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玉玉配和金玉配,是红楼梦两个世界对立的主題中的一环象征。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爱情冲突,实际上是理想的爱情和现实爱情的冲突,是诗化的爱情和世俗爱情的冲突,是作者精神世界与世俗世界的冲突,宝黛钗的爱情悲剧是作者理想追求破灭的悲剧,三角恋情是两个世界对立的象征,寄托着曹雪芹的进步的爱情观、价值观和生存观。

  关键词:《红楼梦》 三角恋 冲突与矛盾 爱情观、价值观和生存观

  《红楼梦》是中国最伟大的古典长篇小说,它不仅是中国文学之林中的瑰宝,而且也是世界文学海洋里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它诞生后不久就深得当时士大夫阶层的赞赏和喜爱,出现了“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的盛况。以后的岁月里,它更以神奇的艺术魅力,吸引着无数痴迷的读者,沉浸其中,去审视和探讨其底蕴与真谛。关于红楼梦的旨义,历来争议颇多。普遍存在的有四大家族兴衰说、封建社会没落说、人生哲学说、色空说和爱情说等,总之是莫衷一是,不一而足。但是有一点,大家却都不谋而合,那就是宝玉、黛玉和宝钗的爱情纠葛是整部小说的主线和关键,小说中的许多重要情节都是围绕这一线索展开的,难怪历来有人把其看作一部爱情小说。其中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的三角恋悲剧作为红楼梦中“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诸多悲剧方面中的重要一环,集中体现了曹雪芹理想追求与现实世界的冲突与矛盾,寄托着他的进步的爱情观、价值观和生存观。

  宝黛的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的人生理想、价值观念和精神追求上的。共同的理想追求和人生信念是它们人生道路上的指明灯,也是性爱关系的灵魂,它将赋予他们的爱情以丰富的内涵和崇高之美。宝黛爱情的产生发展正是两颗纯洁高尚的“心”相互碰撞沟通和彼此认同的过程。他们共同生活在“诗化情感世界”大观园之中,每天“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于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他们过着高雅的生活,享受着美好的爱情生活。与此同时,他们对封建末世社会和官僚贵族家庭中的一切又是那样深恶痛绝。如在第三十二回中,湘云与袭人谈起仕途经济,宝玉觉得逆耳,经过一番说话竟把话题带到林黛玉身上,宝玉只说:“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账话不曾? 若她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她生分了。”又如第三十四回宝玉为黛玉送旧娟子,也只有二人了解缘故。他们是一对叛逆的情侣,义无返顾地坚决与封建家长所指示的“仕途经济”的人生道路彻底决裂。与宝钗喜欢一个只在解决婚姻不同,黛玉是在进行恋爱,用自己的心在恋爱。而黛玉之所以会爱宝玉,也在于二人有自己共同的一个世界和属于该世界的价值观--把仕途经济当成混账话,为残花埋冢当做正经事。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宝玉才会深爱着黛玉,才会因为黛玉的死心灰意冷,遁入空门。

  宝黛的爱情源自太虚幻境中的木石前盟,再加上红尘中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耳鬓厮磨,情趣相投和灵犀相通,双方遂有了私订终身的意愿。但在一个封建的大家庭里,这只能存在两颗真诚的心间,双方的爱情没有任何的承诺和物质保障。正因为如此,黛玉对宝玉的爱情自始至终都是不能自信而时起疑心,为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醋意大发,多愁善感,招惹烦恼,暗自陨泪。同时她又采用试探的方式来证实宝玉对自已的爱情,从中获得安慰和生活的勇气和意义。她的那种“悒郁不忿”与“ 满怀醋意”并不是针对宝钗的,甚至并不针对任何第三人,而只是针对宝玉,针对贾宝玉对自己的感情。在第九十八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一节黛玉香魂逝去时直声叫道:“宝玉,宝玉,你好--,说到‘好’字,便浑身冷汗,不作声了。”黛玉临死之前唯一在意的是宝玉对自己的爱情,或者是对宝玉爱情的怀疑。事实上,黛玉一心关注的从来便只是宝玉对自己的爱情,希望宝玉对自己的爱情是坚持的、永恒的而又专一的。在诗意的生涯中,和宝玉彼此以纯净的“情”来浇灌对方的生命,便是她的人生理想了。再者在整部小说中在灵与肉的关系上,宝玉虽然有过“初试云雨情”的经历但在“性”上两人始终忠贞自守。固然宝黛爱情并不否认“性”的存在,或者说正因为意识到这种存在,才如此森严壁垒而不越雷池一步,做为他们防范封建礼法迫害的一种选择。二者之间的爱情完全是精神的,是一种精神之爱和知音相知之情,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爱情”。宝黛的爱情寄托着曹雪芹独特的富有叛逆精神的人生观和爱情观,但它却缺少牢固的物质基础和社会保障。因此,作为小说中美的最高寄托,他们的爱情就像黛玉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经不起风吹雨打就夭亡一样,注定是悲剧,这象征着美在现实环境中的病态和脆弱。这恰恰反映了作者对现实中艰难存活的理想爱情的无可奈何感和幻灭感。

