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格里拉归来已有二月有余,其间几次提笔想描述一下此次旅行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思,但总是刚刚开头便宣告结束。原因之一,总觉得这样一个令世人瞩目的圣地,草草行事,总是不妥。但时间并未给我太多的数据,以便让我描绘的更加充分,但时间又不能再拖,只得硬着头皮草草行事。

  香格里拉位于云南省迪达藏族自治州境内,在滇藏交界,虽辖属云南,但却是一个味道十足的藏地。居民、饮食、民俗、宅相均有藏意。更深刻的缘由是它的海拔,这里平均3360米的海拔高度足以证明它是世界屋脊的一部分。

  蓝天白云,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香格里拉最为诱惑的在于它的风致。在英国作家希尔顿所著《消失的地平线》一文中的景观人文描述揭开了香格里拉的神秘面纱。而准是真正的香格里拉这问题的归属,又犹如一个导火索再次引爆了世人的目光。为了寻找人文的圣地,为了再次目睹这似乎未被人类文明践踏过的净土,人们辗转欣然前往。而在景致中,最令人垂涎的是云、山、阳光、蓝天、白云、高山是藏区景致的三宝。而以环境而噪名的香格里拉更是如此。

  香格里拉的天、纯净的蓝,由于缺少人类工业文明的痕迹,这里的天未被污染。纯真、洁亮是香格里拉天的本色,长期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仰望天空,那不是由于我们无限顾及,而在于都市的天际线已阻碍了我们和天空示爱的目光。在现代化大楼的参照上,天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另一方面现代工业的污染、汽车的尾气又为都市的天空蒙上一层阴影,使都市中的天显得苍老、憔悴、缺乏力和透度。而香格里拉的天却是皓白、姣美的这里人为的东西很少,站在高高的山上,你会错误的觉得你和天是零距离的。人在空中,亦真亦散,令人陶醉,这种忘我情丝,也正是在这之间闪现的。激愤、澎湃之情续之往复,心灵得到了提炼。

  在香格里拉的天空中如果没有云的存在,我想只会有50%的人来此。没有云的天是不完整的,尤其在香格里拉,多云的多姿并非是香格里拉的特色,那些狼奔豕突、八仙过海等对于云的描绘不足以成为此时的主题。香格里拉的云在于多变,此刻为响晴得日,稍后得是乌云密布、压城欲摧,一会又是三两天跺在天空一处窃窃私语、温和祥端。但这些却不是香格里拉式的个性,在香格里拉云的伟大,在于他在云中漫步,无论你是在迪庆高原的山顶或是半山间,亦或是山脚下你却可以和云亲密相处,你可以远望于眼,近掬其口,拂拭于手云中漫步是香格里拉云的独到。

  在迪庆藏族自治州有三样东西最能显示藏族的味道,一个是经幡,另两个是六字真言和玛尼石堆。

  在藏区处处可见一串串、一丛丛、一片片以经咒图象木版印于布、麻纱、丝绸和土纸上的各色小旗,他们成角形、条形落于山头、屋顶、树枝、绳索之上,在这山中经风摇浅,瑟瑟作响。在藏经宗教色彩极其浓重多于生活在藏区的人,在生活中却有神灵相办。在这样一个天高地远环境艰苦的环境没有信仰是无法生活的。另一方面也只有在这样的天水山之中才能有真正的神灵的存在。而经幡作为一种媒介,在“神”与人之间搭起了桥梁。经幡的沙沙之声便是人们对上天的祷告。当地人称经幡又叫风子旗,藏语中称经幡中的一面面小旗为“隆打”“隆”是“冈”意,“达”是“马”意,故称之。

  “嗡玛尼呗咪哞”是藏族中极为普遍极为重要的经文。犹如禅宗的“南无阿咪陀佛”,这几个字在迪庆藏区随处可见,随处可闻。作为秘宗莲花部之“根本真言”,宗教词典的解释是“嗡”表示“佛部心”,“玛尼”是“如意宝”,“呗咪”在梵文意为“莲花”,“哞”表示“全部部心”,意为,必须依赖佛的力量才能得到佛部心,宝部心,莲花心,及金刚部心,才能圆满正觉、普渡众生,达成佛。这一句把今生来世一切祈愿浓缩的真言,是造成雪城高原神秘宗教气氛之一。

