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脉的秋天饱含着我们对秋天的全部想象,那些仿佛是木刻版画一样的肃杀景致,让我们从最纯净的色调中感受到一种简单的震撼;而那些五彩斑斓的仿佛油画一样的秋色,则让我们迷失其中无法自拔。它们易逝,却也是隽永的。
 
  ■色相
  
  从荒烟衰草的震撼到五彩斑斓的迷离
  
  早就答应带女友去一个真正的秋天,收获些斑斓的色彩。偶然间听到了红叶谷的传说,远远地嗅到那五彩的秋的味道,于是便在一个心血来潮的傍晚,拉上女友,背好行囊出发。
  
  长白山:一片肃杀中秋意正浓
  
  来到长白山脚,这里已经被五彩的树林包裹起来。
 
  阳光和色彩让人兴奋,以为彩林那头缀着的一定是那个期待中的秋天的童话。但随着越野车向长白山顶蜿蜒而行,两旁的色彩却逐渐消退了。低矮弯曲的白桦林和灰色的苔藓主宰着山体。
 
如果没有对秋的热爱,游人们真的很难在肃杀秋意中直达长白山温暖的内心。
如果没有对秋的热爱,游人们真的很难在肃杀秋意中直达长白山温暖的内心。

黄叶、碧松、白桦,搭配着蓝天,成全了红叶谷中完美的五彩秋色。
黄叶、碧松、白桦,搭配着蓝天,成全了红叶谷中完美的五彩秋色。
  
  回头望去,山下是泛着枯黄色的无边林海,透出几分荒烟衰草的味道。
  
  站在红褐色的缓坡前,风大得让人无法平稳站立,50米的冲顶之后,天池便豁然出现在群峰之间。大风吹走了所有眷恋的云雾,本来就蓝得泌人的湖水又叠加上了瓦蓝天空的倒影,衬托在肃穆的暗红色火山岩体当中,带着浓浓的秋意,让人不敢逼视。女友穿着租来的大衣,依然不能抵抗寒意,可怜地缩作一团,我虽有不忍,身上却也只剩单衣了。只有那些朝鲜族老人们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山顶的秋意。在这座朝鲜族发源地的圣山山顶上,他们面对天池虔诚地叩首跪拜,没有一丝的萧瑟。
  
  也许缺乏这种信仰,我们真的很难在肃杀秋意中直达长白山温暖的内心。
  
  天池被周围16峰簇拥着,只北方有一缺口。天池水便从红褐色的火山岩缺口上直泻而下,形成壮观的长白山瀑布。去瀑布的路是从一片白桦林当中穿行而过。白桦早已褪去叶子,光秃秃的树冠呈现出红褐色,树干闪着迷人的白光,而树与树的斑驳当中透露出瓦蓝的天,低矮的衰草黄得没有一丝血色,在风中摆动。瀑布泻下的白水从林边流过,镶着黑色的边,寂寞无语。整个瀑布区都是一种来自远古的色调,似乎火山只是刚刚喷发,一切都还蒙着一层薄薄的火山灰。
  
  由于时有山石落下,我们只能远远地望望瀑布,旁边的衰草当中有一对情侣对着瀑布呢喃着什么,女友转身看了我一眼,眼波隽永。
  
  红叶谷:五彩斑斓中秋色迷离
  
  从长白山去蛟河的路上,我们逐渐从肃杀的长白秋色带来的震撼当中苏醒过来,因为汽车一直都在五彩斑斓的色块当中撒着欢。女友说没有想到东北的秋天竟然能够调动起这么多的色彩,原来在黑山白水的震撼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秀美。
  
  进入红叶谷后,两面是五彩斑斓的山,中间一条小溪,名曰鹿鸣,据说时有小鹿前来饮水。溪水中产一种林蛙,体小色黑,却是东北一宝。和很多友人一道去浅浅的溪水边搬弄着石头,虽然没有找到林蛙,却捡到很多从幽谷深处漂来的红叶。
  
  顺着溪水往谷中走去,溪旁生出大片大片的红叶林,连溪水和水中的石头也烧成了红色。红叶林中,叶子已经散落一地,游人争相来到林子中留影,而扛着数部相机的摄影发烧友们走走停停,左顾右盼,倒有几分茫然失措了。我走进林子里捡了片色泽鲜艳的叶子,送到女友面前,她脸色微微一红,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如果仅是单纯的红叶之美,那红叶谷便落入窠臼了。
  
