樗蒲  樗蒲是古代博戏。《博物志》:“樗蒲出自天竺国,国名波罗塞戏,老子入胡作。”博具有子,有马,有五木等。人执六马,用五木掷采;采有十种,以卢、雉、犊、白为贵采,余为杂采。贵采得连掷、打马、过关,杂采则否。 (见唐李肇《国史补》)盛行于汉魏。后则专以五木为戏,并作为赌博的通称。
  后汉马融《樗蒲赋》:“昔有玄通先生,游于京都,道德既备,好比樗蒲。伯阳人戎,以斯消忧,抨则素旃紫罽,出乎西邻,缘以缋绣,紩以绮文。杯则摇木之干,出自崐山,矢则蓝田之石, 卞和所工,含精玉润,不细不洪,马则玄犀象牙,是蹉是砻。杯为上将,木为君副,齿为号令,马为翼距,筹为策动。”……
  《异苑》曰:“昔有人乘马山行,遥岫里有二老翁,相对樗蒲。遂下马,以策拄地而观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漼然已烂,顾瞻其马,鞍骸骨朽,既而至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 《庚翼集》:“参军于瓒,陈节戏事曰:‘夫嬉戏都名动相剥,非为治之本,自今樗蒲掷马,诸不急戏,宜一断之。’翼答曰:‘今唯许其围棋,余悉断。”
  明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上,第十三卷,写正德年间松江府严家犬妻,中年得子,备极溺爱,长大成人,不务正业,“又极好樗蒲,搭着一班儿伙伴,多是高手的赌贼。那些人贪他是出钱施主,当面只是甜言蜜语,谄笑胁肩,赚他上手。他只道众人真心喜欢,且十分帮衬,便放开心地,大胆呼卢,把那黄白之物,无萛的暗消下去。”不过后来此子改过自新,守分孝敬二亲,竟得善终。
  清代沈起凤《谐铎·神赌》:“穹隆山庙,廊下有神像二。绯袍锦带,乌帽皂靴。其旁各塑一夫人像,珠冠绣帔,俨同命妇。二神同院居,仅隔一墙。一夕,有庙祖宿廊下,忽见左座一神,竟趋右座曰:“今夕更漏颇长、伏枕不能成梦,盍一作樗蒲戏。”右座者笑曰:“牧猪奴赌兴又发耶?但我辈近日香火零落,何得有现注。”左座者曰:“请以筹马,负者明日覆算。如不归,当以新妇准负债。”右座者笑诺。于是折香为筹,铺芦作席。二神相对坐,呼卢喝雉。约两时许。右座者起,笑曰:“热中人败北矣,归且休。明日当以七香车,送新妇来也。”左座者丧气而散。
  庙祝异之,明夕,仍宿廊下。见右座者竟诣左座责负甚急,并索妇。夫人闻之,怒诟其夫曰:“黑心贼,汝当日在修文殿鬻选时,幸侬脱簪珥,夤缘得一官,今紧淫赌,辄将枕边人作孤注,天下负心人有若是哉?”左座神垂首,不作一语。右座者索愈力,狂哗不休,继以漫骂。幸其妇隔墙唤,始引去。自此无夕不争。
  庙祝厌之,白于董事。竟具鼓乐,送左座夫人亦登右座,喧声始绝。而所隔一墙,旋修旋圮。识者曰:“是新夫人不忘故夫也。命筑墙者留一穴以为瞰夫之地,墙自此遂不复圮。”至今土人呼为输赢庙。好赌者,引为笑柄云。
  铎曰:“贪淫殒命,好博倾家。花骨头之祸,不减于粉骷髅也。谓予不信,请虚左以待。
  这篇小说写神事,实乃人事,是当时好赌者家破人散悲剧的真实写照。
  樗蒲这种博戏,到清代仍很常见。清代钱泳《履园丛话·为政不相师友》载,雍正年间,李卫到杭州做官,“不禁妓女,不擒樗蒲,不废茶坊酒肆,曰:‘此盗线也。绝之则盗难踪迹矣。”(来源:中国风俗辞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phoneshow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习俗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