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四节 项羽的衰亡 楚汉战争与鸿沟划界

  
第四节 项羽的衰亡

  楚汉战争与鸿沟划界

  诸侯各就国后,项羽徙义帝(楚怀王)于长沙郴县,密令英布、吴芮、共敖等杀之于江中,招致封王和群臣的不满。韩王成既已受封,项羽又翻旧账,嫌他遣张良送刘邦及无军功,不让就国,带到彭城废为侯,继而又杀之。封国的墨迹未干,项羽便自毁其诺言。

  项羽分封不公,引起田荣和陈余的极大愤怒。他们于陈胜起义不久,便积极响应,参加反秦战争。论战功,他们有资格封王。但是,由于他们不听项羽的调遣,未被封王。汉元年(公元前206年)五月,田荣首先起兵反项羽,击败齐王田都,击杀胶东王田市,济北王田安,夺取三齐,自立为齐王。田荣赐彭越将军印,令其反于梁地,扰楚。陈余和张耳本为刎颈之交,后来变成死敌。抛开他们的个人恩怨,就反秦而论,功绩不相上下。而张耳被封为常山王,陈余仅为三县候。他愤怒地说:“张耳与余功等也,今张耳王,余独侯。此项羽不平。”①愤怒之下,他向田荣请兵击张耳。田荣为扩大反项羽的势力,便遣兵助陈余击张耳。张耳大败,投奔刘邦。陈余迎代王歇,复立为赵王。赵王歇立陈余为代王。楚霸王的霸局被田荣和陈余破坏了。项羽大怒,遣萧公角击彭越,自己率兵击田荣。项羽向九江王英布征兵,英布装病不去,只遣“四千人”随行,项羽由此怨恨英布。

  八月,刘邦乘项羽征战田荣,一举击败章邯。楚汉战争开始了。然后,刘邦遣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随后,令薛欧等出武关,继续东进,迎接太公、吕后。项羽发兵拒于阳夏,并以故吴令郑昌为韩王,堵截汉兵东进。

  汉二年(公元前205年)冬,项羽败田荣于城阳。田荣走平 原,被当地人杀害。项羽烧夷齐城郭室屋,坑田荣降卒,系虏其 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多所残灭。齐人相聚而叛之。田荣弟田横收齐亡卒,得数万人,起于城阳,继续与楚战斗。项羽进不能胜,退又不甘心,兵力被陷在齐。三月,刘邦自临晋渡河,至洛阳,采纳新城三老董公的建议,为义帝发丧。刘邦“袒而大哭”,以“杀主背义”的罪名,号召诸侯共同讨伐项羽。四月,刘邦率诸候兵五十六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楚都彭城,尽收项羽的美人财宝。项羽闻讯,率精兵三万,回救彭城,大败汉军。汉军坠入泗水淹死的、被杀的达十几万人。项羽追至睢水,再歼汉军十几万人,尸体塞满河道,致使“睢水为之不流”。刘邦所率几十万大军,死散殆尽。他被项羽包围,侥幸率数十骑突围。路遇儿子刘盈与女儿鲁元公主,乘车共行。楚兵追急,刘邦三次把他们踢下车来。滕公不忍,一次次把他们扶上车。最后刘邦急得想把滕公杀了,丢掉儿女,轻车逃命。最终他们虽然幸免于难,但是,太公和吕后成了项羽的俘虏。刘邦逃到荥阳,萧何征发的关中老弱,及韩信所遣士卒,先后赶到,又有部分散卒回归,刘邦得以重整军容。

  项羽追至荥阳,刘邦迎战于城南,双方互有胜负。项羽不能越过荥阳而西,刘邦也无力东进,这里成了楚汉相争的主战场。汉三年(公元前204年),项羽多次破坏汉的粮道。汉军给养困乏,军心动摇。刘邦请求以荥阳为界,握手言和。项羽欲答应,范增曰:“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项羽纳其言,急围荥阳。刘邦恐惧,用陈平之计,离间项羽与范增的关系。项羽遂疑范增,稍夺其权。范增气愤地说:“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范增走,未至彭城,发病而死。

  刘邦被困在荥阳,处境十分危险。纪信扮作刘邦,乘天子辇,率二千多名妇女夜出东门,欺骗项羽说:“城中食尽,汉王降。”楚军听说刘邦降,欢呼雀跃,纷纷跑到东城观看。刘邦乘机率数十骑从西门出城,逃往成皋。项羽发现受骗,把纪信烧死。

