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的一个美丽的城市。
  我和我的好友刚子经过一路的颠簸来到了这异国他乡,浓郁的风情,美丽的环境,我们忘记了旅途的疲倦,用俄语呼喊着,奔跑着,刚子是我的朋友,在对俄边境口岸,作服装发了财,此次我便是与刚子合作,来伊尔库茨克卖服装,这里有固定的老板接货,我们的货到时,这边的老板也来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交易达成了,去掉一路花销,我们净赚了三万元,心里的高兴自不用说,回家可以将自己的借款还一部分了,为了这笔生意,我东挪西借,向亲戚朋友借了五万多。我和刚子都很高兴,刚子领我来到一家俄罗斯餐馆,到这里消遣一番。我们要了一桌丰盛的俄式大餐,一瓶高度俄罗斯白酒,痛饮起来,热情似火的俄罗斯小姐,为我们斟酒,陪我们唱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卡秋莎》等一首首俄罗斯经典歌曲,让我们唱得如醉如痴,这里的白酒度数很高,不知不觉中,我便醉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我的朋友已不知去向,我的头还是有些晕,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为俄罗斯姑娘,她说,昨夜下班回来,发现我躺在她家的门口,已醉得不醒人事,是她把我弄到屋里。我挣扎着坐起来,深表谢意,问她怎么称呼,她说,她叫阿廖莎,我站起来想走,阿廖莎,端来一杯奶,俄式火腿和面包,俄式火腿很香,我吃了一大块,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包,我的钱已全没有了,我感到有些不妙,我与阿廖莎讲明,要用电话找我的朋友刚子,我想刚子肯定和要货的老板在一起,我拿起电话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老板说没有看见我的朋友,我顿时呆住了,我怀疑是自己上当了,我向阿廖莎讲明了情况,我说我想去找那位朋友,要货的朋友,阿廖莎点头表示同意,并愿意陪我去找刚子和那位老板。
  我们驱车来到老板那,老板热情地接待了我,阿廖莎由于工作忙,她先走了,走时留一个电话给我,让我有事给她打电话。俄罗斯老板劝我不要急等等再说,我有一种失落,我也有些急噪,我给家里打了电话,问刚子回来没有,父母回答说,没有看到刚子回来,我担心二老着急,便慌称自己挺好,在这边生意忙,走不开,我不敢让父母着急,这次出来作生意,他们很担心,一是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二是投资较大,就连父母多年给自己积攒的结婚用的钱都占上了。父母的担心是可想而知的,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时间证明,刚子骗了我,将我身上的六万元全部带走了,我焦急万分,痛痕万分,骂自己瞎了双眼,交了这么一个朋友,俄罗斯老板协助我报了案,忙于生意,老板明天要到莫斯科,我谢决了老板的挽留,独自一人漫无边际,毫无目标地在伊尔库茨克大街上逛,落日的余辉洒在我的身上,离乡的苦愁,心中的懊悔,不觉中一股酸楚涌上心头,一行热泪夺眶而出,父母的血汗钱,朋友的辛苦钱,我拿什么去还,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的乡亲父老,好友亲朋,父母常说的“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在我耳边想起,我想家了,在家时,这个时候,太阳落山的时候,我正和父亲喝着茶水,看着足球,母亲坐在一旁作着针线活,时而和我们插几句,往往都被父亲给博了回去,然后我们哈哈大笑,其乐融融,现在想来,那才是幸福,伊尔库茨克的大街很冷清,行人稀少,夜晚的风有些寒意,我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我真的想家了。
  我来到一间卖食品的小铺子,买了根俄罗斯火腿,买了杯酒,坐在店里喝了起来,俄罗斯火腿真的很香,老板要关门了,我喝完最后一杯酒,走了出来,街上的行人更少了,街上也更冷了,起风了,风很大,看到高楼里的万家灯火,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自己象一个孤独的牧羊人在伊尔库茨克的大街上徘徊,这时对面来了几个泼皮青年,他们见到我便疯狂围了上来,我还不知怎么回事,一个高个子便将我打昏了。