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五卷 中古时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上册)·第二节 正史以外的史料

  
第二节 正史以外的史料

  方 域 志

  《魏略》鱼豢撰。豢仕曹魏为郎中,入晋后殁。本书包括纪志传,共五十卷,南宋以后亡佚。有清张鹏一辑本,绝大部分辑自《三国志》裴注,但辑自《初学记》、《太平御览》等唐宋类书者,如中外官志、礼志各条,皆裴注所无。

  《华阳国志》晋常璩撰。常璩字道将,蜀郡江原(今四川崇庆)人,成汉李势时任散骑常侍,并曾居史职。晋穆帝永和三年(347)桓温灭李氏,以璩为参军,随至建康。《华阳国志》是现存最早的地方志,成书约在永和四年(348)至十年(354)之间,共十二卷。第一至四卷《巴志》、《汉中志》、《蜀志》、《南中志》,主要记载梁、益、宁三州的历史地理而以地理为主。第五至九卷为《公孙述刘二牧志》、《刘先主志》、《刘后主志》、《大同志》、《李特雄期寿势志》,以编年体记述地方割据政权以及西晋统一时期历史。第十至十二卷为《先贤士女总赞》、《后贤志》、《序志》并士女目录,记述了汉魏先贤248人(其中妇女51人),梁、益、宁三州士女391人,汉中士女268人。书中关于这一地区政治、经济、民族、地理等方面比较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可以补《三国志》、《晋书》之不足。经过校订整理便于使用的本子,是刘琳的《华阳国志校注》。

  《十大国春秋》北魏崔鸿撰,一百卷,宋以后亡佚。明代末叶屠乔孙、项琳撰成百卷,托名崔鸿,万历时(1573—1619)刊行。在屠、项之前,何镗(嘉靖廿六年进士)所编《汉魏丛书》中收有十六卷本《十六国春秋》,每国各为一录。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认为亦是明人抄撮群书,伪充古籍。《隋书·经籍志》在百卷本《十六国春秋》之后列有《十六国春秋纂录》十卷,盖是百卷本的摘要。其书流传后代,清末汤球以《纂录》为依据,采《晋书》纪传载记及唐宋类书,成《十六国春秋辑补》百卷。可借助于此利用唐宋类书中所引崔鸿书佚文。

  《邺中记》晋陆翙撰,《隋书·经籍志》称翙曾任国子助教。书已佚,今本为清代从《永乐大典》及各种类书辑出,共七十四条。主要记石虎时事,如铜爵金凤冰井三台规制、宫室、服饰及各种器物,反映石氏统治时邺都物质生活与经济发展情况,器物名称可以与其他史料相参证。

  《水经注》相传东汉或三国时人所着《水经》记一百三十七条河流,极为简略,北魏郦道元(466?—527)作注。郦道元字善长,范阳涿鹿(今河北涿县)人。《水经注》四十卷,记录河流一千二百五十二条,字数约二十倍于原书。注中依水流所经记载有关的山川、都市、祠庙、石刻、战争、人物、歌谣、故事传说等,内容极为丰富。注中引书四百三十余种,碑刻三百余种,多已亡佚,保存了不少南北朝重要史料。道元北人,虽对南方颇抱好感,但从未身历其境,所见南方地理书亦不多,故本书北详而南略,且多疏误。黄河五卷,渭水三卷,而长江亦三卷,叙述至武昌而止。

  清代校勘研究《水经注》的学者多家,以全祖望、赵一清、戴震为最着。王先谦(1842—1918)汇合诸家着作成《合校水经注》,使用较为方便。杨守敬撰并由其弟子熊会贞补充完成的《水经注疏》,考证详尽,兼考郦注以后水道之变迁,并对照今地制图,最为有用。工具书有郑德坤编《水经注引得》。

  《洛阳伽蓝记》东魏杨衒之撰。衒之曾任秘书监,天平元年(534)迁邺之后,武定五年(547)重到洛阳,叹其荒废,因撰此书。共五卷,分叙城内、城东、城南、城西、城北的佛寺,兼及北魏政治、社会、风俗、地理、人物等,还保胄一些当时故事传说和俗语方言,为研究北魏历史和洛阳风貌提供了第一手资料。第五卷所载宋云、惠生使西域事,是关于中亚、印度地理及宗教的宝贵材料。有范祥雍《洛阳伽蓝记校注》和周祖谟《洛阳伽蓝记校释》。范书于名物典故注释较详,而难解处之诠释以周书为胜。

