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三卷 上古时代(下册)·第六章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

  
第六章 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

  战国时期,王侯贵族间兴起一股养士的风气。当时国君如魏惠王,“卑礼厚币以招贤者,邹衍、淳于髠、孟柯皆至梁。”①齐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士,自如邹衍、淳于髠、田骈、接予、慎到、环渊之徒七十六人,皆赐列第,为上大夫,不治而议论,是以齐稷下学士复盛,且数千人”。②各国的国王、贵族争相养士,企求得到助力而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在当时贵公子中以养士着名的,有齐国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和楚国的春申君,在历史上有“四君”之称。

  春申君,姓黄名歇,楚顷襄王之弟。生年不详。死于楚考烈王二十五年(公元前238年)。春申君在顷襄王时任左徒。考烈王即位,任令尹,封给淮北地十二县。考烈王十五年(前248年),改封于吴(治所在今江苏苏州市),门下有食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着珠履。曾派兵救赵攻秦,后又灭鲁。曾任荀子为兰陵令。考烈王死后,在内讧中被杀。在四君中,春申君的声誉和影响,都较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为差。

   第一节 孟尝君

  早慧与养士

  孟尝君,姓田,名文,齐相田婴之子,袭其父封爵,封于薛(今山东滕县东南),称薛公。活动年代约在公元前330年至前270年间①。

  《史记·孟尝君列传》②载:田婴有四十多个儿子。他的贱妾五月五日生文。婴告诉文的母亲说,不要养育他。其母私自抚育了他。及文长大,见到婴,婴恼怒地对文的母亲说:“我令你抛弃这孩子,你为什么敢养活他?”文叩头,问道:“您不养育五月生的孩子的原因是什么?”婴说:“五月生的孩子,长与户齐,将对他的父母不利。”文说:“人生受命于天,还是受命于户?”婴无言以对。文又说:“必定受命于天,您何必忧虑?如受命于户,可以加高门户,谁能长那么高?”婴默许,说:“你不要说了。”

  过了一段时间,文又趁机问他的父亲说:“子之子叫什么?”回答说:“叫孙。”“孙之孙叫什么?”又回答说:“叫玄孙。”“玄孙之孙叫什么?”婴说:“不知道。”文随即又说:“您用事相齐已经多年,齐的国土不加广而您的私家富累万金,门下不见一个贤者。我听说,将相的手下必须有人辅佐。您的仆妾的吃穿都很讲究、奢华,而士却缺衣少食。”他劝说田婴散财养士。田婴使文主家待宾客,宾客日益增多,名声闻于诸侯。诸侯皆使人请田婴以文为嗣。婴卒,文嗣为薛公,号孟尝君。

  孟尝君在薛,招致诸侯游士及有罪亡人,不吝惜产业而厚待宾客。孟尝君跟宾客谈话时,屏风后常有人作记录。宾客去,孟尝君即使人问候并赠送宾客的亲戚所需要的物品。一次,孟尝君待宾客吃晚饭,有一人遮蔽了灯光。宾客以为饭不一样,怒而告辞。孟尝君拿着自己吃的饭跟宾客的饭相比,完全相同。宾客很惭愧,自刭而死。士因此多来投奔,孟尝君的食客达到三千多人①。

   受困于秦

  秦昭王听说孟尝君贤明,就打发他的同母弟泾阳君到齐国去做质,请孟尝君到咸阳来。孟尝君即将去秦国,上千的人劝阻他,他都不听从。这时,苏代对他说:“今天早上我看见木偶人跟土偶人对话。木偶人说:天下雨,你将被毁坏。土偶人说:‘我生于土,毁坏了复归于土。天下雨,你却不知道会被漂流到什么地方。’”苏代接着说:“秦国是不讲信义的虎狼之国,如果您往而不得还,不是会被土偶人所讥笑吗?”②孟尝君才暂时打消了去秦国的念头。

  公元前299年(齐湣王二年,秦昭王八年),孟尝君入秦,秦昭王任为丞相。有人对秦王说:“孟尝君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国就危险了。”秦王便以楼缓为相,软禁并欲杀害孟尝君。孟尝君使人向秦王的幸姬(宠妾)请求解救。幸姬的条件是要狐白裘。孟尝君仅有一件狐白裘,已经献给秦王。他很犯愁,遍问门客。在最下座有位门客说,我能取回献给秦王的狐白裘。夜里他装成狗,果然从秦宫衣库里把狐白裘取来,献给了秦王的幸姬。幸姬就劝说秦王释放了孟尝君。孟尝君即刻改公文,变姓名,奔逃出关。秦昭王也随即反悔,使人急追孟尝君。孟尝君赶到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县东北)时,正当半夜,依法须鸡鸣时才放人。孟尝君害怕追到,十分焦急。忽然在下座门客中有鸡鸣声起,众鸡随之齐鸣,遂得开关门逃出秦国。

  齐湣王三年(公元前298年),孟尝君回到齐国,齐湣王以为相,执掌国政,他因怨秦,联合韩魏组成三国联军攻秦,至函谷关。

   门客冯谖

  《战国策·齐四》载,齐国有个叫冯谖①的人,穷困得不能生活,请求到孟尝君的门下作食客。孟尝君问他的爱好和擅长,说是都没有。孟尝君笑笑,接受了请求。孟尝君左右使用的人因为孟尝君看不起他,就给他吃粗劣的饮食。过了不久,冯谖靠着柱子弹着他的剑,唱着说:“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的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鱼吃,比门下之客。”过了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着说:“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左右的人都笑话他,又把这件事告诉了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准备车,比门下之车客。”冯谖坐着车,举着剑,对他的朋友说:“孟尝君客我”。可是不久,又弹着剑说:“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左右的人都厌恶他,以为他贪心不足。孟尝君问:“冯公有亲乎?”左右的人回答说:“有老母。”孟尝君就叫人供给她食用,不要让她缺乏。冯谖就不再歌唱了。

