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天养广西桂平县古林社人,拜上帝会老兄弟。清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六日,天养等来平在山朝见洪秀全,要他们慎言炼正,历久不渝,萧朝贵假托天兄下凡把他们叫来,逐一断过,要谨口,逐一超升各昇升天堂。天兄问天养说:「曾天养尔教有几多人敬天父及敬天兄乎」?

天养答说:「有四百馀人」。

天兄说:「救条人命值千金,尔教有这多人,尔有好大福气,上天堂时,封尔顶上顶也」。

天兄说:「众小弟,识得三星禾王(称洪秀全)、云开山顶(称冯云山)、双星脚起(称杨秀清)、月婿(称萧朝贵)等么」?

天养等答说:「识得」。

天兄说:「众小弟,各要真草(心)到底,跑路跑到尾。回家去各教导各妻子,各教导各子女,各各炼成天堂子女样,後来自有分断也」。

天养等答说:「遵命」。

第二天,天兄因天养等能知劝人敬天,要他们识得洪秀全、杨秀清方有福享,爰降圣旨谕天养说:「曾天养尔去教人敬天父及我天兄么」?

天养答说:「然也」。

天兄说:「尔有好大福气也」。

这一夜,天兄又下凡教导会众说:「众小弟,各各要谨口灵变,一家有事千家有,一家无事千家无也」。

会众答说:「遵命」。

天兄说:「众小弟,各要勤耕苦种,遵守天条,各教各妻子,各教各子女,各各炼成天堂子女样,後来自有福享也」。

会众答说:「遵命」。

在当时拜上帝会员中,天养是一个组织者。他深目长髯,身材雄伟,金田起义时,已经五十多岁,剽悍绝伦,初授御林侍卫,在太平军中,号称骁将。

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二月,建都天京,升殿左九指挥。六月,升殿左一检点。十月,升秋官又正丞相。这年秋,太平军在湖北田家镇大破清兵,冬克安徽庐州,天养都立功。甲寅四年正月,天养自湖北黄州绕道出堵城清军大营後,纵火焚攻,人民群起助战,包围清营,大败清兵,清湖广总督吴文熔自杀死。天养乘胜向武昌、大冶、咸宁、嘉鱼、蒲圻、通城一带进军,钟人杰天地会馀众纷纷加入军中。三月,命与韦俊、林绍璋等攻湖南。天养连克岳州、常德、澧州,而林绍璋在湘潭覆败,於是全军都退,天养留守岳州。

六月,曾国藩带湘军水陆师分三路来犯,天养在新墙、君山、雷公湖迎战都不胜,退出岳州,在城陵矶大战,互有伤亡,连战不决,曾国藩被拒不得东下。

七月,曾国藩调登州镇总兵陈辉龙、广东游击沙镇邦带广东水师到。初四日(夏历七月十六日),陈辉龙发炮,声震山浦,直薄城陵矶。湘军水师将领褚汝航、夏■等同时合队来犯,时敌居上游,南风大作,水急风顺,船行如飞。但他们进易退难,犯水战大忌。天养看见敌人失算,他立刻先出小队与战,而潜伏大队在旋湖港,既接战,即诈败走下游。敌人中计,沙镇邦督头队当先,陈辉龙继进,风顺不能止,船身重大,在漩涡激流中搁浅起来。天养就带舢板来攻击,旋湖港潜伏船都出。斩陈辉龙、沙镇邦。褚汝航、夏■来救,天养复斩褚汝航,夏■也被打伤落水死。这时候,曾国藩湘军水师初建立,自吹精练,陈辉龙、褚汝航是他的大将,一朝都给天养打死,敌水师都丧胆。

初六日(夏历七月十八日),天养乘胜带三千人从城陵矶登岸,打算扼险扎营。未成,曾国藩陆军大将塔齐布率军掩到。天养一见塔齐布在阵前指挥,就想到林绍璋在湘潭被覆败的仇恨,怒从心头起,忍不住一时的愤恨,单身冲入敌阵,直取塔齐布,大声叱说:「塔妖!我来要尔命」!挺矛直刺,中塔齐布坐马,抽矛再刺,用力过猛,失足翻倒,清兵拥至,死在敌人乱刀下。过两月,而武、汉失。

辛酉十一年正月十五日,幼主下诏与卢明信同时追封义爵,诏说:「大功大赏不可忘,明信、添养封义爵,奖其贞草(心)对爷皇。今特褒封卢明信为天朝九门御林■天义,曾添养为天朝九门御林沁天义,以酬其未团前功也」。卢明信事迹不详,当是功臣,故得与曾天养同日追封。

曾天养在西征诸将里面,是最著名的一员大将。他在西征战役中,屡建大功,漩湖港之役,以败军之馀,竟能出奇制胜,以劣势胜优势,覆败敌人水师,杀其大将,不仅沉重地打击敌人的凶焰,而且惊破敌人的心胆。乃不忍一时的愤恨,忘临敌轻则败的教戒,使身死军败,给太平天国军事以重大的损失。在天养战死後,曾国藩向清廷奏报说:「至十八日一战,当逆焰方张之会,立挫凶锋,人心大定」,又说:「曾天养殁後,胁从者始敢逃散,数以万计,该匪关系贼势盛衰」。从反革命的奏报中,可见天养的死,关系到双方胜负的转移,其重大一至於此。不少战史告诉过我们:作为一个司令员,决不应该轻举妄动,去从事一种特殊的活动,必须对全体有负责的观念,要把他指挥的军队看做全体中的一部分。因为他个人的冒险行动,有时会给他的军队造成极大的不幸,而他的军队的挫败,就必然影响到全体,有时甚至於会到不堪设想的地步。天养正是犯了这一种大错误。

曾天诰曾天养弟,参加金田起义,年约四十,身材魁伟。自广西至南京,都与天养同在一军中。

太平天国癸好三年四月,封为功勋。七月,升殿左二十七指挥,随石达开经略安徽。天诰治军执法如山,与士卒同甘共苦,为部众所爱戴,大家都很亲热地叫他曾七哥。

甲寅四年三月,与韦俊等进军两湖。天养在岳州城陵矶战死,天诰全军归武昌。九月,武、汉失守,天诰向田家镇撤退,守磨盘山。十月,田家镇要塞失陷,随秦日纲退守九江、湖口,力遏敌锋,卒破敌军。其后事迹不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历史栏目  进入人物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