  《荆楚岁时记》梁宗懔撰。宗懔世居江陵,梁亡入周,保定(561—565)中卒。此书早佚,今本一卷乃明人从类书辑出,按月记述荆州一带全年的风俗,是有益的社会史料。清代陈运溶另辑一本,但仅据《艺文类聚》、《初学记》、《太平御览》三书,亦尚多挂漏。

  《汉唐地理书抄》清王谟辑。王谟字仁圃,江西金溪人。乾隆四十三年(1778)进士。书中辑三国两晋南北朝已佚地理书四十余种。中华书局影印本附有善化陈运溶1900年所刊《麓山精舍丛书》中湖南省境内古地志辑本六十六种,亦有属于本时期者。盛宏之《荆州记》等六种两家皆有辑本,而取材不尽相同。又盛氏书尚有吴县曹元忠辑本,有光绪十八年(1892)自序。

  《建康实录》唐许嵩撰。许嵩玄宗时人,书成于至德元年(756)。凡二十卷,记述建都于建康的孙吴(四卷)、东晋(六卷)、宋(四卷)、齐(二卷)、梁(二卷)、陈(二卷)六朝事迹。绝大部分用编年体,齐梁两朝用纪传体。书中包含不少有用史料,可以补充正史之不足,订正正史之谬误。引用的唐以后亡佚古书,亦多为清代学者辑佚时所未利用。目前使用方便的有张忱石校点本。南宋张敦颐有《六朝事迹编类》二卷,成书于绍兴三十年(1160),分十四门(总叙、形势、城阙、楼台、江河、山冈、宅舍、谶记、灵异、神仙、寺院、庙宇、坟陵、碑刻),叙述建康史迹,多本正史、碑刻及《建康实录》。

  《南北朝杂记》宋刘敞(1019—1068)撰。刘敞字原父,临江新喻(今江西新余)人。全书多本于八书二史。然北宋时尚存六朝旧籍不少,故刘敞所记有出于正史之外者,如齐明帝饮食捉竹筋条,阳珍答唐邕问幽州人物何以为宝条。文字亦有足以订正史文讹误处。又如《南史·甄彬传》载,彬归还所赎苎束中金于寺僧,僧人惊云,“近有人以此金质钱,时有事不得举而失。”《杂记》作“时匆遽不记录”,以记录二字易古语之举,亦有助于理解史料。

  人物风习志

  《人物志》曹魏刘邵撰,北魏刘昞注。刘邵享年甚长,历汉建安(196—219)至魏正始(240—248)时卒。刘昞历仕西凉李氏、北凉沮渠氏及北魏。本书包括九征、体别、流业、材理、材能、利害、接识、英雄、八观、七缪、效难、释争十二篇,是关于人伦鉴识的着作,论述品藻人物的理论与人物的分类。有些议论可以帮助理解汉魏之际品评人物的情况。

  《世说新语》宋临川王刘义庆(403—444)撰,梁刘峻(432—521)字孝标注。唐时称《世说新书》,凡十卷。宋以后分三卷,包括德行、言语等三十六门,记述汉未三国至宋时士族阶层遗闻轶事,提供社会、政治、思想、宗教、文学、语言等方面史料。刘孝标注援引广泛,补充纠正原书。所引文献达四百余种,绝大部分今已亡佚,与《三国志》裴注类似,可供多方面利用。日本所藏唐写本《世说新书》残卷存规箴(前缺三则)、捷悟、夙慧、豪爽篇,颇多异文,胜于今本。南宋刻本附有汪藻《世说人名谱》,便于了解书中人物的谱系世次。思贤讲舍本附有叶德辉从唐宋类书辑得佚文八十余条。余嘉锡(1883—1955)《世说新语笺疏》考案史实,旁征博引,为读此书所必备。徐震堮《世说新语校笺》于训诂名物解释较详,所附词语简释亦有用。王利器纂辑的李慈铭《越缦堂读书简端记》有读《世说新语》的眉批。工具书有《世说新语引得》。

  《金楼子》梁元帝萧绎(508—554)撰。萧绎自号金楼,因以名书。今本系从《永乐大典》辑出,包括兴王、箴戒、后妃、终制、戒子、聚书、二南五霸(佚)、说蕃、立言、着书、捷对、志怪、杂记、自序十四篇。萧绎思想议论无足取,但书中有关六朝资料颇多。后妃篇记阮修容事,远较《梁书》本传为详。聚书、着书两篇提供梁代文化史料。终制篇所云“金蚕无吐丝之实,瓦鸡乏司晨之用”,与今天考古发掘墓葬中的金蚕瓦鸡可相印证。

