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偶然的机会,因出公差,来到了座落在鸭绿江畔具有“东北小江南”之称的集安市。

  因是初春,北方“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季节还不曾到来,一路上旅途劳累,加上风光单调,不觉昏昏欲睡,只在行程近半,汽车爬过老岭时,看着几乎垂直上下的盘山道,才倍觉精神了许多。这盘山道对于一向在平原住惯的我来说,就颇有几分昌险意味,直到汽车安全下山,我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不过,倒是借此机会目睹了集安林木的深幽,繁花密叶的景色虽不曾亲见,也能想像得出,那该是另一种盛况吧。听同车的旅客介绍,每到秋天,这里就是一个无边的五彩缤纷的天然花园,美丽绝伦,尤其是满山的红叶。可惜无缘亲见。

  这个边锤小镇气候怡人,虽然刚到清明,市内已经是樱花盛开,香气袭人。来到集安,且不说那好太王碑的古意,将军坟的悲壮,高句丽古城墙的残迹,单是作为中朝边境的鸭绿江,便是一个不可不去的去处。

  可惜天公不作美,这两天下起了雨,白日里忙着公事,无暇到江边小站,晚上等我赶那里,见到的也只是灯光下远山模糊的倒影。

  难道真的要无缘一见吗?

  临行的那天早晨,依然是春雨淅沥,我决定冒雨一访,不然真的要报恨而归了。搭车来到江边时,天色还早,小雨依然不紧不慢地下着,很快打湿了我的全身。来时不曾备得雨伞,这时又无处可买,只好尽情享受春雨的爱抚了。

  站在江堤的码头上,对岸雨雾迷漫,看不清楚,只有静默的远山笼罩在雨雾之中。过了些时候,也许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上苍吧,雨渐小并终于停了。褪去了雨雾的笼罩,对面朝鲜清晰可见,山脚下有几户人家,木栅围院,白墙青瓦,此时已是晨炊袅袅,缕缕清烟融入清晨雨后的天空,恬静清爽。山上的树木早已砍伐一空,为了生计?还是为了防止偷渡?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见山上有几处暗堡,正在盯着这个对它本无敌意的城市,也包括我这个临时的过客。江心岛上,还有未收拾净的玉米秸散在地里。据江边晨练的老人讲,每年我们这边的玉米已一人多高时,江心岛上的玉米才不过半膝高,而且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听负责接待我的人讲,一些从朝鲜探亲回来的人说,他们的物资非常匮乏,探亲带去的东西常常一扫而空,而且有时还会不客气地让你把随身的衣物也留下,有时真的是西装革履而去,衣衫褴缕而归。更有甚者偷渡而来的朝鲜姑娘,宁可远嫁他乡也不愿回去,只为在这里能吃饱肚子。她们实在是穷怕了啊!我想他们也能像中国一样走改革开放之路,路也许会越走越宽。

  沿着江堤拾级而下来到江边,虽靠近市区,江水还是十分清澈,只不过雨后稍有一点儿浑浊,但见江中成群的小虾逆水洄游,那么小的生命,却是那样自在地生存着,尤为可爱、壮观。江边写有“小江南”和“中朝鸭绿江”的石碑岿然挺立。当年我们的38军就是由这里登上朝鲜的土地进行抗美援朝的。如今,一衣带水的两个邻邦在鲜血染成的友谊中正经受着新的考验。

  江水四季流淌,带着长白山天池的问候丹东入海,我无缘寄情它的源头,只能带几颗石子回乡,也算是边锤一行留下的纪念吧。

  回程匆匆,将军坟无暇细看,五女峰擦肩而过,一路上遗憾着与这些文物景致失之交臂。生活中也许正是许多无法满足的愿望,为我们留下遥想的空间,并且在思念或是憧憬之中,吸引并鼓舞着我们走下去。

  我想,我不枉此行。

  2004-6-3 15:26:12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行走江山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旅游文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