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鹑  斗鹑是以鹌鹑相斗的游戏。相传唐玄宗时,西凉人进献鹌鹑,能随金鼓节奏争斗,宫中养以为戏。(见徐珂《清稗类钞》)。葛元煦《沪游杂记》:“沪人霜降后喜斗鹌鹑。 ……斗时,贴标头分筹码,每斗一次谓之一圈。”
  《聊斋志异·王成》写平原故家子弟王成贩鹑斗鹑而致富的故事。王成人都售葛亏赀,改为贩鹑。经宿,则仅存一鹑,成欲觅死。客店主人劝慰,令持向街头,以赌酒食。鹑健甚,辄赢,半年积累二十金,遂视鹑如命。闻大亲王好鹑,每至上元节,总是跟民间把鹑者相角。是日,王成“至邸,则鹑人肩摩于墀下。顷之,王出御殿。左右宣言:‘有愿斗者上。’即有一人,把鹑趋而进。王命放鹑,客亦放。略一腾踔,客鹑已败。王大笑。俄顷,登而败者数人。”此时,王成与客店主人把鹑俱登。大亲王命铁啄者当之。“一再腾跃,而王鹑铩羽。更选其良,再易再败。王急命取宫中玉鹑。片时,把出,素羽如鹭,神骏不凡。王成意馁,跪而求罢,曰:‘大王之鹑,神物也,恐伤吾禽,丧吾业矣。’王笑曰:‘纵之!脱斗而死,当厚尔偿。’成乃纵之。王鹑直奔之。而玉鹑方来,则伏如怒鸡以待之;玉鹑健啄,则起如翔鹤以击之:进退颉顽,相持约一伏时,玉鹑渐懈。而其怒益烈,其斗益急。未几,雪毛摧落,垂翅而逃。观者千人,罔不叹羡。”后王成以六百金将鹑售王,至家,治良田三百亩,起屋作器,竟因一鹑居然世家。
  清·李绿园《歧路灯》第三十三回,写张绳祖携同谭绍闻上火巷来寻王紫泥,恰遇厅里斗鹌鹑。四五个人,在亮窗下围着一张桌子,桌上一领细毛茜毡,一个漆髹的大圈,内中两个鹌鹑正咬的热闹。咬了两定,只见一个渐渐敌挡不住,一翅儿飞到圈外。那戏子连忙将自己的拢在手内。那少年满面飞红,把飞出来的鹌鹑绰在手内,向地下一摔,摔的脑浆迸流,成了一个羽毛饼儿。提起一个空缎袋儿,忙开厅门就走。有一只《荷叶杯》词儿,单道斗鹌鹑败阵之辱:
  撒手圈中对仗,胆壮,弹指阵频催,两雄何事更徘徊。来么来!来么来!
  忽的阵前渐却,毛落,敌勍愿休休,低头何敢再回头。羞莫羞!羞莫羞!
  绍闻要戏子把鹌鹑拿来看看。戏子走近前,送鹌鹑去看,说道:“相公若是见爱时,我情愿连布袋儿奉送。但只是这是个值七八两的东西,见过五六场子,没有对手。我回去取个次些的送相公,把手演熟,好把这个。”……话犹未完,瑞云班两个戏子来了,又带了两个旦脚儿,共有五六袋鹌鹑。进的门来,王紫泥道:“你们要送谭相公鹌鹑,都拿来了?”戏子道:“尽谭相公拣,拣中了就连袋儿拿去。”……绳祖笑道:“你只说那一个是尽好的?”戏子道:“这黑缎袋子内,就算一等一了。”王紫泥道:“就是这个罢,取出来瞧瞧。”戏子取将出来,果然精神发旺,气象雄劲。王紫泥道:“就是这个。”绳祖道:“紫老心里只图一等一哩。”王紫泥道:“你单管着奚落人,我只怕到场里,一嘴不咬,把我弄的蹿了圈哩。” 戏子道:“这鹌鹑管保是双插花的。”绳祖将鹌鹑装在袋内,递与谭绍闻,向戏子道:“少刻去我那里取五两银子去。”戏子道:“若如此说,我就不送了。”……于是一同出来。绳祖把鹌鹑袋儿挂在绍闻腰里。(来源:中国风俗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习俗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