  宝玉和宝钗的爱情是建立在世俗的物质基础和家族利益上的爱情,固然当中不乏宝钗与宝玉的真实感情。宝钗出身商业世家,趋于衰败的家道自幼培养了她计较功利得失的性格和安排生活的能力。父亲的早亡,哥哥的愚钝,使宝钗不得不帮着母亲照料家务,打点生意。早慧的她很清楚,维护薛家的利益,使其长远昌盛,必须借助贾家的社会势力和关系。再加上贾薛两家世代交好和姻亲上的关系,宝钗对癞头和尚所谓的金玉良缘更加确信不移,倾慕宝玉已久。她也有少女的情怀,有对于宝玉的真实感情。如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和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西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情节。只不过她含而不露罢了。她妩媚风流,气质高雅,清静淡泊,温柔和平,行为豁达。虽然它自云守拙,人谓随分从时,实际在罕默寡言的背后她却是一个深谙人情世故,机敏干练的女子。这从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识宝钗小惠全大体”和她平常为人处事上看出。她从小受到正统教育的熏陶,深受封建社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毒害,为人行事遵守三从四德,纲纪伦常,但实际上她对诸如《牡丹亭》、《西厢记》等禁书了然于胸。宝钗是一个复杂的矛盾纠葛体,是一个委婉内敛,被封建伦理道德毒害和情欲压抑的人物。宝玉和宝钗的爱情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贾府上下的默许,实际起初贾母也许更倾向于黛玉或是宝琴,这些我们可以从凤姐对黛玉的戏谑中和贾母对宝琴的特别关怀上得到证实。随着情节的发展,宝钗和宝玉的爱情才得到了贾家上下的心照不宣,他们的爱情中包含着物质利益和家族利益。当时的贾府虽然表面上看还是诗礼簪缨之族、钟鼎鸣食之家,但是由于贾家上下“安享尊荣者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迎来送往,奢侈浪费,内囊也尽了上来,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幅架子而已。所以做为贾家的主子们谁都清楚,宝玉宝钗的联姻无疑会使贾家在财源上得到支持和供给,金钱和权力的互补必然有利于贾家的繁荣昌盛,况且宝钗实在是位百不挑一的主。于是,宝玉宝钗的爱情经过两家的协商被内定,成亲只不过是时机和时间的问题。

  需要说明的是,宝钗对宝玉不乏真情的同时,宝玉也一直对宝钗心神往之。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宝玉一直在姐姐和妹妹间徘徊,说明两人还是有感情基础的。直到后来宝玉发现两人没有共同的理想和追求后,宝玉才把爱情彻底转移到了黛玉这边,但宝玉一直对宝钗保持敬意和赞赏,从没有表现出对她厌恶。但是,宝玉宝钗在精神世界的相通领域,存在着隔膜,所以,后来宝玉虽然与宝钗成婚了,但是两人却很陌生。书中写道:“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气难平”,说的也就是这种情况。金玉配偏重世俗世界的期待,玉玉配則偏重精神世界的心灵相契,这是宝玉和宝钗爱情冲突和爱情悲剧的深层原因。同时也说明作者对精神爱情的高度赞扬,精神之爱高于世俗之爱,为了真爱的人可以抛弃一切世俗名利,甚至可以背上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罪名。后来宝玉中举,宝钗怀孕,可他却遁入空门,说明作者在精神追求和世俗情感方面的矛盾,也集中体现作者坚定崇高的爱情观。