  几经挫折之后,刘邦无力继续战斗,退回关中。从袁生之计,南走宛叶。项羽随即追至。刘邦坚壁不战。这时,彭越渡过睢水,大败楚将项声、薛公于下邳。项羽被迫东击彭越。刘邦乘机北走,败终公,复取成皋。项羽已破彭越,回兵夺取荥阳,杀周苛公,虏韩王信。然后,兵围成皋。刘邦无力固守,与滕公出北门,渡河,走修武,“得韩信军”①。刘邦遣刘贾率二万人,数百骑,渡白马津,入楚地,助彭越,“烧楚积聚”,下梁十余城。项羽再次被迫东击彭越,一路节节胜利,夺取陈留、外黄等十余城。

  汉四年(公元前203年),刘邦乘项羽东击彭越,围攻成皋。本来项羽告诫守将曹咎:“谨守成皋。若汉挑战,慎勿与战,无令得东而已。”开始刘邦挑战,曹咎不应。后刘邦一日数次挑战,并羞辱曹咎胆小像妇女。曹咎终于顶不住了,他不顾项羽的训令,率军渡汜水,欲与刘邦决战。曹咎军刚渡一半,刘邦发动进攻,大败楚军。守将曹咎、长史翳、塞王欣皆自杀。刘邦再得成皋,驻军广武,就食敖仓。项羽已破彭城,回军广武,与汉对峙。

  楚汉数年征战,使“丁壮苦军旅,老弱罢转漕”,百姓厌战。项羽也想早日结束战争,便把太公置于东广武高俎上,告刘邦说:“今不急下,吾烹太公。”刘邦却说:“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曰‘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项羽大怒,欲烹太公,经项伯劝阻而止。以刘邦的父亲作筹码,无效,项羽提出与刘邦决战。刘邦笑谢说:“吾宁斗智,不能斗力。”项羽反复要求决战。刘邦列举了项羽的十大罪状。第一,负约封他为汉王。第二,矫命杀卿子冠军宋义。第三,已下赵,不回报,擅自将兵入关。第四,烧毁秦宫,掠夺财物。第五,杀秦降王子婴。第六,坑秦降卒二十万,王其降将。第七,分封不公。第八,夺占义帝彭城,多占封地。第九,杀义帝。第十,弑主,杀降,为政不平,主约不信,故天下不容,大逆不道。项羽怒不可遏,伏弩射中刘邦胸。刘邦急扪足曰:“虏中吾指!”①他带伤慰劳将士,而后走成皋。

  刘项成皋对阵时,韩信攻下齐历下、临淄。齐王逃到高密,求楚援救。项羽遣龙且率二十万众救齐。龙且求胜心切,不顾他人劝告,急于与韩信决战。双方隔潍水对阵。韩信令人以万余沙袋截断水流,率军渡河,行至河中退回来。龙且以为韩信怯懦,率军渡河追击,士卒刚渡一半,韩信令人撤去沙袋,大水骤至,把龙且军隔断。韩信发动进攻,很快全歼齐楚联军。

  项羽与刘邦正面对峙,虽然略占上风,但北线连续丢失赵、燕、齐。特别是龙且所率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是项羽起兵以来未曾有过的重大损失。后方又屡遭彭越的骚扰,出现了“汉兵盛食多;项王兵罢食绝”的变化。在这种形势下,刘邦遣陆贾见项羽,请求释放太公,项羽仍不应。刘邦又遣侯公请项羽释放太公,项羽这才应允释放太公、吕后,并与汉中分天下,以鸿沟以西为汉,鸿沟以东为楚。

   垓下之围与项羽败死

  项羽依约东归。刘邦却听从张良、陈平之劝,越过鸿沟,追项羽于阳夏,并邀韩信、彭越共击项羽。由于韩信、彭越不到,项羽大败刘邦于固陵。刘邦以大片封地争取韩信、彭越的兵共击项羽,遂围项羽于垓下。在此关键时刻,楚大司马周殷归汉,使项羽处境更加困难。

  决战前夕,刘邦作了重大的部署。令韩信担任主攻。自己在二线,准备接应。周勃等人在三线待命。战斗开始,韩信佯败后退,楚兵追击。韩信令左右侧出击,楚兵不利,大败于垓下。项羽被围,夜闻四面楚歌,以为汉皆得楚地。他面对美人虞姬,思念骏马骓,歌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项羽泪流满面,左右皆泣不成声。歌罢,项羽率八百骑突围。汉将灌婴率五千骑紧追。越过淮水,项羽尚有百余骑。至阴陵迷失道路,陷入大泽。项羽引兵至东城,仅剩二十八骑。自知难逃厄运,对从骑说:“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他对部下说:“吾为公取彼一将。”果如其言,连斩汉将两人,杀汉卒数十百人。

  项羽逃到乌江,乌江亭长已备船等候,催他急渡江。项羽犹豫不决。亭长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项羽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遂自刎而死。汉军争抢项羽的尸体,自相残杀者数十人,最后王翳等五人各得项羽的部分尸体。合尸后,以鲁公礼葬于榖城。

  

  ①《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①《史记·高祖本纪》。

  ①《史记·高祖本纪》。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