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三章 汉高祖 第一节 沛 公 破 秦 沛县起义

  
第三章 汉高祖①吕后

  第一节 沛 公 破 秦

  沛县起义

  汉高祖,姓刘名邦,字季,生于沛丰邑中阳里(今江苏沛县)。为人豁达大度,不拘小节。既壮,为泗水亭长,好酒及色。常到王家武家老妇人的酒铺赊酒,喝得大醉。年终仍不还账。老人常自毁账目,不向他索债。

  刘邦曾服役咸阳,见到秦始皇出巡的气派,喟然叹息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

  单父人吕公,与沛令交好,为躲避仇人,移居沛县。沛县豪杰闻令有贵客,纷纷送礼祝贺,萧何代收礼钱。他宣布:“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刘邦诈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萧何知其为人,当即揭露说:“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吕公见到刘邦,敬重他的状貌,竟把他迎入上坐。吕公不顾家人的反对,断然把女儿吕雉许配刘邦为妻。吕雉即后来的吕后。

  刘邦作为亭长,为县送徒于骊山。路上,徒多逃亡。他估计,走不到骊山,徒都要跑光了。行至丰西的泽中,便“解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后来,发展到数十万人。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陈胜、吴广起义。各地纷纷响应,郡县多杀其长吏以应陈胜。九月,沛令欲响应起义。萧何、曹参建议召亡在外者,以便劫持众人。沛令使樊哙召刘邦。

  刘邦至,沛令后悔,拒刘邦于城外,并欲杀萧何、曹参。萧何、曹参恐惧,逾城投奔刘邦。刘邦以帛书射城上,上写:“天下苦秦久矣。今父老虽为沛令守,诸侯并起,今屠沛。沛今共诛令,择子弟可立者立之,以应诸侯,则家室完。不然,父子俱屠,无为也。”沛人得书,共杀其令,开门迎刘邦,欲以为沛令。刘邦推辞说:“置将不善,壹败涂地。”萧何、曹参等都是文吏,怕万一事不成,遭到灭族大祸,所以,尽让刘邦。于是立刘邦为沛公,旗帜皆赤。萧何、曹参、樊哙等收沛县子弟,得三千人,起兵反秦。

   入 关 破 奏

  起义不久,刘邦攻杀泗川守壮,令雍齿守丰。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十二月,魏遣周市说雍齿降,雍齿叛归魏。刘邦引兵攻雍齿,不胜,欲借秦嘉兵,故率众从秦嘉。是时秦将章邯已屠相,至砀东,秦嘉率刘邦与秦军战于萧西,不利。二月,攻取砀,得兵六千,进而攻拔下邑。四月,项梁攻杀秦嘉,驻薛。刘邦率百余骑投奔,项梁益刘邦兵卒五千,五大夫将十人。刘邦还军攻丰,雍齿败,走魏。七月,章邯围田荣于东阿,刘邦从项梁救田荣,大破章邯军。八月,刘邦与项羽西至雍丘,大败秦军,杀三川守李由。九月,楚怀王拜刘邦为砀郡长,封武安侯。

  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楚怀王遣将攻关中,并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项羽因怨恨秦杀项梁,积极请战,要求率兵攻关中。楚怀王嫌项羽慓悍残暴,不准。别遣刘邦收陈胜、项梁散卒,西攻关中。刘邦自砀出发,于成阳、杠里两败秦军,至昌邑遇彭越,共攻秦军。战不利。还军栗,夺取楚怀王将刚武侯军,得四千余人,西走高阳。郦食其献策,说刘邦攻取陈留,得秦积粟。刘邦纳其言。遣其弟郦商攻开封,城坚不拔,乃西攻白马、曲遇,大破秦将杨熊。杨熊走荥阳。二世遣使斩之。

  刘邦攻南阳,南阳守龆齮败走宛城。刘邦欲越宛城,直取关中。张良谏曰:“沛公虽欲急入关,秦兵尚众,距险。今不下宛,宛从后击,强秦在前,此危道也。”刘邦遂连夜引兵还,围攻宛城。宛守齮欲自杀,舍人陈恢逾城谏刘邦收降齮,否则以宛郡县城之坚,“足下尽日止攻,士死伤者必多。引兵去,宛必随足下后。足下前失咸阳之约,后又有强宛之患。为足下计,莫若约降,封其守,因使止守,引其甲卒与之西。诸城未下者闻声争开门而待,足下通行无所累。”齮降,封为殷侯。陈恢献策有功,封千户。于是刘邦引兵而西,“无不下者”。刘邦遣魏人宁昌使秦,未还,章邯已降项羽。赵高杀二世,遣使于刘邦,欲约分关中,刘邦不许。秦子婴杀赵高后,遣将守峣关。刘邦遣郦食其、陆贾说秦守将以利害。秦将欲从,刘邦乘其懈怠,绕峣关,逾蒉山,大破秦军于蓝田南,又破秦军于蓝田北,秦军彻底瓦解。汉元年(公元前206年)十月,刘邦至霸上,秦王子婴降于轵道旁。秦亡。刘邦进入咸阳。

   约 法 三 章

  秦“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好酒色的刘邦,当然经不起诱惑,他欲留住秦宫。樊哙谏,他不听。张良再谏,刘邦才封府库,还军霸上。这表明,刘邦的思想发生了变化。正如范增所言:“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①十一月,刘邦召集诸县父老豪杰说:“父老苦秦苛法久矣”,我“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秦民大喜,争献牛羊酒食飨军。刘邦以仓库粮多,不劳民破费,拒收百姓所献食物,百姓更加高兴,“唯恐沛公不为秦王”。

  同月,项羽兵至关门,遣英布攻破函谷关。十二月,项羽至戏,欲攻刘邦。在项伯,张良的斡旋下,刘邦到鸿门与项羽和解。正月,项羽分封诸侯,负约封刘邦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

  

  ①关于刘邦的材料,见于《史记·高祖本纪》、《汉书·高帝纪》者,不另一一作注。

  ①《史记·项羽本纪》。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