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睡梦

  【北窗眠
  参见人事部·雅逸“羲皇人”。唐许浑《元处士自洛归宛陵山居见示詹事相公饯行之什因赠》:“月落尚留东阁醉,风高还忆北窗眠。”   

  【瓮间眠
  参见人事部·狂放“吏部眠”。唐李商隐《咏怀寄秘阁旧僚二十六韵》:“瓮间眠太率,床下隐何卑。”   

  【夜雨对床眠
  参见伦类部·亲眷“对床夜雨”。宋张孝祥《和如庵》:“厌听诸方三昧禅,却思夜雨对床眠。”   

  【昼眠
  参见文明部·学识“五经笥”。唐卢纶《秋幕中夜独坐迟明因陪陈翃郎中晨谒上公因书即事兼呈同院诸公》:“书此更何问,边韶唯昼眠。”   

  【骊龙睡
  参见动物部·鳞介“骊龙”。喻睡觉,或喻因侥幸获得机遇。唐刘禹锡《泰和裴晋公凉风亭睡觉》:“骊龙睡后珠元在,仙鹤行时步又轻。”   

  【鼾睡他人
  宋岳珂《桯史·徐铉入聘》:“国(南唐)初三徐,名著江左,皆以博洽闻中朝,而骑省(徐)铉,又其白眉也。……其后王师征包茅于煜,骑省(徐铉)复将命请缓师,其言累数千言,上(宋太祖)谕之曰:‘不须多言,江南亦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耶!”'喻自己的利益被肆意侵犯。清黄遵宪《上黄鹤楼》:“鼾睡他人同卧榻,婆娑老子自登楼。”另参见器用部·日用“卧榻侧”。   

  【刀头梦
  参见人事部·情感“刀环有约”。明张煌言《得家信有感二首》之一:“天涯亦有刀头梦,恰是巫山化石时。”   

  【三刀梦
  《晋书·王濬传》:“(王)濬夜梦悬三刀于卧屋梁上,须臾又益一刀,濬惊觉,意甚恶之。主簿李毅再拜贺曰:‘三刀为州字(古州字写作“刕”),又益一刀,明府其临益州乎!'……果迁濬为益州刺史。”指升官。唐李德裕《题剑门》:“想是三刀梦,森然在眼然。”另参见武备部·兵器“三刀”。人物部·官吏“梦刀”。   

  【三宿梦
  参见人事部·情感“三宿恋”。清查慎行《初秋与恒斋住舟……》:“烟波三宿梦,犹自恋江舟。”   

  【生桑梦
  《益都耆旧传》:“(何祇)尝梦井中生桑,以问占梦赵直,直曰:‘桑非井中之物,会当移植;然桑字四十下八,君寿恐不过此。'祇笑言‘得此足矣。'……年四十八卒,如直所言。”“桑”又写作“桒”。喻人将死。元陆友仁《哭季弟》:“不图十日后,竟应生桑梦。”   

  【兰兆
  参见植物部·花卉“国香”。人物部·妇女“梦兰”。唐骆宾王《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离前吉梦成兰兆,别后啼痕上竹生。”   

  【华胥梦
  《列子·黄帝》:黄帝即位十五年,“昼寝而梦,游于华胥之国。华胥之国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盖非舟车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国无帅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道,不知向顺,故无利害;都无所爱惜,都无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热。斫挞无伤痛,指擿无痟痒。乘空如履实,寝虚若处床,云雾不硋其视,雷霆不乱其听,美恶不滑其心,山谷不踬其步,神行而已。”指梦境、仙境。唐李商隐《思贤顿》:“不见华胥梦,空闻下蔡迷。”另参见九流部·神仙“华胥境”。   

  【江淹梦
  《南史·江淹传》:江淹,字文通。“尝宿于冶亭,梦一丈夫自称郭璞,谓淹曰;‘吾有笔在卿处多年,可以见还。'淹乃探怀中得五色笔一以授之。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指文采不凡。唐方干《再题路支使南亭》:“睡时分得江淹梦,五色毫端弄逸才。”另参见文明部·文具“江淹笔”。人事部·寿考“才尽”。   

  【吞鸟梦
  《晋书·罗含传》:“(罗含)少有志尚。尝昼卧,梦一鸟文彩异常,飞入口中,因惊起说之。(叔母)朱氏曰:‘鸟有文彩,汝后必有文章。'自此后藻思日新。”喻文才出众。唐崔日知《冬日述怀奉呈兰台名贤》:“终期吞鸟梦,振翼上云烟。”另参见动物部·飞禽“吞彩凤”。文明部·学识“梦鸟”。   

  【鸡梦
  参见人事部·病死“白鸡梦”。宋王安石《游土山示蔡天启秘校》:“予衰极今岁,倘与鸡梦协。”   

  【罗浮梦
  参见植物部·木本“罗浮”。唐殷尧藩《友人山中梅花》:“好风吹醒罗浮梦,莫听空林翠羽声。”   

  【春梦
  参见人物部·妇女“春梦婆”。唐刘禹锡《春日书怀》:“眼前名利同春梦,醉里风情敌少年。”   

