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杭州人,我没见过雷峰塔,甚至没到过雷峰塔那地方。这是一种遗憾,但这种遗憾不是我的主观错误。雷峰塔在78年前就已经倒掉了,像我这般年龄的人是不可能见过的;立过雷峰塔的这块地方,从我记事起就是单位大院,小老百姓也是不可能随便进得去的。好在,今年十月一日西湖南线全线贯通,十月二十五日新建的雷峰塔在倒塌整整78年后向社会开放,这个遗憾终有了结束的机会。 

  西博会期间,几个朋友相约,便带着一种特别的心情去了西湖南线。一来去见识一下南线开通后的景象,二来就是想去看一眼雷峰塔。可不知是老天故意安排还是想见真佛的困难,想了这一心愿却总不顺意。 

  杭州的秋天本应该秋高气爽,但那天却偏偏下起了雨,气温也急剧下降,一件衬衣实难抵挡寒风,好在我们大家还算年青,加上久未出外游玩,兴致也未减轻多少。可停车却成了问题。车到净慈寺,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停车的位置;一直到了苏堤出口,有一停车场,想来总可以了吧,但在场内转了三圈,等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找到一个空位。没办法,再把车调头开到“红泥”饭店门口,和门卫磨了半天嘴皮子,承诺了午饭预订在“红泥”才把停车这事搞定。想来今后出门是宁愿打的也不自己开车了。 

  由于雷峰塔仍未全部完工,当然我们也就仍然无缘窥其全貌了。但从外面看,一座崭新的高塔已经矗立在了西湖南岸。注意了一下行人,大都路过此地时都要驻足细细品尝一回。透过郁郁葱葱的梧桐、枫林,雷峰塔的上半部份完好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高高的尖顶金碧辉煌、气宇轩昂,给整座塔罩上一层王者之气。昔日曾见过原雷峰塔的照片,那破破烂烂的样子,不知怎么就选上了西湖十景,或许是沾了《白蛇传》故事的光吧。 

  最早知道雷峰塔是从外婆哄睡时的故事里。只记得有一条白蛇被一个叫法海的和尚镇在雷峰塔下,后来一条青蛇救出了白蛇并把法海赶入了螃蟹。我们现在吃螃蟹时看到的那个如秃头似的东西就是法海。小时候真是很天真,我甚至想象着这么大的一个和尚怎么就能钻入这么小的螃蟹?吃螃蟹时,法海会不会再钻出来? 

  中学时,读了鲁迅先生的二篇“论雷峰塔的倒掉”,对雷峰塔就有了一个较深的印象。和鲁迅先生一样,对雷峰塔倒掉也存着一份幸灾乐祸。现在想来,大致是出于对白娘子的同情了。 

  及至看了冯梦龙的《三言二拍·警世通言·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才对雷峰塔倒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一个是美丽的爱情传说[西湖真是一个多情的女子,我国四大经典爱情故事和西湖有关的就独占其二(《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另一个是文人的创作,情节基本一致,但主题却大相径庭。尽管二个故事都是虚构的,但我宁愿相信前者,相信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真的发生过,相信他们的感情是真诚的,相信雷峰塔的倒掉是白娘子的重获新生,是善良战胜了邪恶。 

  真正认识雷峰塔是通过俞平伯的《雷峰塔考略》。而庐隐的《雷峰塔下》则是一个凄然惋惜浪漫的爱情故事。 

  雷峰塔有三个名字,最初叫西关砖塔,这一名字见于塔内藏经标题中,但此名知道者并不多。另一名叫黄妃塔,相传是钱俶之妃黄氏因奉藏佛螺髻发及佛经筹建雷峰塔而得名,佛螺髻发是佛祖释迦牟尼圆寂后的肉身舍利之一,佛家典籍《莲华经》曾提到此事。建造时,吴越国还印制了八万四千卷《陀罗尼经》藏放在塔砖内。而我们现在熟知的雷峰塔是因地而得名;《西湖游览志》中提到“旧名中峰,郡人雷就居之,故名雷峰,南屏山之支脉也”。 

  雷峰塔初建于宋开宝五年(公元972年)之前,约公元976年完工。原拟建千尺十三层,后“事力未充,姑从七级”。塔以砖石为芯,外有木构檐廊、重檐飞栋。南宋时重修为八面五层。明嘉靖年间,雷峰塔遇雷火(另一种说法是倭寇窜入杭州焚毁)而被烧得只剩塔芯。清康熙皇帝南巡时,题额“雷峰夕照”。1924年9月25日下午1时40分,雷峰塔终因塔砖盗挖过多而轰然倒坍。 

  关于雷峰塔倒塌的原因,大部份文字记载是由于老百姓对塔砖的偷盗。在民间有这样一种说法,雷峰塔的塔砖有避邪、利蚕、送子护子的功能,取一块回家能消灾避祸。但我却不大愿意相信,据我认为,老百姓“偷砖”是另有目的。冯梦龙在《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说,若要白蛇出世则需“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三个条件中的前二个,好像非人力所能为,唯有第三个“雷峰塔倒”是人力可所为的。而南宋淳祜七年(1247年)夏,杭州遇到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西湖湖底朝天;也就是说西湖水干已经发生过了。剩下的二个中,“雷峰塔倒”是最容易做到的。所以我猜想,老百姓是为倒塔而“窃” 的砖;而“倒塔”中又蕴藏着一份解救白娘子的心愿。 