  后来,孟尝君询问门客中谁熟习会计,能到薛地去收债。冯谖自我推荐。孟尝君不认识他,左右的人说,就是那个唱“长铗归来”的人。孟尝君对未接见过冯谖,表示了歉意。于是冯谖便预备车子,收拾行李,装载着借契动身。冯谖在告辞的时候问:“债都收回以后,用债款买什么东西回来?”孟尝君说:“看我家少有的,就买了来。”

  冯谖到了薛地,召集那些欠债的老百姓都来核对借契。核对过后,他假托孟尝君的命令,把债款都免了,随即烧掉他们的借契。

  冯谖回到齐国,一清早就求见孟尝君,报告说:“我收完债,私下想,您家珍宝、狗、马、美女都很富足,只有‘义’是缺少的,因而就用债款替您买了‘义’。”孟尝君问:“怎么买义?”冯谖说:“您有小小的薛地,却不像对子女一样抚爱百姓,还要对他们放债取利。我假托您的命令,把债款都免了,并烧掉了借契。老百姓都欢呼万岁。这就是我替您买的义。”孟尝君很不高兴地说:“好啦,先生,算了吧!”

  过了一周年,齐湣王对孟尝君说:“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孟尝君失掉相位,到他的封邑薛地去。离薛地还有一百里,老百姓就扶老携幼,在路上迎接孟尝君。孟尝君对冯谖说:“先生替我买的义,今天才看到。”冯谖说:“狡兔有三窟。请为君复凿二窟。”

  冯谖遂为孟尝君西到魏国,游说魏王说:“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于是魏王任命原来的相做上将军,把相位空出来,遣使者以“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魏国的使者往返了三次,孟尝君坚辞不去。齐王听到这个消息,“君臣恐惧”,写信向孟尝君道歉,以隆重的礼节,迎孟尝君复相位①。冯谖又劝告孟尝君说:“愿请先王之祭器,立宗庙于薛。”宗庙建成后,冯谖告诉孟尝君说:“三窟已就,君姑高枕为乐矣。”

  《战国策·齐三》载,楚人攻薛,正值淳于髠为齐出使楚国回来,经过薛。孟尝君亲自到郊外迎接,殷勤招待,意欲淳于髠关心楚攻薛的事。淳于髠回到齐国,向齐王报告完出使楚国的情况后,齐王还想听听他的见闻。淳于髠说:“荆(楚)甚固而薛亦不量其力。”王问:这说的是什么?淳于髠说,这意思是说:“薛不量力,而为先王立清庙;荆固攻之,清庙必危。”齐王②马上说:“嘻!有先君的庙在那里,赶快发兵去救。”薛遂转危为安。

  孟尝君在齐失掉相位期间,三千食客皆散去,只有冯谖跟着他。孟尝君既感慨又怨恨。冯谖对他说:“富贵多士,贫贱寡友,这是必然的。怨士则徒绝宾客之路。愿君遇客如故。”

  魏昭王十三年(公元前283年),秦攻魏,兵到大梁①。《战国策·魏三》载,孟尝君游说赵、燕发兵救魏,秦割地与魏讲和,魏王“因归燕赵之兵而封田文。”孟尝君在相魏期间,赵惠文王还曾封以武城②。

   关于孟尝君的评价

  孟尝君在四个贵族公子中是养士最早的一个,关于他的记载和传说最多,他在当时对社会新风气有开导作用,对后来“尊贤重士”③也是很有影响的人物。司马迁曾经到过薛,看到“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据他的调查、了解,这是由于“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中盖六万余家矣”。他又说,这也说明“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虚矣”。在他死后,齐魏共灭薛。孟尝君绝嗣无后。

  

  ①《史记·魏世家》。

  ②《史记·田敬仲世家》。

  ①关于孟尝君初相魏的年代有两说,皆在田婴未卒前。钱穆《先秦诸子系年·考辨一二五》依吴师道说,定在魏襄王初年,公元前三一八年或稍后;于鬯《战国策年表》认为在魏惠王后元十二年(公元前323年)。孟尝君卒年不可考,《说苑·善说》篇,有张禄求孟尝君为书寄秦昭王事。张禄即范睢,为秦客卿在秦昭王三十六年(前271年)。

  ②以下凡未注明出处者,皆据《史记·孟尝君列传》。

  ①关于孟尝君养士的记载、传说很多,《史记》、《战国策》外,还有《吕氏春秋》、《韩非子》、《新序》、《说苑》、《韩诗外传》等。

  ②见《史记·孟尝君列传》。《战国策·齐三》,“苏代”作“苏秦”,《说苑·正谏》作“谒者”。

  ①《史记·孟尝君列传》作“冯驩”。

  ①《战国策·齐四》。“黄金千斤,车百乘”,当属夸张之词。

  ②高诱注说,齐王指齐宣王。

  ①《史记·魏世家》。

  ②《战国策·赵一》。

  ③《史记·秦始皇本纪》,又《陈涉世家》。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