  金玉配和和玉配玉代表了曹雪芹两种不同的爱情观、价值观和生存观念。宝钗在做事,黛玉在做梦;宝钗在结婚生子,黛玉在精神安慰;宝钗看重的是现实,黛玉沉醉于诗意;宝钗在寻求性情与道德的完美结合,黛玉旨在个性张扬,展现性灵;宝钗活在生存意义的层面,黛玉活在生活意义层面;这两种爱情要么是极致化的精神结合,要么是极致化的世俗圆满。宝黛的爱情是个大悲剧,宝玉和宝钗的爱情也是个大悲剧,曹雪芹对两者结局是矛盾的,但无疑都寄予了深切的同情。曹雪芹曾惨痛地写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宝黛的爱情仅仅是一种理想,是一种诗化和审美,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它的发展必然招致死亡。然而曹雪芹显然并没有去否定这种爱情,相反对这种爱情充满了赞颂和痴迷,对它的逝去是无比惨痛的。宝玉和宝钗的爱情是一种极致化的世俗爱情,它有着深厚的世俗基础,同时又综合着现实婚姻中的所有优点。宝玉和宝钗的爱情与宝黛的爱情相比,虽然精神的亲合力要稍逊一筹,但这在人间已经接近完美了。“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历经岁月的磨砺,他们的爱情也许会成为经典爱情。但宝玉却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和可能,便随着黛玉的性灵美而去,留给宝钗的独守空闺的凄苦和寂寞。大观园中的女儿国,是精神世界的成全,宝黛不能成眷属,暗喻了精神世界的不能長久;宝玉和宝钗的爱情,是现实世界的缺憾,婚后宝玉和宝钗隔膜,宣告了世俗爱情软弱无力。作者本可以像传统才子佳人小说中让二美共侍一夫,但他却没有那样做,而是留给读者两个爱情悲剧。这里体现了作者进步的爱情观,即一夫一妻制的爱情观和爱情的更高层次是精神契合。

  “爱情是文化,是历史,更是社会风习,是阶级意识,更是人本身,是人的性恪与人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和历史属性的综合表现。”雍正和乾隆时期,中国封建专制统治达到顶峰,正统的伦理道德和封建观念严重地禁锢了人们的思想和自由,阻碍着人们自身良性发展,同时市民阶层扩大,出现朦胧的民主思想。做为一个先进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曹雪芹是多情多才的,他有着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人生见解和价值追求,毕生都在追求美。但是家族的荣辱浮沉、世情的炎凉和现实的残酷却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让他理想追求一步一步走向破灭,长期折磨着他那颗敏感和美丽的心灵。由于的阶级局限,他寻找解脱,但求之不得,长期陷入一种复杂的矛盾之中,不能自拨,感到人生富贵无常和虚幻,正如脂砚斋所批的:“红楼一梦耳”。这些无疑都要反映到他的作品中来,寄予着他的身世、经历和感受以及人生的见解和观念。金玉配和玉玉配,是红楼梦两个世界对立的主題中的一环象征。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爱情冲突,实际上是理想的爱情和现实爱情的冲突,是诗化的爱情和世俗爱情的冲突,是作者精神世界与世俗世界的冲突,宝黛钗的爱情悲剧是作者理想追求破灭的悲剧,爱情成为这两个世界对立的象征。书中宝玉、黛玉和宝钗的三角恋情就体现这种理想追求和现实世界的激烈冲突,体现着他的进步的爱情观、价值观和生存观。

  爱情既是生活中的幸福之源,又是逃避人生的避难所。在《红楼梦》里,爱情是宿命的,爱情本身就是悲剧,是人的悲剧,是人的世界的悲剧。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只不过是两种悲剧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在本质上是相通的,那就是它们都是理想追求与现实世界的相互冲突,共同作用的结果。《红楼梦》是悲剧,但在人类对美好的人性、人情和美的追求上却是胜利的。人活在世上,虽然有许多烦恼和痛苦,但是我们却从没有放弃过追求理想和美,曹雪芹是这样,我们也应该是这样,历史正因为这样而继续向前发展。

  参考资料:
  《红楼梦》曹雪芹 ;高鹗著
  《红楼梦》脂砚斋甲戊校本
  《红楼启示录》
  《红楼梦中的性爱文化观念》


  2004-6-22 12:29:38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评论:谈《红楼梦》中的三角恋 来自 菜鸟 网友的评论 2004-8-3
  写得很好,希望能够再多写一些这样的好文章

评论:谈《红楼梦》中的三角恋 来自 材料2 网友的评论 2004-8-12
  在《石头记》中,宝玉与宝钗并不一定就有真正的感情。我认为宝玉对宝钗是一种“高山杰士晶莹雪”的尊敬。宝玉对宝钗的美貌曾有一定的爱慕,但这只是他“多情”的一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爱慕也会淡化。尊敬宝钗,说明宝玉对宝钗代表的封建道德完美人格的欣赏,但最终宝玉追求的还是黛玉象征的自然纯真的人性。
  据考,宝玉最后并非主动抛弃宝钗,而是家族的彻底败落击垮了这场名为夫妻,实际是仍是兄妹的婚姻。而宝钗是否生子,我觉得待考。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百家杂言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原创杂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