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酒  即正月里亲友相招,共贺新年的酒宴。就其性质而言,实是一种社交活动。如《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道:离过年还有几天,贾珍便“命贾蓉道:‘你去问问你那边二婶娘,正月里请吃年酒的日子拟了没有?若拟定了,叫书房里明白开了单子来,咱们再请时,就不能重复了。旧年不留神,重了几家,人家不说咱们不留心,倒像两宅商议定了,送虚情伯费事的一样。’ 贾蓉忙答应去了。一时,拿了请人吃年酒的日期单子来了。贾珍看了,命:‘交与赖升去看了,请人别重了这上头的日子。’”对请吃年酒的事情,宁荣二府安排得如此之早,而且唯恐有所疏忽而招人讥讽,个中要害,显然是为了表诚意、争面子、拉关系,其社交目的是很突出的。下文还写道,年夜一过,“王夫人与凤姐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这一句,则把请人吃年酒由筹备阶段转人了实施阶段,进一步表现了贾府对这一社交活动的重视程度。
  请吃年酒是这样,被请的人又是怎样呢?《儒林外史》第二回有一段精采的描写:正月初八这天,薛家集上的人们在观音庵里商议闹龙灯的事,大伙儿“正说着,外边走进一个人来,两只红眼边,一副锅铁脸,几根黄胡子,歪戴着瓦楞帽,身上青布衣服就如油篓子一般;手里拿着一根赶驴的鞭子,走进门来,和众人拱一拱手,一屁股就坐在上席。这人姓夏,乃薛家集上旧年新参的总甲。夏总甲坐在上席,先吩咐和尚道:‘和尚,把我的驴牵在后园槽上,卸了鞍子,将些草喂的饱饱的。我议完了事,还要到县门口黄老爹家吃年酒去哩。’吩咐过了和尚,把腿跷起一只来,自己拿拳头在腰上只管捶。捶着,说道:‘俺如今倒不如你们务农的快活了。想这新年大节,老爷衙门里,三班六房,那一位不送帖子来!我怎好不去贺节?每日骑着这个驴,上县下乡,跑得昏头晕脑,打紧又被这瞎眼的亡人在路上打个前失,把我跌了下来,跌的腰胯生疼。’申祥甫道:‘新年初三,我备了个豆腐饭邀请亲家,想是有事不得来了。’夏总甲道:‘你还说哩!从新年这七八日,何曾得一个闲?恨不得长出两张嘴来,还吃不退。就像今日请我的黄老爹,他就是老爷面前站得起来的班头。他抬举我,我若不到,不惹他怪?’申祥甫道:‘西班黄老爹,我听见说他从年里头就是老爷差出去了。他家又无兄弟、儿子,却是谁做主人?’ 夏总甲道:‘你又不知道了。今日的酒,是快班李老爹请。李老爹家房子褊窄,所以把席摆在黄老爹家大厅上。’”这位夏总甲,借吃年酒做文章,明是叫苦,实是炫耀;为了证明自己的尊贵,竟编造出许多所谓“在老爷面前站得起来”的体面人物请他吃年酒的假话.其丑态令人作呕。但这也透露出一个信息:新年正月,人们既重视请人吃年酒,也重视有没有人请自己吃年酒,请的人越多,越有身份,则自己的身价也就相应被抬高。这种情况,再次反映了这种活动的社交性质。(来源:中国风俗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习俗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