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自己的头缠着纱布,阿廖莎正坐在床前,见到阿廖莎便向见到亲人一样,我双手合十,深表感谢,阿廖莎笑了,她不太懂中国的礼节,急忙说不要客气,她说那几个青年将我洗劫一空,最后巡街的警察发现了我,警察从我身上找出了阿廖莎的电话,是阿廖莎将我送到了医院,阿廖莎拿出水果让我吃,给我削好了苹果皮,医院里的患者对我这个黄皮肤的中国人感到好奇,他们误认为我是阿廖莎的男朋友,问阿廖莎时,阿廖莎笑着说是同学。二天后我出院了,阿廖莎让我先住她那里,她先到同事家去住。来到了阿廖莎的家,阿廖莎放水让我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她到厨房忙碌起来,我正冲凉时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我急忙那起浴巾遮住自己,阿廖莎扔过一些衣服,笑着将门关上了。想来自己真是命苦,大学学了三年俄语,毕业后分到了一个要倒闭的厂子,自己不甘心踏足商海,又让朋友一顿骗,如今到了无家可归的地步。
  洗完澡我出来了,阿廖莎见到我捧腹大笑,原来我穿的衣服又肥又大,好像戏袍,她说,这是她哥哥的衣服,阿廖莎的父母和哥哥移民美国了,她在莫斯科大学读书,今年正好要毕业了,回到家乡的一所化工厂实习,毕业后她也将移民美国,阿廖莎的手艺不错,她作的几个俄式菜,非常好吃,我有一种到家的感觉,拿饮料与阿廖莎碰杯,喝了起来。俄罗斯火腿真的很好吃,我吃了很多,阿廖莎看着我说:“先生,怎么称呼你”?我告诉了她我的真实姓名,让她称呼我大洋就可以了,她笑着摇头说:“你有些象我的哥哥,称你洋哥吧”。我点头说好。阿廖莎问我来这里后,你最喜欢这里的什么,我毫不犹豫地说,这里的俄罗斯火腿很好吃,阿廖莎笑了,她说,她也喜欢俄罗斯火腿,因为俄罗斯火腿的成功是需要很多程序的,选料与加工都要经过严密的把关,阿廖莎又说,人的成功也象这火腿一样,要经过许多磨练,要经过许多程序,要严密地把关,才能走向成功。她的话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抬眼真正地看了眼她,才发现阿廖莎真的很美,因她父亲是俄罗斯人,母亲是朝鲜人,所以阿廖莎既有东方女人的典雅,又有西方女人的突出轮廓,真的很美。用餐后她到同事家去了,我将她送到了楼下。
  在俄罗斯朋友的帮助下,我开始在伊尔库茨克的服装市场倒服装,第一天,阿廖莎来帮忙,一天下来,收入还可以,我要请阿廖莎,她说要吃中国菜,于是我和阿廖莎来到了市场买了鸡,鱼,回到住处,我用中国菜的做法炖了鸡,烧了鱼,并来了个大拌凉菜,阿廖莎高兴至极,买了瓶上等香槟,她连称中国菜好吃,与我连连碰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每天都要到市场卖服装,阿廖莎时常来帮忙,但每每想到那巨额的债务,我便非常沉重,阿廖莎时常在这个时候劝我,给我讲火腿的故事。我的朋友刚子始终没有音信。阿廖莎开朗热情大方,每有闲暇之时,她总要我和她逛街,并让我做中国菜给她吃。她也就是我到俄罗斯遇到的最好的朋友了,苏联老大哥的精神在这里体现了。
  我的签证快到期了,来这里已经快半年了,这一天警方送来一个令我振奋的消息,刚子在伊尔库茨克被警察抓住了,因为他不但骗了我,还骗了俄罗斯的朋友,我和阿廖莎来到了警察局,刚子看到我低下了头,我没有说什么,刚子将兜里仅剩的二万元交给了我,让我原谅他,我告诉他不要多想,在这异国他乡,我们还是朋友。从警局出来,我的心较沉重,阿廖莎买了上等的俄罗斯火腿,亲手作了沙拉,让我陪她吃饭,我知道,实际上是她在安慰我,我端起酒杯与阿廖莎碰了下杯,我说:“谢谢你,阿廖莎”。阿廖莎笑着遥头说:“不用谢,认识一位中国哥哥很荣幸,将来到中国安排我”。我说:“没问题”。与她碰杯,一饮而尽。
  签证的日期到了,这一天阿廖莎来机场送我,她很沉闷,给我买了许多俄罗斯火腿,上飞机时阿廖莎与我来了一个紧紧的拥抱,她哭了,我的心一阵酸涩,登机时一滴泪夺眶而出,阿廖莎用力地遥着手,大声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记住俄罗斯火腿的故事”。飞机起飞了,明媚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用帽子遮住我的半边脸,闭上了眼睛。
  俄罗斯很美,伊尔库茨克很美,阿廖莎更美。我爱俄罗斯。我爱俄罗斯火腿。

  2004-5-26 16:19:54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评论:俄罗斯火腿 来自 暗暗 219.146.181.241 网友的评论 2004-5-30
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小说故事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原创小说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