  可喜的是随着溪流婉转,红叶林中逐渐出现了片片的金黄的黄叶林、碧绿的松林、耀眼的白桦林,搭配着瓦蓝的天,成全了红叶谷中完美的五彩秋色。再加上谷中道路或随溪流而行,或随山势而上,错落燃烧的红叶形成了明显的层次,而每每陶醉在红叶树下的游人都在不经意间闯进了别人的相片。
  
  最迷人的还是白桦红叶,一片粗壮高大的白桦林当中,穿插生长着许多红叶树种。阳光之下,纯白的树干、金黄的叶片,交织着跳动的红叶,构成了令人动容的对比。女友在这里留恋不去,而我显然成为了她的随行摄影师,我只能醋意顿生地成全女友和红叶白桦的亲密接触,然后也无可奈何地迷失到这边五彩斑斓的林中。
  
  ■调色板
  
  天池怪兽,缘悭一面
  
  似乎只要是偏远神圣的地方,便总会跟神怪扯上些许亲戚关系。尤其是在长白山天池这样啥玩意都不能活的绝水当中,水怪的存在便又多了几分仙气。
  
  据说已经有很多人有幸在某一个偶然回眸的瞬间与闲着没事出来晒太阳的天池怪兽小姐打了一个照面,而且还有人用DV记录下了怪兽撒娇的珍贵资料,以作为自己确是天池有缘人的如山铁证。
  
  当然,在他们的机器里,怪兽基本都是某些个没法解释的“黑点”,但在他们的脑海中却是异常清晰的天池怪兽,长着凉龙一样的细长脑袋,或者长着水牛一样的犄角。
  
  对此,我也异常感兴趣,以至于在天池上与女朋友长时间深情相拥的时候,在某一个瞬间开了会儿小差,以便观察一下是否有缘分同另一个怪兽姑娘激情会晤一下。或许是因为当天的天气实在是有些寒冷,或许是我在池边待的时间还不足以打动怪兽的芳心,总之是缘悭一面。旅游回家,我极为仔细地把每一张天池的照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旁边女朋友一脸幸福地说好久没有看到我这么仔细地看她的照片,我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希望能够找到某些可疑的“黑点”,但终于还是失望了,那仿佛是一池凝固的水。
  
  下一次吧,怪兽小姐!就把这作为再去天池的理由。
  
  ■风土
  
  圣山的虔诚信徒
  
  长白山是朝鲜族人的圣山,每个朝鲜族人一生中最大的梦想都是要爬一次长白山,看一眼天池。由于朝鲜境内目前还不能登顶长白山,所以韩国人和朝鲜人目前也都取道中国境内一偿夙愿。走进长白山脚下底村寨,到处可以听到古老的伽耶琴声和筒筲声,许多朝鲜族少女都穿着水粉长裙。
  
  长白山成了旅游胜地之后,山脚下的朝鲜族人也开起了家庭旅舍,办起了民族歌舞,把他们秘制的泡菜端了出来,为长白山的旅游添上了一抹亮色。
  
  ■秋膘
  
  庆岭活鱼
  
  庆岭活鱼一条街的餐馆皆取肉质鲜嫩的松花湖活鱼,斩杀洗净,前煎后烧,再以当地特产“把蒿”入汤为料,大火烧开,小火煨炖,始成。再以脸盆大的铁锅盛上,食之有特殊鲜香味。
  
  蛟河林蛙
  
  蛟河林蛙,自古有“东北鲍鱼”之称,肉质鲜美,闻之口内生津。将整蛙洗净,以当地野生菌、素菜为佐料煲汤,汤成之后去头去肠而食,蛙肉滑嫩,汤味隽永。秋来林蛙正肥,于红叶之下把酒啖蛙,夫复何求。
  
  ■指南
  
  交通:从北京乘T271列车抵达吉林市,约12小时;从吉林市到蛟河市约1.5小时,路况较好;从吉林市到长白山约4小时车程,中间有半小时土路,但路况不错。
  
  住宿:蛟河档次较好的宾馆为蛟河宾馆,在红叶节期间房源较为紧张。在长白山可宿于山脚下的二道白河镇,价格从100元到400元不等。
  
  特产:目前红叶谷尚没有开发出红叶纪念品,颇为遗憾。而长白山临近中朝边界,有不少朝鲜纪念品出售。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吉林栏目  进入秋赏红叶专题 进入风景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