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像树叶那么多,伤感像树叶那么多……

  今天我又遇到了poetie,他说他喜欢上一个姑娘,可是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他对我说这样的话,究竟是一种纯粹的坦诚还是一种极端的冷血;我记得我对他说过“喜欢”。可是我忽然觉得世界好陌生,我的“认真”对别人来说只不过是蜻蜓点水,一抹清风……在别人的心湖上留不下任何“永恒”的波影;我固执地寻找“永恒”,寻找心灵的相契相合,可是我发觉自我固执的背后孤独如影随形……

  也许为了所谓的“永恒”与“纯粹”我会沉重的死去;我不了解河的对岸,河的对岸曾经系挂着我的许多美丽的憧憬,我的热情、我的青春……可是我不曾真正涉足过河的对岸,曾有的惊喜,幻想都抵不过陌生的重量。哭泣,是因为多情。情,是多余的。多余的情会压弯了高大白杨的腰身,纵或它以坚强著称……我不了解,对岸,像是刚出生的婴孩儿……可是我没有婴孩儿快乐的心脏,我只有婴孩儿茫然困惑的啼哭声。
  什么叫自私?我不想提这样心寒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每提一次,心的草原上都会被一阵狂风平铺上一重来自沙漠的沙,那沙相互抵触着,在心底制造着疼痛……

  我在做什么?哦,我在寻找。寻找什么?幸福。找到了什么?……,我的答案是一串盈盈的泪。我本来怀拥着梦,幸福而欣慰地前行,可是后来梦竟在寻找的途中悄然碎了。是怎样碎了?是路途太长?是碰触到了冬日里的树?哦,不对,是秋季里的……是哪一棵树?已经走了多少公里?

  时间、空间在我的大脑里跳着交际舞,我的脚步凌乱,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还要做什么……

  NX、PT(poetie的缩写)是贮存在我的大脑中的两个名字,我像珍爱画卷一样为它们赋上某种美丽的意义,精心地为其装饰……

  没有风的秋季,树叶还是黄了,枯了,落了……名字贴着树叶,消逝于泛黄的昨日,一切都成为无奈而伤感的旧照片……秋天的脚步是押着韵走来的,后面有冬天的雪在等,也有春、夏在等,还有另一个秋在等。它们好似做着圆圈的游戏,究竟谁在等?圈外的人无法知道,无法明了。等待可以像一把长尺一样丈量么?等待的单位是日子,是长江,是大海里的水……是枝头沉甸甸,而终于支持不下去,重重跌落于地的一枚果子……

  春归之日,杜鹃啼血,残红落地,是春的祭奠。因为醒了,所以又要睡去;因为明白了,所以又要急切地不想明白,不曾明白。智者是拥有高雅睡姿的华发苍苍的老者;是瓦尔澄湖畔的隐者,忧郁中带着超然物外;是仙,是佛,是大爱者,亦是大悲者!不知谁的一句“爱有时与唉相通”不禁使我哑然失笑!

  我在夏天的时候专注于冬日里的的冬眠者,我炽热的温度化不开冷冻的冰封;几度红梅花开,几度风残水逝……红梅花开的时候,没有下雪,雪是梅的背景,那一年的《红梅图》不是珍品,纵或红梅开到了极至,可是没有达到美点……

  “诗人,是世界的情人”。“多情而不专情”是斜眼巫师的一道咒符,被贴在城堡的大门上,嘶嘶作响……瑰丽的城堡浪漫却不牢固,诗人住在里面,俨然是城堡的主人。来访的客人连同主人都不知道那里潜伏着倾颓的触角,也不知晓那一座城堡是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

  总是会经过一片片的树林,无论是四季中的冬夏或春秋。我喜欢采摘叶子,不管它是鲜活的绿叶亦或是瘦弱的枯叶,我都喜欢收集。收集树叶的日子犹如翻阅自己的人生日历,每一天似乎都很相似而又带有些许微弱的异响。叶子上镌写着我的心事,我的生命状态,有我小心把持着的“永恒”……我在琐碎的树叶间制造着我的浪漫与天真,乐此不疲。错错落落的叶子,固定着各自不变的色彩;纵或失水的标本显得异常的薄脆,可是在我的心底,我知道我留住了一瞬间的“永恒”……

  我的叶子如山,层层叠叠,看似平凡却是我的最爱;我淹没在我的小屋中,淹没在堆满叶子的小屋中;有好些叶子上面写着NX、PT,当然没有人会懂得我叶子上的密码与隐语,有一次,我把写着PT的叶子放到Pt的掌中,在我看来那片叶子是与真实的PT有些相连的,可是PT没有从我镌写的字迹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笑着说:“你总是喜欢小孩子般的游戏。”我拿着叶子默默地走了,失神的刹那,一阵风把叶子卷走,我拼命地去追……后来我终于颓然地驻足于河边。看那一片写着PT的叶子顺水漂向远方……当然我还有好多那样的叶子,只是打那以后我的叶子从来没有再给谁看过……

  穿梭于四季,穿梭于树林中的小道,我的收集一日日,一年年……

  Poetie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他有些痛苦;我们的梦不是同一个,只是一种令人心寒而又出奇的相似;我坦然而微笑地说我可以帮他做红娘;我是尽心尽力想帮他的……

  可是夜晚我一个人的时候,对着我的叶子,我哭了……

  完美像树叶那么多,寂寞像树叶那么多……

2002.4.29

  2004-5-31 9:05:41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评论:这一天,这一年 来自 子木 网友的评论 2004-5-31
  多情总被无情恼,寂寞道尽谁人晓。
  这一天,这一年,魂黯销。

评论:这一天,这一年 来自 小小 网友的评论 2004-6-23
  这一天,这一年。真是写的太好了,我

评论:这一天,这一年 来自 平平 网友的评论 2004-6-23
  笔墨飘飘洒洒,下笔特到位我喜欢这篇文章真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网事情思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情感文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