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四卷 中古时代·秦汉时期(下册)·第四节班昭着书99900046_0724_0①

  
第四节 班昭着书99900046_0724_0①

  班昭,字惠班,一名姬。扶风曹世叔妻。世叔早死,史称班昭有“节行法度”。

  班昭博学高才,其兄班固去世后,所着《汉书》有八表和《天文志》尚未完成。班昭奉和帝诏续而成之。和帝数召班昭入宫,师事皇后诸贵人,所以又称她作“大家”。和帝还诏她为所贡献异物作赋颂。后来邓太后临朝,有事总要找班昭议论,并封昭子为关内侯,官至齐相。当时《汉书》刚刚完成,书中还有不少要上下互通的地方。于是班昭在楼上讲《汉书》,同郡马融在楼下受读通写。后来班昭死,又诏融兄马续继昭成之。

  永初中,邓太后的兄弟、大将军邓骘,上书请求还归故里。起初,邓太后不肯,征求班昭的意见,班昭上疏说:“妾闻谦让之风,德莫大焉。……《论语》说:‘能以礼让为国,于从政乎何有。’由是言之,推让之诚,其致远矣。今四舅深执忠孝,引身自退,而以方垂未静,拒而不许,如后有毫毛加于今日,诚恐推让之名不可再得。”她劝太后答应了邓骘的要求。

  班昭作《女诫》七篇,其辞曰:“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宠,赖母师之典训。年十有四,执箕箒于曹氏,于今四十余载矣。战战兢兢,常惧黜辱,以增父母之羞,以益中外之累。夙夜劬心,勤不告劳,而今而后,乃知免耳。吾性疏顽,教导无素,恒恐子榖,负辱清朝。圣恩横加,猥赐金紫,实非鄙人庶几所望也。男能自谋矣,吾不复以为忧也。但伤诸女方当适人,而不渐训诲,不闻妇礼,惧失容它门,取耻宗族。吾今疾在沉滞,性命无常,念汝曹如此,每用惆怅。闲作《女诫》七章,愿诸女各写一通,庶有补益,裨助汝身。去矣,其勖勉之!”《女诫》后来流传甚广,成为对妇女施教的封建规范。马融善之,令妻女习之。班昭丈夫曹世叔妹,不同意班昭的观点,作书问难,其书不传。

  班昭七十余岁卒。所着赋、颂、铭、诔、问、注、哀辞、书、论、上疏、遗令,凡十六篇,由其儿媳丁氏撰集之,又作《大家赞》。

  班昭的姑母也是一个女才子,孝成帝初即位时,她被选入后宫。开始为少使,不久得幸于成帝,立为倢伃。班倢伃能诵诗,熟读古箴之书,每日进见皇上,必依法古礼。

  后来,班倢伃失宠。鸿嘉三年(公元前18年),她同许皇后受赵飞燕僭告,许皇后坐废。班倢伃对皇上说:我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愬,如其无知,愬之何益,故不为也。成帝听了,甚怜悯之,于是赐黄金百斤。

  班倢伃恐再受赵氏之害,退处东宫。成帝崩后,充奉园陵。死葬园中。

  班倢伃着作之传世者,《汉书·外戚传》下收其自伤之赋一首,《昭明文选》收其《怨歌行》一首。

  

  ①本节材料依据《后汉书·列女传》、《汉书·外戚传》下者,不另一一作注。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