  在迪庆藏区的各个十字路口,经常可见用石子堆砌成的小丘,上面挂着经幡,这个神秘的藏品,就是玛尼石堆,一般上面还刻有经文,玛尼石堆是一个教徒经过中,丢一棵石子,长年积累而成。多丢一颗石子,诵一遍经文,完成一次祷告,离佛又近一步,玛尼石堆,也就在这一次次祈祷中,日益增高,成为藏区的景致之一。

  松赞林寺是迪庆地区最为著名的寺庙,由远望及,类似于拉萨的布达拉宫,松赞林寺是一座供奉松赞干布的寺庙,松赞干布是吐蕃王朝第一代赞普(藏王),他统一了西藏高原,正式建立了吐蕃王朝。

  公元569年,在距拉萨将近100公里的甲玛明文王宫里,美丽的王后生下了藏王唯一的王子松赞干布,当时的藏王囊日松赞是吐蕃第三十二代王子,老松赞盼望着能有一个精明强干的太子来继承他的伟业,松赞干布的出世使藏王欣喜若狂,人们都说,松赞干布的天分是无双的,因为他一生下来头顶上还长着一个头,藏网用一块黄布小心翼翼地把干布那个小怪脑袋包起来,就像现在我们看到的松赞干布的塑像那样。

  石鼓镇提起石鼓镇,没有几个人会知道。但它的著名在于它的“长江第一湾”,金沙江浩浩荡荡一路南下,到了石鼓镇却突然转了一个弯,向北流去,到了四川境地,这便形成了长江的源头。作为中华文明的孕育者,长江的尾部我们几乎都知道,但它的源头知之甚少,在这里我们要补上这一课。如果金沙江在这里不那么拐下,像澜沧江那样一路南行达到云南、缅甸,那么我们中华民族是否要做一番较大的修改,但就是一个如此重要的角色,到现今才被我们认识,默默无闻地,饱受了人们的冷遇,亦便现在,周边的设施粗简鄙陋,足以证明人们对它的漠然和淡视,街边廉价的叫卖声和粗制的商品更是对它的一种亵渎。

  金沙江的认识不是从地理书上得知的,而是从红军长征的故事知道的。单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渡金沙江的史实,大多也发生在迪庆地区,“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说的就是滇藏川的故事,而金沙江更是横跨滇藏。作为历史的记忆,常驻在人们心中。

  金沙江的特点有两个,一个是水的红,由于过度的林业开发,造成了大量的水土流失,把红土的色泽带到江水中,如血一般,控诉着“文明”的罪行,红红的江水如千军万马咆哮着从天边涌来,又涌向天边。

  金沙江的第二个特点是水的急和涌。用急和涌都不足以描绘出江水滔天的态势,由于地处横断山脉腹地,造地运动造成的几千米落差的峡谷地带,滔滔江水就是在峡谷中挣扎着、暴乱着,让人望而生畏。

  迪庆和丽江地区达到区分界线在于金沙江的行迹,而虎跳峡地处两个地区之间江水流差最大的一段,这简单的物理地质现象,造成了举世闻名的壮丽奇观,波涛澎湃、汹涌滔天、振聋发聩,不管用什么样的形容词都难以形容那壮观之势,水和山的搏击、水和岩石的搏击,地动山摇,欲有颠覆地球之势。壶口瀑布也称得上泰山欲倒,但与虎跳峡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另一方面,虎跳峡堪称一绝的是,人们观赏可以是零距离的。当地的管理精想巧思,做出了可以直达江岸的观景平台,只要你可以忍受一身的湿漉,大可领略江水从头顶上泻下砸落在脚侧的天下奇感。

  我记忆中香格里拉的风景可能还有很多,虽没有记录下来,但不见得不重要,即便以上所诉,也难免有失真的一面,但这毕竟是我亲身体会到的香格里拉……

  2004-8-2 22:39:46 发表 | 责任编辑:吴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行走江山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旅游文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