  不过有一件事的记载却使我很是难受,作为一个杭州人,我感到非常羞愧。 

  雷峰塔倒的那一天,正是孙传芳要进杭州时,许多人都躲起来了,但听说塔倒后金子撒了满山坡,却也顾不得什么孙传芳了,人群纷纷涌向净慈寺,可当他们赶到那里后才知道,撒满山坡的不是“藏金”而是“藏经”(杭州话金、经同音)。金子自然没拣着,却糟蹋了不少五代藏经;后来听说藏经是文物比黄金更值钱时,就把一块块的塔砖敲开来取经,结果又把同样是文物的塔砖毁了许多。 

  此事一直压在我的心头,我有时甚至痴想:如果我生活于那个年代,我会和他们一样去哄抢佛经吗?或许我会站出来阻止他们,对他们陈述利害关系。可在那个军阀混战互抢地盘的年代,即使这些藏经没有遭到破坏,可雷峰塔已经倒了,又有谁会来关心存放保护的事呢? 

  从某种角度来分析,雷峰塔藏经及雷峰塔塔砖的损坏也并不能完全谴责当时杭州人的愚昧。这事放在二十年代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恐怕都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只不过雷峰塔是在杭州罢了。 

  下面的这件事我想也颇能证明这一观点。 

  2001年3月,雷峰塔地宫文物发掘工作基本结束。在人们惊喜地宫中挖掘出5 9件珍贵文物的同时,上海又爆出一条有关雷峰塔的新闻。有一位韩先生声称家中珍藏着一卷雷峰塔的藏经。藏经用一个锦匣盛装,有毛笔字“雷峰塔藏经”字样,经文长约2米、宽约6厘米,属木版印刷,经文尚算清晰。 

  这卷藏经无疑具有极大的考古价值。雷峰塔经卷除了能展现佛教文化之外,还有更大的吴越国时期的雕版印刷技术可供研究。 

  据洪尚之的一些文献记载,吴越时期的经文印量相当惊人,可以考证的就达六十八万二千多卷;另外,在五代吴越雕版印刷品中,已经使用色彩。王国维《观堂别集补遗》中提到吴越国印造佛像用木板墨印后再加彩色。可见,五代吴越已经具有了较高的工艺水平和雕版印刷业的兴旺了。杭州宋代的印刷业被称为“天下印书,以杭州为上”、“浙本字体方正,刀法圆润,在宋本中实居首位”;而这“首位”是以五代吴越的雕版技术作为基础的。 

  可惜的是雷峰塔的藏经随着雷峰塔的倒塌而损失太多,现在想要考证,可供考证的藏经却已经不多。这就更显示出韩先生所藏经文的珍贵。 

  据韩老先生介绍,这卷雷峰塔藏经是1924年雷峰塔倒塌时,由毗邻的净慈寺老僧在遗址中发现的,后又转给西泠名士郭似埙(吴昌硕之师)收藏。10多年前,郭氏之孙郭老先生临终前将此藏经托付给了韩老先生,韩老先生收藏至今。 

  发现雷峰塔藏经本是件好事,可这件好事却引来了一件藏经所有权的官司。 

  郭老先生的妻子和子女在看到媒体的报道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该藏经的所有权应归郭家所有。本来二家的关系一直很好,郭老先生和韩老先生两人因都爱好字画,交情甚笃,经常切磋交流。可为了一卷藏经的所有权却各自撕破了脸闹上了法庭,郭老先生如果在世,不知会怎样想?这也不能不算是雷峰塔藏经的悲哀。 

  这个悲哀就如雷峰塔的倒塌和倒塌后藏经的损坏一样使人心情沉重。 

  能使人心情轻松一点的是关于雷峰塔的重新修建。 

  1935年,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提出重建雷峰塔。 

  2000年12月26日,雷峰塔重建工程奠基。重建的雷峰塔遵循原址、原貌,由著名古塔建筑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郭黛设计。 

  2001年3月11日,雷锋塔千年地宫开启。 

  2002年10月25日上午新建的雷峰塔全部竣工,一场《雷峰夕照》音乐大典将在景区举行。这一天,已连续几天阴雨的杭城迎来了难得的阳光明媚,好像老天也在为雷峰塔高兴一般。 

  2002年11月上旬雷峰塔将对外开放。 

  一件历史的遗憾,一段78年的断层,一个西湖十景的残缺,终将在这一天宣告结束。 

  西湖的人文之美,正是在这一朝一夕、一片一段中造就的。李冰、苏东坡的疏湖蓄水为我们留下了一方碧水,白居易、陆游、杨万里、柳永、张岱的诗词文章为我们留下了千年沉醉,岳飞、于谦、张苍水的民族气节为我们留下了不灭的中华英气,而如雷峰塔一样的人文建筑则为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吴越文化。雷峰塔的光芒经千年沉淀和今人的开发必定会愈发璀璨夺目。 

  我感觉着我离雷峰塔越来越近了;现在,仅剩下了一张门票的距离。

  2004-5-13 10:05:34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评论:走近雷峰塔 来自 无极天道 210.5.135.201 网友的评论 2004-5-14
  哈哈!

  写的不错夕阳在看你长大!
                                  扎
  可以!
  哈哈!

评论:走近雷峰塔 来自 冰儿 220.184.113.209 网友的评论 2004-5-18
  胡编吧,应该说我没见过雷锋塔才对.

评论:走近雷峰塔 来自 追梦 网友的评论 2004-6-2
  我觉得你写的不错
  就是,笔锋有点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行走江山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旅游文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