  《颜氏家训》隋颜之推撰。颜之推历仕梁、北齐、北周,殁于隋开皇(581—600)中。书成于隋平陈之后、包括序致、教子、兄弟、后娶、治家、风操、慕贤、勉学、文章、名实、涉务、省事、止 足、诫兵、养生、归心、书证、音词、杂艺、终制共二十篇,以大量篇幅评论人物和社会风习。颜之推学识渊博,书中包含萧梁、北齐时期社会、文化、思想等多方面第一手史料。现在校勘精密注释详尽的本子,当推王利器的《颜氏家训集解》。

  律书和农书

  《九朝律考》程树德辑。凡八卷,卷三为晋律考三篇,卷四梁律考、陈律考,卷五后魏律考上下篇,卷六北齐律考,卷七后周律考,卷八隋律考上下篇。宋齐两代沿用晋律,故不另辑。搜罗甚备,各朝有序,每条之下间附考证。

  《南方草木状》西晋嵇含撰。三卷,记述南土植物,但亦包含一些有关社会风习的史料,如卷上论“女酒”、妇女怀孕佩赪桐花以求生男;卷中记胡人以桄榔皮作绠,得水则柔韧,以此联木为舟等。

  《齐民要术》北魏贾思勰撰,是现存我国最早而完整的综合性农书。成于东魏初年即六世纪三十年代左右,共十卷,分为九十二篇。第五卷以前包括粮食、油料、纤维、染料作物、蔬菜、果树、桑柘(附养蚕)等的栽培技术;第六卷是关于禽器、鱼类的养殖;第七至第九卷是农副产品的加工、储藏,包括酿造、腌藏、果品加工、烹饪、饼饵、浆饮、制糖以及煮胶、制笔墨;第十卷记述亚热带植物。书中总结黄河中下游农业生产经验,反映经济发展情况,并保存了大量佚书和民间谚语歌谣,是研究北朝农业生产的重要史料。校勘和注释都较好,极便利用的本子,是缪启愉的《齐民要术校释》。

  博物志

  《博物志》晋张华(232—300)撰。张华字茂先,范阳方城(今河北涿县)人。十卷,内容驳杂,包括山川地理知识、草木鸟兽虫鱼、奇物异事、神话传说等,亦有涉及社会风俗、民族、自然现象的材料。如言西方之人高鼻深目多毛,南方之人大口,北方之人广面。还有妇女妊娠时的习俗,以及当时已注意到的自然现象,积油满万石则自然生火,梳头脱衣时有光发声等。记曹操集中方土不使游散,与曹植《辩道论》可相印证。详细校注的本子有范宁《博物志校证》。

  《搜神记》东晋于宝(286?—336)撰,二十卷。似出后人缀辑,但其中十之八九当为干宝原书。大抵记神奇怪异之事,然故事背景及所叙细节,往往可供参考。如卷十五广陵诸冢条记“棺中云母厚尺许,以白玉壁三十枚藉尸,””有一玉,长尺许,形似冬瓜,从死人怀中透出堕地。两耳及孔鼻中,皆有黄金如枣许大。”所述陪葬用金玉云母,皆可与诸书记载(如《抱朴子·对俗》“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及今天墓葬发掘相印证。有汪绍槛校注本。

  《搜神后记》题晋陶潜撰,十卷。可能后人仿干室之书所作,而托名陶潜。其中用语如“装束”、“与手”、“与痛手”等,皆南北朝习语,当仍是六朝人着作。故事性较《搜神记》为强,然所记如宋元嘉元年建安郡山贼百余人破郡治(《魏晋南北朝农民战争史料汇编》未收此条,引用书目中亦无《搜神后记》,盖疑其为伪书),诸暨县鬼着袴褶拍张,晋太元中丁零有王名翟昭,宋代嫁女于寒门必“丰其礼赂始成婚”等,皆有史料价值。

  《异苑》宋刘敬叔撰。刘敬叔,彭城人,生于东晋末,太始(465—471)中卒。十卷,多记神奇怪异之事,然时有可供参考之史料。如卷六载南平国有蛮兵,宋时琅玡王氏墓在会稽;卷七载钱唐杜氏奉道家静室称治;卷八载晋士人买鲜卑女;卷九载利漕治下屯民等。

