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的进步的两性观不仅可以从宝玉、黛玉和宝钗的三角恋关系中体现,而且也可从宝玉对大观园诸女儿的态度中体现。事实上,现世社会的政治婚姻、买卖婚姻、利益婚姻,再加上对世俗中的“皮肤滥淫”的真实写照,都从反面体现了曹雪芹的进步的两性观。

  贾宝玉带着某些作者自传性质,他作为贾府的富贵分子,他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并不值得称道,相反有着某种病态,是脆弱不堪的。正如书中所说:“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 ‘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但是作者又通过宝玉的形象表达了一种理想化的态度,警幻仙姑赞许宝玉的“意淫”。这种态度是一种对美丽女儿的纯情感、近似痴迷性的陶醉,而不带有“欲”的成分。它把异性之间的情感升华为诗意的、纯净的美感,使之可以成为无意义的人生中的意义,成为对抗社会公认价值观的精神力量,体现了作者对于美的人性和人情的执著追求,特别是那些不含杂质的少女焕发着和升化了的诗意,更让作者销魂醉魄,不能自拨,仿佛陷入了一种女性美的自恋癖中。其中贾宝玉对大观园女性的普遍性的尊重和痴迷,是这种“意淫”的表现;他和林黛玉的爱情,更是这种“意淫”的集中表现。

  与意淫相对的是“皮肤滥淫”。如乱伦的秦可卿和贾赦,露水情的贾琏和多姑娘,焙茗和那个他都不知名的小丫头,迎春的丈夫与他家的所有女仆……曹雪芹借警幻仙姑之口说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纫绔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又说“非也。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去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我们可从书中对贾珍和贾琏描写看出作者对于单纯的肉欲的嫌恶和厌弃。其中第十一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更是对有性无爱的两性关系的彻底否定和批判,也对世人的妄动情欲敲响了警钟。这种两性关系正好与宝黛的爱情和宝玉的意淫形成鲜明的对比,表明了作者对真实和崇高的精神之爱的赞颂,对两性间单纯的肉体关系的鄙弃,两性关系的最美丽之处在于爱情双方的精神和追求相契合。

  但是更令人失望的是现实到处与作者的理想抵触。黛玉香消玉殒,魂归离恨天;宝钗闺房独守,情思郁结;元春进宫,身为贵妃,却从着许多难言的苦处;迎春误嫁中山狼,“金闺弱柳质,一载赴黄粱”;探春远嫁,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去不返;惜春矢孤介,青灯古佛伴一生;香菱屈受贪夫棒,受妨致死;晴雯被逐,金钏投井,司棋撞死,鸳鸯上吊……大观园凄凄惨惨戚戚,香魂飘逝,红楼梦断,人间的美好事物被践踏,被摧残,过早的凋零了。再加上尤三姐自刎,张金哥殉情,秦钟夭亡,龄官画蔷,贾芸送帕等等一系列的两性关系展现了当时广泛的生活画面和残酷现实。

  政治婚姻、买卖婚姻、利益婚姻,以及各种的封建礼法和道德的吃人本质,扭曲和破坏着美丽的两性关系,造成了无数的人间悲剧。这些悲剧围绕着宝黛的爱情悲剧共同构成了大观园中的悲剧,使红楼梦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这些无疑对曹雪芹诗化了的两性关系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是对美丽的人性的一个致命打击,足以使他产生人生的苦难感和幻灭感,这使整部《红楼梦》弥散着沉重的伤感、虚幻感和宿命论思想。

  我想,任何一个追求美和美的人性的人都逃不了这一劫。正是因为爱的深沉,爱的执着,所以才爱的艰难,爱的痛苦,爱的千载之下无不为之动容和惋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去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千古情圣岂非曹兄乎?

  2004-6-29 8:10:34 发表 |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sheer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百家杂言栏目  进入原创专题 进入原创杂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