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三节 武帝晚年的社会变乱

  
第三节 武帝晚年的社会变乱

  和朝政的相对变革

  武帝在位时期,汉的强大是空前的。但在强盛的同时,也伴随着奢侈、腐化,潜伏着衰落的因素。

   武帝的奢侈

  武帝从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起,大兴土木,修宫室,凿池籞,先后修建了建章宫、明光宫、柏梁台。长安周围还建有长杨宫、五柞宫等六宫。为了便于他巡游,各地尚建有行宫。园囿中兴修最早、规模最大的是上林苑,池沼最大者为昆池。修筑这些宫室园池,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此外,武帝巡游无度,从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以后,多次携带文武百官和侍卫巡游全国各地,见诸于记载的巡游达二十余次之多,足迹遍于长江以北各郡县,次数之多,范围之广超过了秦始皇。每次“巡狩郡县,所过赏赐,用帛百万匹,钱金以巨万计”。

  武帝还宠信方士,迷信神怪,惑于方士们所谓神仙长生不老之说,希望通过方士求得不死之药。他多次派人入海求仙,还想亲自入海求神仙,后被东方朔固谏乃止。

  武帝这些活动,不仅靡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增加了人民的负担,而且上行下效,使整个统治集团日趋腐化,公卿大夫以下争于奢侈,室庐车服僭上无限,加之繁重的赋税、兵役和御役,造成了“民力屈,财用竭”的恶果。武帝末年,出现了“天下虚耗,人复相食”的局面。广大农民穷困破产,无以为生,流亡农民越来越多,终于导致了天下的动乱。

   农民起义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各地纷纷爆发农民起义。起义声势之大,要超过秦末农民起义初期时的情况其最着者,“南阳有梅免、百政,楚有段中、杜少,齐有徐勃,燕赵之间有坚卢、范主之属”①。起义军多则数千人,少则数百人,到处攻打城邑,夺取兵器,杀戮官吏,释放囚犯。汉武帝急忙派遣军队到各郡县镇压,对起义军大肆屠杀,甚至把供应过起义军饮食的群众也一概处死;并作“沉命法”,规定:凡是发生起义的地区,如果郡县没有发觉,或是捕杀起义人民不够多的,有关的大小官吏都要处以死刑。尽管西汉朝廷用尽一切严刑酷法来镇压起义人民,并没有能把起义镇压下去。

   轮台之诏和政治改革

  面临危机四伏的境地,汉武帝深感他的政策有改弦易辙的必要。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他曾对群臣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至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①罢去了诸方士侯神人者。

  同时,武帝又于是年下诏,“陈既往之悔”,罢轮台(在今新疆轮台县东南)之戍。诏书中说:“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②武帝下诏后,“由是不复出军”,减少了边事。他又封丞相车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为了恢复农业生产,还任命赵过为搜粟都尉。这些政治上的改革,挽回了当时的局势,使汉未陷入秦末的厄运。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二月,汉武帝死,终年七十一岁,葬于陕西茂陵。

  

  ①《汉书·酷吏·咸宣传》。

  ①《汉书·西域传》。

  ②《汉书·西域传》下。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