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三卷 上古时代(上册)·第二节 西周文明和同时期的世界

  
第二节 西周文明和同时期的世界

  中国文明到西周时期(公元前十一世纪到前八世纪)又有了发展。所以孔子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论语·八佾》)。周代仍有很多的邦即邦国,周王是各邦共同拥戴的王或天子。这和夏、商两代有相同之处,都行“封建”制度。但是,夏、商两代的诸侯都是从原有各部落发展起来的小邦,只是在名义上从属于王朝,而并非实际上由王朝封土建国的。周代的诸侯中仍有许多是原有的国家,但是周王朝也确实封建了一批重要的国家,如齐、鲁、晋、卫等等。周王朝与诸侯国不仅保持政治和文化上的关系,而且与同姓诸侯保有宗法关系,与异姓诸侯结有婚姻关系。不论从传统文献还是从铜器铭文来有,周代中原各邦已经有了共同的基本文化特征。

  在与西周大体同时的世界上,古代第一批文明已经衰落,而第二批文明尚未形成。在南亚,“雅利安人”从印度河流域又进到恒河流域,大约已经开始原始社会解体和国家发生的过程,不过至今还没有确切可考的历史。在希腊,那是“荷马时代”,亦即野蛮时代的最高阶段。埃及在这时已经分裂,原来在埃及当雇佣兵的利比亚人的首领们成了埃及的统治者。两河流域南部的巴比伦尼亚古文明区成了北方的亚述人和东方的埃兰人的侵掠对象。原来处于埃及、巴比伦、赫梯等强国边缘的腓尼基和巴勒斯坦,这时却有了较好的发展。腓尼基人在地中海上从事商业和殖民活动,把东地中海地区的文明向西地中海地区扩展。在巴勒斯坦产生了犹太国家。

  与西周大体同时兴起的一个重要国家是亚述。它是在近东古文明普遍衰落中兴起的一个强国。

  亚述作为一个小邦在公元前2000年代初即出现在两河流域。汉谟拉比势力兴起的时候,它受到了巴比伦的打击和抑制,同时也汲取了巴比伦的先进文化。公元前2000年代中期,亚述曾彼米坦尼人统治了一百多年。后来亚述恢复独立并逐渐强盛起来。可是,在公元前十一世纪中叶以后,又因游牧部落的入侵而受到沉重的打击。直到公元前十世纪末,亚述才又强盛起来。在这以前的亚述与周先公时期有些相似之处。起源很早,地处文明与野蛮之交。容易受到野蛮部落的侵扰,也容易受到更发达的文明的压迫,这是不利的方面。而便于从更先进的文明汲取文化成果,这则是有利的方面。当周从一个小邦发展成一个王朝的时候,“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诗经·大雅·文王》)。

  当亚述在公元前十世纪末作为强国崛起的时候,也是从一个旧邦变成了一个新的帝国。

  公元前九世纪至前八世纪中叶,亚述的国王们对外进行多次战争,使两河流域、叙利亚、黎巴嫩等地人民处于深重的苦难之中。亚述统治者采用了最野蛮而残酷的暴力手段。他们攻占城市以后,通常将城市夷为平地,将人民杀死、烧死以至用尖桩刺死然后成列地立于地上,以示其恐怖的淫威。对投降的城市,则大量勒索各种财物。他们把自己的这些“武功”用文字写在年代记里,用图形刻在石碑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亚述国王的年代记里从来没有如何治理国家的记载,连篇累牍的都是征服、叛变、征服,他们的作为不是破坏就是毁灭什么。这种情况在上古世界史上也是少有的,与周代兴起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武王伐纣,周公东征,都进行过战争。尽管《尚书·武成》里“血流漂杵”的说法早为孟子所怀疑(《孟子·尽心下》),《逸周书·世俘解》里所载俘馘的数字也必有夸大,周的崛起也是经过暴力和流血的。但是,周和亚述有着很大的不同。周不以破坏性的征服与掠夺为目的,而将主要力量用于武装殖民与分封以及建设一套政治的和伦理的体系上。试以《尚书·周书》与当时亚述国王的年代记对读,人们立即可以发现,两者的立国精神简直判若云泥。周建立了一套以王室为首的方国体系,建立了完整的宗法制度,形成了敬天保民思想。这些都是亚述所绝对没有的。

  亚述的残暴政策必然引起强烈的反抗。公元前九世纪晚期至前八世纪中叶,亚述国内也有多次起义。约与西周末、东周初同时,亚述也曾有三十多年的中衰时期。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