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鸣心跳  旧时以为人在吉事或凶事到来之前,总有某种先兆出现。这种先兆或以某种象征性外物征示,如“喜鹊叫”、“灯花爆”,或以自己的某种心理、生理的异常变化为征兆,如手心痒,耳鸣心跳等。耳鸣心跳往往预示凶讯和不祥之事。古人对此有专书汇集,清人阮葵生《茶余客话》卷十八:“俗刻《玉匣记》所载耳鸣眼跳心惊,按时占验等法,本于宋人俞海《百怪断经》。”可知至迟在宋代已有此说。
  古代小说对此记述较多,特别是迷信色彩较浓的小说更是随处可见。心神不宁,且伴随梦惊,多为至亲凶讯。明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写关云长死后,先是麦城守将王甫“在麦城中骨颤肉惊,乃问周仓曰:‘昨夜梦见主公浑身血污,立于前,急问之,忽然惊觉。不知主何吉凶?’正说问,忽报吴兵在城下,将关公父子首级招安。王甫、周仓大惊,急登城视之,果关公父子首级也。王甫大叫一声,堕城而死。周仓自刎而亡。”
  此兆亦在刘备身上出现。“忽一日,玄德忽觉浑身肉颤,行坐不安。至夜,不能宁睡,起坐内室,秉烛看书,觉神思昏迷,伏几而卧;就室中起一阵冷风,灯灭复明,抬头见一人立于灯下。玄德问曰:‘汝为何人?夤夜至吾内室?’其人不答。玄德疑怪,自起视之,乃是关公,于灯影下往来躲避。玄德曰:‘贤弟别来无恙?夜深至此,必有大故。吾与汝情同骨肉,如何回避?’关公泣告:‘愿兄起兵,以雪弟恨!’言讫,冷风骤起,关公不见,玄德忽然惊觉,乃是一梦,时正三鼓。玄德大疑急出前殿,使人请孔明来。孔明入见,玄德细言梦警。孔明曰:‘此乃主上心思关公,故有此梦。何必多疑。’玄德再三疑虑,孔明以善言解之。”
  《水浒》第一百二十回:宋江死后“军师吴用自到任以后,常常心中不乐,每每思念宋公明相爱之心。忽一日,心情恍惚,寝寐不安,至夜,梦见宋江、李逵二人,扯住衣服,说道:‘我等以忠义为主,替天行道,于心不曾负了天子。今朝廷赐饮药酒,我死无辜。身亡之后,现已葬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洼深处。军师若想旧日之交情,可到故茔,亲来看视一遭。’吴用要问备细。撒然觉来,乃是南柯一梦。”
  《醒世姻缘传》第九回:晁大舍妻子计氏因晁大舍宠爱妾珍哥,要休自己,一气之下,悬梁自尽,计氏之父“计老头睡到四更天气,只是心惊肉跳,睡不着,直到五更将尽方才合眼。只见计氏就穿着这做的衣服,脖子缠着一拖罗红带子,走到跟前,说道:‘爹,我来了,你只是别要饶那淫妇!’老计唬了一身冷汗。方才醒转,只计那计大官人到老计窗下,说道:‘爹,你快起来!俺妹子一定死了!做的梦不好!’说起来,合老计的梦半星儿不差,爷儿两个都叫唤了两声。”
  自身有难,一般无梦,只是生理心理上的异常变化。《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写张飞得知二兄关羽已死。为早日报仇,限令军中三日内制办白旗白甲,三军挂孝伐吴,部下将领范疆、张达言三日太紧,张飞大怒,各打五十皮鞭,言若违限,即杀二人示众。二人既无法限期完成,又不愿就死,故商定晚上暗杀张飞。是夜,“张飞至帐中,神思昏乱,动止恍惚,乃问部将曰:‘吾今心惊肉颤,坐卧不安,此何意也?’部将答曰:‘此是君侯思念关公,以致如此。’飞令人将酒来,与部将同饮,不觉大醉,卧于帐中。范张二贼,探知消息,初更时分,各藏短刀,密入帐中,诈言欲禀机密重事,直至床前。原来张飞每睡不合眼。当夜寝于帐中,二贼见他须竖目张,本不敢动手。因闻鼻息如雷,方敢近前,以短刀刺人飞腹,飞大叫一声而亡。”
  凶事和耳鸣心跳之间有无联系?清代阮葵生的《茶余客语》曾说:此事“当时已多非之者”,似属无稽之谈。其实在凶事未来之前,有些人确有心理、生理上的异常反应。这二者之间有无必然联系,尚难下结论,但这心理感应现象却是确实存在。这个谜有待于未来生理科学去揭示。(来源:中国风俗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习俗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