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二节 金日

  
第二节 金日99900046_0289_0①

  谨慎而受信用

  金日(前134—前86年),字翁叔,匈奴族人。原本匈奴休屠王的太子,因其父休屠王曾作金人祭天,故汉武帝赐其姓金氏。他是西汉封建政权中少数民族的代表人物,是汉武帝最亲信的大臣之一。

  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夏,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大军两次出陇西郡,击匈奴右地(今甘肃河西地区),斩获颇多,获得匈奴休屠王用来祭天的金人,俘获匈奴王侯贵族数十人。浑邪王、休屠王听到单于“欲诛之”的消息,合谋投降汉朝,后来休屠后悔,浑邪王杀之,遂率领自己的部下和休屠王的部下降汉。汉武帝令霍去病处置匈奴降众,把降卒留居边塞,设属国以处之。至于投降的王侯贵族则派人护送到长安。这些人都得了赏赐和封爵,或封侯,或封官,唯有金日同他的母亲休屠王阏氏,因为休屠王后悔投降的缘故,都以罪被罚为官奴婢,日被分配到宫中饲养马匹。当时他年方十四岁。

  过了几年,武帝到宫中游宴,带着不少的妃嫔、宫女,检阅宫中饲养的马匹。金日等数十名养马人牵着马匹经过殿下接受检阅时,别人都偷看殿上的贵人,唯独日走过殿下时目不斜视。武帝见他身材魁梧,仪容庄重,饲养的马匹又很肥壮,惊异地询问之,日如实奉告。武帝当即提拔他为管理宫中养马的马监。后来逐渐升迁到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之职。

  金日升任扈从皇帝的高官后,小心谨慎,未尝有过失,武帝“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入侍左右”。武帝周围的皇亲贵戚多暗中嫉妒,说:“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武帝听说,反而更加宠信他。

  金日之母平素教诲两个儿子(日与其弟金伦)“甚有法度”,对他们要求严格。武后听说,甚为嘉奖。日母死后,武帝令画工画其形于甘泉宫。日每次扈从武帝到甘泉,见其母像必拜,涕泣尽哀而去。日有两子,为武帝弄儿,经常陪伴武帝。有一次,弄儿从后拥抱武帝颈项,日见而怒视之。弄儿走,且啼说:“翁怒”。武帝对日说:“何怒吾儿。”后来弄儿长大,在殿下与宫人游戏,日望见,“恶其淫乱”,遂杀弄儿。所杀的弄儿,就是日的长子。武帝听说弄儿被杀,大怒。日叩头谢罪,说明他所以杀弄儿的缘故。武帝听了,深受感动,更加信赖日对他的忠诚。由此亦可见他的小心谨慎。

   擒马何罗

  武帝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侍中、仆射马何罗与其弟马通因戾太子事件惧诛而谋反。金日发现马何罗兄弟情态异常,怀疑他们有异志,暗中监视他们的行动。何罗也察觉日在监视他,不敢贸然行动。这时,武帝巡游林光宫(秦宫,在甘泉宫旁),日小病卧于殿中休息处。何罗兄弟乘机夜出,杀掉使者,发兵。第二天早晨,武帝尚睡眠未起。何罗等人尚未入宫。日正准备上厕所,感到情况异常,立即坐到武帝卧室前。一会儿,马何罗袖中藏刀前来,见到金日,脸色变了,快步欲入卧室,被室中乐器撞倒。日得以抱住何罗,大声高呼:“马何罗反!”武帝闻声惊起,左右侍从人员拔刀直取何罗。武帝深恐格斗中误伤日,制止之。日挟住何罗的头颈,把他摔倒在殿下,随即将其绑起来,恶惩之。

  武帝赐出宫女,日“不敢近”。帝欲纳其女入宫为妃,日亦不肯。

   受命辅政

  武帝病危时,召见金日与霍光等人,嘱其辅佐少主,封日为车骑将军。

  昭帝即位后,按武帝遗诏,以讨马何罗功封日为侯,日固辞,不受封。昭帝始元元年(公元前86年),日病危,霍光再申武帝遗命,封日为侯。接受封爵的第二天,日病逝,谥为敬侯。日死后,其子金赏承袭侯位,为奉车都尉,次子金建为驸马都尉,并为昭帝所宠信。宣帝即位后,赏为太仆,列于九卿。日弟金伦早死,伦子安上,宣帝时封侯,后来子孙贵盛。

  

  ①本节主要取材于《汉书·金日传》,凡引此传文字不另加注。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