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推销员宋铭死了。死了就死了罢,这有什么好说的。可宋铭是在去外省出差途中被汽车压死的;据说汽车碾过他身体,脑浆四溢,面目全非;好在他随身带着旅行包,里面有身份证和名片,才确定了他的身份。

  天气炎热,路途遥远,无法把他的尸体运回。当地公安一边和他所在单位联系,一边安排就地火化。

  单位非常重视(人命关天的大事,也不敢不重视),立刻通知家属——宋铭的老婆,并安排人员陪同,去取回骨灰盒。

  然而,麻烦的事情来了。宋铭出差是公派的,死于路上也算是在上班时间,应该算作因公死亡;更麻烦的事情是:宋铭上有七十岁的双亲,下有在校读书的儿子,老婆是农村户口,仅做着一份临时工,家境贫困;宋铭是他们家庭的经济支柱,现在柱子倒了,后面的事情什么安排?作为宋铭工厂的领导,不能不管此事。

  “这事处理起来有点麻烦。”听完工会主席对宋铭情况的介绍,厂长深吸一口香烟,陷入沉思。三分钟后,他果断地吩咐工会主席,“等他家属回来后,先开好追悼会,再坐下来商量,尽量……按有关规定办理。”

  “嗯。还有。”见工会主席准备离去,厂长接着吩咐,“你先组织各分工会讨论,听听大家的意见。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汇报。”

  第二天,关于宋铭善后处理的讨论会准时召开。

  “现在,请大家畅所欲言,提出自己的看法。”工会主席表情麻木、认真严肃。

  大家交头接耳。显然,他们对事故来龙去脉的兴趣,超出了对后事处理的关心。

  “大家静静,认真一点。……厂长要求我们今天拿出方案。明天骨灰盒一来就要开追悼会。”主席着急地说。

  “我先说几句,”宋铭所在部门的分工会主席首先发言,“这个……关于宋铭的后事处理,要按照原则办。他是在外面出的车祸,我看……不能定为安全故事。”

  他说这话是考虑到了其它的原因。厂部每年都和各部门签订安全责任状,直接和奖金挂钩,假如把宋铭的死亡和安全联系在一起,不但这个月的奖金要损失,年终奖和安全奖也会受到影响。他作为分工会主席,要把更多职工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能因为宋铭而影响了其他人员的收入。

  “不过,对宋铭的家属也应该有所交待。”他接着说:“考虑到他家庭的实际困难,也可以破破例,多发放些抚恤金。”

  “光是抚恤金,可能也解决不了问题啊。”总务处长考虑问题总是比别人全面,“对宋铭家庭来说,最主要的是解决长远的生计问题。现在情况明摆着,她老婆没有固定工作,俗话说坐吃山空,你给他家再多的钱,也不是长久之计呀。”

  会场开始沉默。大家各自想着各自心事,但想得最多的却是宋铭的为人。宋铭在厂里是出了名的吊儿郎当,属于那种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看不顺眼要骂,听不入耳要闹,领导说东他偏往西,别人说好他硬说坏的人;可他却还很有点人缘,特别是有几个年青人服他,只要他提出什么反调的意见,他们就会跟着他瞎起哄,因此,他的危害程度就更大。前几年,他填过入党申请,在群众调查中竟然反映良好,不过,最终党委这一关没有通过。这次工厂搞改革,他所在部门的领导已经把他列入删除名单,正准备让他下岗,想不到……

  “大家继续说呀,可以畅所欲言吗!”工会主席见大家都低着脑袋想心事,更为着急了。他正为追悼会上的发言稿而犯愁。在来开会之前,他查阅了宋铭的档案,里面除了一份没有通过的入党志愿书和一张最终被否决的劳模记录,其它什么也没有。而在追悼会上总不能说他的坏话吧?可好话又什么说呢?

  “我来说几句。”

  一直坐在后面保持着沉默的工会副主席打破了会场的僵局。他是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平易近人,不太讲话,笑意常挂脸上,在领导和群众二边都得人缘;但假如事情非常严肃,他也能坚持自己的原则,因此在厂里说话很有些份量。这可以举个例子说明:前几年,有一个工人严重违反厂纪厂规,按规定要解职处理。那工人是他原先带过的徒弟,平时叫他一声师傅;于是他徒弟便找到他,对他述说各种原因和困难,当然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并请他帮忙。他先是安慰徒弟,后又通过各种关系进行说服和疏通,最终他那徒弟仅得了一个处分了事。这一次对宋铭的死亡,他起先并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他对宋铭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有一次宋铭当着许多人的面,讽刺他不干活白吃饭,是个老好人;这给他的刺激很深。但他毕竟是位经过世面的老领导,不会为了一些小事而耿耿于怀。

  “人死不能复生。依我看,只要能够操作,就要为死者多考虑一点。比如说他的入党申请,当初在群众中反映就比较好吗,我看可以考虑给他来个追认。追悼会也要开得隆重。总之一句话,一切让人看得到的东西,都要办得体面,毕竟宋铭同志是在出差途中死亡的,也应该算个因公死亡吧。至于在家属问题的处理上,也要尽量做好工作。我看,可以把宋铭同志的家属招进厂来,给她一份固定的工作,这样,他们家就有了固定的收入。另外,两位老人和他的儿子也要照顾好,可以定期发放抚恤金,老人到百日,儿子到参加工作为止。”他停下来喝了一口水,“我们是国营企业,就得有国营企业的气派。不是有句话叫‘工人阶级是企业的主人’吗?现在‘主人’有困难,企业不解决谁来解决?……这些事情可以让工会出面去办,毕竟从行政角度解决起来有些不方便;也不要再去给厂长添什么麻烦了。”

  工会主席认真地做着笔记。老领导虽然是他的下级,但他知道他话的份量,一般情况下,只要他开口,事情就基本上会朝这个方向发展。毕竟他是几十年的老干部了,处理这种事情驾轻就熟。他甚至于已经构思好了悼词,拣一些最漂亮最冠冕堂皇的词语夸奖一下宋铭,比如说他为人耿直,大公无私,不畏强权,敢想敢做。哦,对了。据说这次出差的任务本来不属于他,好像是他们部门的另一位同志,因家属生病而他主动承担下来的;这样就可以再加上他团结友爱,助人为乐……甚至于说他发扬了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也不为过。

  宋铭所在部门的分工会主席也认真地听着老领导的发言,同时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次出差,本来是他的任务,刚好近几天是他老婆的临产期,这一出差,老婆要生了什么办?于是他便找到宋铭商量,让宋铭帮忙替他出差。假如……这次出差是自己,那死的人……他不敢再想下去。现在听了老领导的发言,他一下子就改变了原来的观点,认为老领导说得非常有道理,对已经死了的人总应该宽厚一些。

  正当大家讨论得有点眉目时,秘书走了起来。

  “厂长让我来通知你们,会议议题改变,讨论怎样对宋铭作出处分,”她说,“宋铭还活着。”

  大家面面相觑,瞪大了惊奇的双眼。

  “怎么回事!?”工会主席第一个反映过来。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死者是个小偷,他偷了宋铭的包,宋铭发觉后去追他,而他慌不择路,一头撞上了汽车。宋铭看到自己追人追出了人命,就赶紧一溜了之。现在有两个公安坐在楼上,向厂长要宋铭这个人呢。”

  2004-5-17 8:24:37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评论:身前身后 来自 冰儿 220.184.113.209 网友的评论 2004-5-18
  什么时候又混到这儿来了?

评论:身前身后 来自 雪中飞缘 218.28.90.2 网友的评论 2004-5-30
  社会真的这么复杂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小说故事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原创小说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