个唯美主义者,既懂得欣赏美人,也很能表现美人的不同类型和情绪,特别是所表现的古代仕女见人羞怯的感觉。而这种含蓄之美的感觉却有画龙点睛之妙,具有很好的审美意义,是其他画家笔下无法体验和享受到的。” 张大千的作品在拍卖场上一直有不俗的表现,成为藏家关注的热点,其仕女题材无论是早期作品还是中期作品都曾屡创佳绩。(来源:新浪)

链接:张大千书画真伪辨别

  张大千(1899-1983)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大师,其山水,花鸟,人物,仕女画以及诗文无一不能,无一不精,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在当前艺术品市场中,他的作品成为抢手货,润格颇高,随之而来的赝品也很多。本文就如何辨别张大千书画作品的真伪问题,谈一点个人的研究体会。

  第一,要牢牢掌握张大千书画的用笔之法,或者说是他的艺术风格。

  一个艺术家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形成的用笔之法和习惯,一个伪手要在短期内全部学会是不可能的,即使临摹,也只能是表面的形似,要做到气韵生动,神似是不可能的,伪张大千的画也是如此。按张大千的山水,人物和花鸟画,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

  (一)早年即张大千1941年43岁赴敦煌以前,山水主要学习石涛和八大山人,且大量摹仿他们的作品。其用笔利落,灵秀,画风俊俏,爽利。虽然山水中的人物画得笔简神足,很似石涛,但无石涛古朴厚重的风骨。而这一时期的张大千伪画,容易在山水画中的小人物和水边的细草上出现破绽。张大千的作品风格雄健灵秀,人物面相圆润,衣纹线条严谨流畅,与画面整体协调;而伪张大千的作品笔力软弱,呆板无神,极少有整体感。张大千的人物仕女画主要学习清代画家改琦,所画仕女瘦削、柔弱,具有一种“病态美”。其所画花卉、蔬果画,主要学习明清小写意的画风,如陈淳、徐渭,八大山人等,尤喜画荷花、芭蕉,技法以写意为主,但工笔兼而有之。其画风清新活泼、俊爽,设色明净秀润。所画梅花老干如铁,有一种耐寒喜洁的笔意。所画兰花,幽香清远,处处体现一个“清”字。所画菊花,其叶尖是圆形的,其花态有一种凌寒傲霜之姿,绝无俯首随人之态。其画墨竹,竹枝吸收篆书的笔法;画竹叶,下笔劲利,多为个字或介字形态,几乎没有川字形状;而所画竹杆,下下粗细差不多,无两头大,间小,蜂腰鹤膝的弊端。张大千的荷花(泼墨除外),多用大笔蘸淡花青色扫出大体,再用汁绿层层渲染,然后用线条勾出花瓣的轮廓和斑纹,以表现花瓣正侧向背。

  (二)中期是指张大千赴敦煌后到1957年59岁患病前艺术的成熟期。此时,张大千由于深受敦煌壁画的影响,画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山水画除在所画细草,皴法,设色上仍有石涛的影子外,主要取法王蒙茂密繁复的画风,画面由俊俏爽利变为瑰丽雄奇,功力也比早年深厚。此时所画人物画尤其是仕女画,人物面相圆润,体态丰盈,色彩浓丽,线描严谨,衣裙图案精致。此时,他的人物创作进入黄金时代,即变小巧为精密,变小乘为雄伟,变病态美为健康美,寓革新于复古的创作之中。其所画仕女,飘逸妩媚,衣纹细劲圆润,多重渲染,并留有水线以加强衣纹的凹凸效果。而衬景中的修竹、芭蕉,多浓施石绿,以衬托人物雅洁的衣冠,从而形成古艳精丽的格调。此时的花鸟,走兽画,除仍保留早期陈淳、徐谓、八大山人的余韵外,又学习了敦煌壁画工笔重彩画法,如明代陈洪绶,宋代赵佶等的画风,形成造型饱满,色彩华美,神韵俱足,工意兼备的风格。而伪作的仕女画,几乎无传统功力可言。

