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夺婚,一种特殊的婚姻仪式,又叫“掠夺婚”、“佯战婚”。它虽然是采用劫夺的方式来实现婚配,但男女青年在婚仪前已有爱情关系。《易经·屯》载:“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又《易经·睽》载:“见 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吕振羽《殷周时代的中国社会》认为这是“描写夺婚的诗歌”。
  我国西南地区有些少数民族实行这种婚仪。曹树翘《滇南杂志》记载爨族的习俗:“将嫁女三日前,执斧入山伐带叶松,于门外结屋,坐女其中。旁列米淅数十缸,集亲族执瓢、杓,列械环卫。婿及亲族新衣黑面,乘马持械,鼓吹至女家,械而斗。婿直入松屋中挟妇乘马疾驱走。父母持械,杓米淅洗婿,大呼亲友同逐女,不及,怒而归。新妇在途中故作坠马状三,新婿挟之上马三,则诸亲族皆大喜。”桂馥《黔南苗蛮图说》,通过图画和说明形象地描摹了少数民族的劫夺婚仪。
  这种婚仪,跟封建统治者仗势劫夺良家妇女迥然不同。关汉卿《鲁斋郎》杂剧,写花花太岁鲁斋郎横行无忌,先抢夺了银匠李四的妻子,又霸占了郑州六案孔目张珪的妻子,致使两家妻离子散。最后包拯主持正义,设计改鲁斋郎为“鱼齐即”上奏强抢民女一本,将其斩首,为民除害。康进之《李逵负荆》杂剧,写王林女儿满堂娇,为歹徒冒充梁山英雄所掠走,李逵见义勇为,捉拿了歹徒,王林父女团圆。《水浒传》写当朝权豪势要高衙内欲强占林冲妻子,并施诡计陷害林冲,使得八十万禁军教头家破人亡,被逼上梁山。《剪灯新话·翠翠传》写翠翠和金定同窗相爱,自主成婚。婚后“二人相得之乐,虽孔翠之在赤霄,鸳鸯之
游绿水,未足喻也”。然元末战乱四起,翠翠被军将所虏掠,夫离妻散,甚至见面仍不敢相认,只能寄希望于九泉相聚。可见乱世军队之跋扈、人民之遭殃。封建邪恶者如此种种暴行,造成家庭悲剧知多少!(来源:中国风俗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习俗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