  【南柯一梦
  唐李公佐《南柯太守传》载:淳于棼酒醉而眠,梦中至槐安国,娶公主,封南柯太守,享尽荣华富贵,显赫一时。后因擅萝国进犯,淳于棼率师出征战败,公主亦死,遭国王疑忌,被遣归。醒后,在庭前槐树下掘得蚁穴,即梦中之槐安国。南柯郡为槐树南树下另一蚁穴。喻人生如梦。宋黄庭坚《戏答荆州王充道烹茶》之三:“为公唤觉荆州梦,可待南柯一梦成。”另参见地理部·土石“梦蚁穴”。地理部·城建“南柯”。植物部·木本“槐国梦”。人物部·官吏“南柯太守”。人事部·富贵“梦封侯”。   

  【郢梦
  参见人事部·情感“朝云暮雨”。唐李群玉《送萧十二校书赴郢州婚姻》:“马穿暮雨荆山远,人宿寒灯郢梦长。”   

  【钧天梦
  《史记·赵世家》:“赵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大夫皆惧。医扁鹊视之,出,董安于(简子家臣)问。扁鹊曰:‘血脉治也,而何怪!在昔秦缪公尝如此,七日而寤。……今主君之疾与之同。……'居二日半,简子寤。语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人心。'”咏梦境。宋杨亿《直夜》:“负郭春耕废,钧天晓梦长。”另参见九流部·神仙“天钧”。文明部·礼乐“钧天”。   

  【黄粱梦
  唐沈既济《枕中记》载:卢生在邯郸客店遇道士吕翁,生自叹穷困,翁探囊中枕授之曰:枕此当令子荣适如意。时主人正蒸黄粱,卢生梦入枕中,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及醒,黄粱尚未熟,怪曰:“岂其梦寐耶?”翁笑曰:“人世之事亦犹是矣。”指世事虚幻如梦。宋苏轼《被命南迁途中寄定武同僚》:“只知紫绶三公贵,不觉黄粱一梦游。”另参见器用部·饮食“黄粱炊”。器用部·日用“邯郸枕”。   

  【梦非罴
  《六韬·文韬·文师》:“(周)文王将田(同“畋”),史编布卜曰:‘田于渭阳,将大得焉。非龙非彨(同“螭”),非虎非罴(熊的一种),兆(占卜)得公侯,天遗汝师,以之佐昌,施及三王。'文王曰:‘兆致是乎?'史编曰:‘编之太祖史畴为禹占得皋陶,兆比于此。'文王乃斋三日,乘田车,驾田马,田于渭阳,卒见太公坐茅以渔。”与语大悦,“乃载与俱归,立为师。”指国家求贤。唐李商隐《咏怀寄秘阁旧僚二十六韵》:“图形翻类狗,入梦肯非罴。”另参见动物部·走兽“渭川熊”。九流部·杂技“卜师”。人物部·将相“非熊”。政事部·议政“熊罴占梦”。   

  【梦周
  《论语·述而》:“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咏梦。晋刘琨《重赠卢堪》:“吾衰久矣夫,何其不梦周。”   

  【梦笔
  参见文明部·文具“生花笔”。唐钱起《送郭秀才赴举》:“新经梦笔夜,才比弃繻年。”   

  【梦高宗
  参见地理部·土石“傅野”。指受到帝王的赏识。唐姚合《赠终南山傅山人》:“悲君还姓傅,独不梦高宗。”   

  【梦惠连
  《南史·谢方明传》:“(谢方明)子惠连,年十岁能属文,族兄灵运嘉赏之,云:‘每有篇章,对惠连辄得佳语。'尝于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忽梦见惠连,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为工。常云:‘此语有神功,非吾语也。'”指创作诗文有神来之笔。唐李白《书情寄从弟邢州长史昭》:“昨梦见惠连,朝吟谢公诗。”另参见地理部·水流“春草池塘”。伦类部·亲眷“阿连”。参见植物部·草本“池塘春草”植 物部·草本“池塘春草”。文明部·诗词“池塘一句诗”。   

  【梦楹
  参见人事部·病死“泰山颓”。宋王巩《挽苏辙》之三:“静者宜膺寿,胡为忽梦楹。”   

  【得鹿梦
  《列子·周穆王》:“郑人有薪于野者,遇骇鹿,御而击之,毙之。恐人见之也,遽而藏诸隍中,覆之以蕉,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途而咏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彼直真梦矣。'室人曰:‘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邪?讵有薪者邪?今真得鹿,是若之梦真邪?'夫曰:‘吾据得鹿,何用知彼梦我梦邪?'薪者之归,不厌失鹿。其夜真梦藏之之处,又梦得之之主。爽旦,案所梦而寻得之。遂讼而争之,归之士师。士师曰:若初真得鹿,妄谓之梦;真梦得鹿,妄谓之实。彼真取若鹿,而与若争鹿,室人又谓梦仞人鹿。无人得鹿。今据有此鹿,请二分之。”咏世事无常,如梦如幻。宋陆游《赠镜中隐者》:“得鹿梦回初了了,吠獒声尚狺狺。”另参见动物部·走兽“得鹿”。参见植物部·草本“鹿蕉”。   

  【蝶梦
  《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蓬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咏梦。唐骆宾王《同辛簿简仰酬思玄上人林泉四首》之二:“有蝶堪成梦,无羊可触藩。”另参见动物部·虫豸“庄蝶”。

人事部·睡梦
北窗眠
瓮间眠
夜雨对床眠
昼眠
骊龙睡
鼾睡他人
刀头梦
三刀梦
三宿梦
生桑梦
兰兆
华胥梦
江淹梦
吞鸟梦
鸡梦
罗浮梦
春梦
南柯一梦
郢梦
钧天梦
黄粱梦
梦非罴
梦周
梦笔
梦高宗
梦惠连
梦楹
得鹿梦
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