  (三)晚期从1958年60岁以后直到逝世,张大千的绘画品逐渐变工意兼备为大写意。此时,他苦心探索革新,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吸收西洋抽象主义画派的长处,创山水画破墨,泼墨,泼彩的新画风,使他的绘画创作达到最高峰。他的泼墨,泼彩画,把色与墨相融相间,将半抽象与写意的具象画法融为一体,是一种巧妙的中西合璧。而作伪之人容易把破墨,泼墨画成漆黑一团,无层次,灵秀之感。此时,张大千的人物画,多为写意之作,人物衣纹更趋于简练,点景多为意笔,笔墨酣畅,颇有“老大竟转拙”之意。此时他的花鸟,走兽画,主要以破墨,泼墨,泼彩为主,在继续保持陈淳,徐谓,石涛的影响外,又含英咀华,将水墨花鸟推向崭新的领域。

 

  第二,张大千的署款书画作品上的署款和题跋,是书画鉴定的重要依据,也是伪者下功夫最多的地方。张大千的书法,早年学习曾熙和李瑞清,书风稚嫩潇洒,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学习石涛,八大山人以后,其法书有两种面貌,一种是老师曾熙,李瑞清细秀,方平,略带隶书味的书风;另一种是学石涛笔法劲健,豪放,不拘一格的书风。张大千此时的楷书,横笔上挑,捺笔外撇,有很浓的隶书味。以后,他又学习魏碑,《瘗鹤铭》和宁代的黄庭坚,从而形成利落,平中求奇,隶楷相参的书风。张在千的署款很有特色,他初名季,季爰,早年的“爰”字有虫字旁,因为古写的“猨”,“蝯”,“猿”相通,故又名“济蝯”。他拜曾熙为师后,改名“爰”,21岁出家时,才有“大千”这个法号。而作伪之人,由于缺少这些知识,往往把款写错,或者时间上出现错位。关于“爰”字的写法,从传世作品看,又有早中晚期三种不同的写法。张大千早年,约34岁以前,“爰”字字形头小,底大,“爰”字头上所谓三横(实为撇点横笔)最后一笔短,“爰”字下半部大,形态像一只猿猴,如《江村渔归图》和《黄山松涧图》上的署款。大约34岁以后,“爰”字用行草书,字形上头变大,三横最后一笔比早年长,用笔方劲流畅,字形较宽扁,已无头小尾大的形态。中晚年,约四十五六岁以后,“爰”字用草写,字头三横最后一笔最长,笔法圆润流畅,有时出现飞白,字形宽圆。关于如何署款,张大千有一套讲究。他说:“题字最忌高高矮矮,前后必须平头,若有高低参错,便走入江湖一路,如扬州八怪的李复堂,郑板桥,千万不可以学。”(引自《张大千画》台湾华正书局出版)笔者查看了张大千数百幅传世之作,画中的题款,均为平头款,几乎无高低不平的抬头或低头款。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鉴定的佐证。

  第三,印章张大千的印章,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共有50余方,有:张爰,张蝯,张大千,大千居士,蜀客,三千大千,蜀郡张爰,大风堂,昵燕楼,摩颉山园,摩登戒体,三到黄山绝顶人,老弃敦煌,长须张郎三十八,苦瓜滋味等印。张大千的这些印章,不仅是帮助我们搞好鉴定的凭证,而且也是我们了解作者生平和艺术风格的重要史料。如张蝯印,一般在他的早期画中用。张大千,大千居士印是张大千1919年21岁时在天门寺出家后才有的。三到黄山绝顶人印是他在1936年第三次登黄山后才有的,记载了他以大自然为师的艺术追求。老弃敦煌印是张大千1943年临摹敦煌壁画才有的。摩登戒体印只在他的仕女画中才用。苦瓜滋味印只在他的有石涛风味的画中才有用。张大千不仅印多,而且钤印很讲究。他说:“印章是方形的最好,圆印还可,若腰圆天然形等,都不可用。工笔宜用周秦古玺,元朱布白。写意可用两汉宫私印信的体制,以及皖浙两派……”笔者他细观察了他传世作品中的印章,实践与他所说基本相符。印章还有真伪,此处就不多谈了。关于张大千书画的作伪人,主要是他的后学或亲朋,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作伪小作坊。

  总之,书画鉴定是一门学问,除了要掌握必要的知识外,还要多看实物,努力提高自己的眼力,纸上谈兵是搞不好鉴定工作的。(来源:中国文化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绘画栏目  进入绘画专题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