  《殷芸小说》梁殷芸(471—529)撰。殷芸陈郡长平(今河南西华)人。《史通·杂说》称梁武帝令殷芸把“不经”之言编为《小说》,可能是当时编《通史》所未收的材料。卷一秦汉魏晋宋诸帝,卷二周六国前汉人,卷三、四后汉人,卷五魏世人,卷六吴蜀人,卷七、八、九晋江左人,卷十宋齐人。虽是野史性质,颇保存有用史料。如卷一晋明帝上元帝启条,成帝对诸庾态度条,卷四曹操及卞后书信条,颍川人物条,卷九孙绰着戏头从事逐除条。此书早佚,余嘉锡、唐兰皆有辑本,现在便于利用的是周楞伽的辑注本。

  《太平广记》宋李防等撰。成书于太平兴国三年(978),共五百卷,分九十二大类,约一百五十余小类。引用书包括野史、传奇、小说等,达四百七十余种,而今已亡佚者约占其半。书中保存不少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社会、风俗等各方面有用史料。邓嗣禹编有《太平广记篇目及引书引得》,可据以寻找散见全书的本时期着作。

  佛、道书

  《抱朴子》晋葛洪(283—364)撰。葛洪字稚川,丹阳句容 (今江苏句容)人。书成于东晋南渡之后。内篇二十卷,外篇五十卷。葛洪自称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祛祸之事,属道家;外篇言人间得失、世事臧否,属儒家。葛洪家世居江南,历西晋又南渡,思想敏锐开阔。他在外篇的议论中,包含不少关于孙吴、西晋及东晋社会、文化、思想方面第一手史料。内篇则是最早的道教典籍。内篇部分有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

  《真诰》梁陶弘景(456—536)撰。陶弘景字通明,丹阳秣陵(今江苏南京)人。本书分为运象、甄命授、协昌期、稽神枢、阐幽微、握真辅、翼真检七篇,共二十卷。书中部分袭自佛教《四十二章经》,篇题模仿纬书,而主要内容是号称仙人启示的经文,由弘景等录写整理加注而成,亦即当时道经形成的方式。作为最早道经及遣教原始史料,价值甚高,同时书中也包含不少一般史料。如稽神枢第四庐江潜山中有学道者条注,“大胡乱者是刘渊刘聪时也,石勒为小胡”。握真辅第二八月三日夕条注,“谓如今徇萧卖物人也。”翼真检第一“唯书历日贸粮,以续气命”。又如运象篇第四“芝草不必得,汝亦不能来。汝来当可得,芝草与汝食。”注云,“此两得及来并戏作吴音”,保存了音韵学史上有意义的资料。

  《冥通记》梁陶弘景撰。四卷,记弘景弟子周子良逐日接受仙人启示的经过及其对话内容,提供了有关道家修行场所及方式的史料。书中包含一些社会风俗资料,如卷一“永嘉老姥髻”下注云,“此髻法宽根垂至额也”,修道者睡时不裸身露髻,及周氏信仰“俗神”帛家道等。

  《出三藏记集》梁僧佑(445—518)撰,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汉译佛经目录。共十五卷,第一卷叙述译经起源,第二至五卷记录历代出(翻译)经目录,第六至十二卷收集诸经序文及后记一百二十篇。最后三卷为译经人的列传,自后汉至南齐,凡外国二十二人,中国十人,是最早的僧人传记。

  《高僧传》梁慧皎(497—554)撰。十四卷,分为十门:译经三卷,义解五卷,神异二卷,习禅、明律共一卷,亡身、诵经共一卷,兴福、经师、唱导共一卷,叙目一卷。收录后汉至梁初中外僧人二百五十七人,附见者二百余人。本书集三国两晋南朝僧人传记之大成,但北方僧人材料奇缺。唐道宣(596—667)撰《续高僧传》三十卷,分类及体制与慧皎书大致相同。正传所收四百八十五人中,有三国两晋南北朝僧人三百四十二人,而北朝占二百五十一人,可以补慧皎僧传之不足。只是其中隋朝僧人远比魏齐周朝为多。

  《比丘尼传》梁宝唱撰,四卷。序称“起晋升平(357—361),讫梁天监(502—519),凡六十五人”。卷一晋十三人,卷二宋二十三人,卷三齐十五人,卷四梁十四人。

