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二节 巡行

  
第二节巡行,刻石,求神仙

  多次出巡

  始皇灭六国后,先后五次大规模地出巡。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西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自回中归。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东巡,上邹峄山,封泰山,至渤海,过黄、腄,登成山、之罘山,南至琅邪、彭城等地,自武关归。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再次东巡,登之罘山,至琅邪,自上党归。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第三次东巡,至碣石,巡北边,从上郡归。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最后一次东巡,至云梦、丹阳、钱唐,登会稽山,祭大禹。

  始皇出巡的地区集中在东方,特别是燕、齐、楚旧地。这表明,出巡的目的之一,是镇服六国贵族,巩固统治,而不是简单的游观。这是因为燕、齐、楚比韩、赵、魏灭亡得晚,距离咸阳又远,反抗的力量也较大,政治上、军事上都有一再出巡这些地区的必要。几次东巡,都有刻石。虽然刻石充满了歌功颂德之词,但也宣扬教化,具有从社会秩序上巩固统治的重大政治意义。

   琅邪刻石和会稽刻石

  刻石是始皇创造的宣传工具。在众多的刻石中,始皇二十八年在琅邪刻石和三十七年的会稽刻石具有代表性。

  琅邪刻石说:皇帝之功,勤劳本事。上农除末,黔首是富。普天之下,抟心揖志。器械一量,同书文字。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应时动事,是维皇帝,匡饬异俗,陵水经地。忧恤黔首,朝夕不懈。除疑定法,咸知所辟。方伯分职,诸治经易。举错必当,莫不如画。

  皇帝之明,临察四方。尊卑贵贱,不逾次行。奸邪不容,皆务贞良。细大尽力,莫敢怠荒。远迩辟隐,专务肃庄。端直敦忠,事业有常。

  皇帝之德,存定四极。诛乱除害,兴利致福。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六亲相保,终无寇贼。欢欣奉教,尽知法式。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

  这篇刻石的第一部分,是颂扬始皇统一之功。第二部分是颂扬始皇政治之清明。第三部分是颂扬始皇泽及牛马之德。这是一篇以颂扬为主的刻石,表述了始皇在创建帝业上的主要成就。

  会稽刻石,特别强调了封建伦理的规定。刻石说:饰省宣义,有子而嫁,倍死不贞。防隔内外,禁止淫泆,男女絜诚。夫为寄腵,杀之无罪,男秉义程。妻为逃嫁,子不得母,咸化廉清。

  像这样对于封建伦理的重视,实际上也是对于个体家庭劳动的保护,是密切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问题。

  访求神仙不死之药

  始皇称帝后,已充分占有世俗的一切享受。他所最感不足的是,他不能不死。他最怕的是死。史称“始皇恶言死”。为了长生不死,他不惜代价访神仙,求不死之药。

  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市投始皇所好,称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他请求率童男童女入海求仙。始皇即刻遣徐市率童男女数千人入海。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始皇东至竭石,令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两位古代仙人。又遣韩终、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数年后,仙人不死之药踪影不见。卢生畏惧,欺骗始皇说:“臣等求芝奇药仙者常弗遇,类物有害之者。方中,人主时为微行,以辟恶鬼。恶鬼辟,真人至。人主所居而人巨知之,则害于神。真人者,入水不濡,入火不■,陵云气,与天地久长。今上治天下,未能恬惔。愿上所居宫毋令人知,然后不死之药殆可得也。”始皇求药心切,一切照卢生的话办。他自称真人以代替称朕,并令咸阳周围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行所幸,有言其处者,罪死。

  世上本来不存在仙人和不死之药,靠欺骗过日子,总有一天会大祸临头。所以,卢生,侯生于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就偷跑了。他们的逃亡,加之韩终去而不报,徐市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令始皇大怒,遂逮捕咸阳诸生,令御史审问,将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阬之咸阳。

  始皇于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病死于沙丘平台。终年五十岁。

   秦始皇评论

  关于秦始皇的评论,一般对于他在统一上的作用,多推崇过高。秦灭六国,实现统一,是时代的产物,始皇不过是“续六世之余烈”,最后促成而已。始皇即王位之前,秦对六国的战争,已是节节胜利。公元前293年,秦白起败韩、魏联军,斩首二十四万。公元前274年,白起伐魏,斩首十五万。公元前260年,白起败赵师,坑杀四十五万。此外,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战役,秦在不同程度上杀伤敌方的有生力量。可以说,始皇即位时,统一的基础已经奠定,而始皇最终剪灭六国,结束长达几百年的割据状态,奠定了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基础,他在历史上的贡献是很大的。

  始皇在灭六国之前是能纳谏的。他接受李斯的上书,撤销逐客令,对秦的吸收人才很有好处。伐楚时,始皇问李信需用多少兵。李信说不过二十万人。问王翦。王翦说:非六十万人不可。始皇错误地认为王翦老了,胆怯;李信年青,壮勇。于是命李信、蒙恬将二十万众伐楚。开始时,李信、蒙恬两路并进,节节胜利。但是不久便被楚军打败,秦军伤亡惨重,仅都尉就阵亡七人。始皇后悔轻信李信的话,亲自到频阳向王翦谢罪,说:“寡人以不用将军计,李信果辱秦军。今闻荆兵日进而西,将军虽病,独忍弃寡人乎?”始皇一再谢罪,请王翦出来。王翦毫不让步。最后,他提出,如果一定要用臣,“非六十万人不可”。始皇不仅答应了王翦的要求,出发时还到灞上为王翦送行①。

  灭六国后,始皇自以为功高五帝,地广三王,居功自傲,不可一世,“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博士形同虚设,丞相、大臣只能“受成事,倚办于上”。群臣为了保官,不敢说真话,“谩欺以取容”。始皇对百姓残酷暴虐达到了极点。当他在世的时候,地方上已出现了反秦的火种,只等待有人来点燃了。他所实现的统一并不是巩固的,他的政权很快就被推翻了。

  

  ①《史记·王翦列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