  《弘明集》梁僧佑编。十四卷,辑录后汉牟融《理惑论》以后东晋南朝各代有关佛教的文献,包括佛道两家互相辩驳议论,沙门应否向王者致敬的讨论,沙汰僧人诏敕等。除教义、思想上的讨论辩难为宗教史、思想史资料外,亦有一般可补史缺的材料。如宗炳答何衡阳书称“管幼安风夜泛海,同闾皆没”。何尚之答宋文帝赞扬佛教事说文帝自称“吾少不读经,比复无暇,三世因果,未辨致怀。而复不敢立异者,正以前达及卿辈时秀率皆敬信故也”。习凿齿与释道安书言晋明帝“手画如未之容”。唐道宣辑《广弘明集》二十卷,分为归正、辨惑、佛德、法义、僧行、慈济、戒功、启福、悔罪、统归十篇,所收文章范围较僧佑书为广,亦包含佛教以外的三国两晋南北朝史资料。如梁阮孝绪《七录序》,为研究三国两晋南朝史学及目录学之重要材料。曹植《辩道论》说明曹操对方术之士“诚恐斯人之徒接奸诡以欺众,行妖慝以惑人,故聚而禁之”。萧子显《讲摩诃般若经序》言运吏辄散运米与贫民,应入大辟等。

  诗文汇集

  《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清严可均(1762—1843)编。严可均号铁桥,浙江乌程(今浙江吴兴)人。历时二十七年编成,计七百四十一卷,搜罗广泛,提供多方面史料。共收名字可知的作者三千四百九十七人,而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占二千四百一十七人,共五百六十五卷,远比明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为丰富完备。清蒋壑曾编本书篇名目录,并抄录每篇出处。引得编纂处有本书作者引得。目前最便于利用是中华书局附篇名目录及作者索引的影印本。利用时最好按出处核对原文并从原书征引。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逯钦立(1911—1973)编。逯钦立,山东钜野人,历时二十四年编成。是这一时期诗歌的总结集,有多方面的史料价值。共一百三十五卷,其中魏诗十二卷,晋诗二十一卷,宋诗十二卷,齐诗七卷,梁诗三十卷,北魏诗四卷,北齐诗四卷,北周诗六卷,陈诗十卷,隋诗十卷。取材广博,资料翔实,考订精审,远较明冯维讷《诗纪》、近人丁福保《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为完善。

  梁昭明太子萧统的《文选》收梁代以前作者一百三十余家有韵无韵作品。唐李善《文选》注诠释名物训诂,五臣(吕延济、刘良、张诜、吕问、李周翰)注则着重解释文义。严氏、逯氏所辑文章及诗歌收入《文选》者,可以利用《文选》注帮助理解。

  通史中的资料

  《通典》唐杜佑(735—812)撰。杜佑字君卿,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历时三十余年成书,计二百卷。分食货、选举、职官、礼、乐、兵、刑、州郡、边防九典,记述自先秦大体到天宝末的典章制度,个别部分下延到肃、代、德宗时。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内容,所依据者颇有今已亡佚的正史以外资料,如食货典田制及乡党门所引北齐宋孝王《关东风俗传》两条,极为重要,为研究北朝史时所经常引用。《南齐书·武帝纪》关于和买记载甚为简略,《通典·食货典·轻重门》详细列举各州市买布帛米麦等物名目及所出钱数。《南史·王僧孺传》所载沈约关于户籍的建议截去一段,《通典·食货典·乡党门》则完整,可以订正李延寿的疏失(见前《南史》条)。《礼典》所收两晋南朝关于礼制的议论,是研究当时社会史、文化史的宝贵材料。《通典》文字亦有可供校勘,订正正史之误处。《乐典》中保存了《魏书·乐志》自来缺失的一页。杜佑的议论,如说“古之中华,多类今之夷狄”,与小注中的考订,都极有价值。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1019—1086)撰,元胡三省(1230—1302)注。司马光字君实,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人。胡三省字身之,台州宁海(今浙江宁海)人。全书二百九十四卷,目录三十卷,考异三十卷,历时十九年修成。协助司马光的有几位着名学者,三国两晋至隋这一段(107卷)主要是刘恕(字道原)负责。《通鉴》引用资料广泛,三国两晋至隋部分颇多当时得见而以后亡佚的书,如多处用裴子野《宋略》,引裴氏史论至十次之多。所记后燕建国和翟辽事迹,不见于《晋书》载记。高欢语鲜卑曰,汉民是汝奴,语华人曰,鲜卑是汝作客一段话,是他调和胡汉的重要策略,见于《通鉴》而不见于正史。《通鉴考异》对史事考订比较精审,所系年月亦多有依据。所以我们遇到史事年月不详或几种史料互异时,首先应参考《通鉴》所系年月。《通鉴》叙述中有时对难解的古代俗语加以改动,对阅读史料很有帮助。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