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五卷 中古时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上册)·第四节 前燕前秦的对立及前秦的统一北方

  
第四节 前燕前秦的对立及前秦的统一北方

  前燕的建立

  前燕慕容氏,是鲜卑族的一支。曹魏初年,入居辽西。魏晋之际,迁居辽东北。晋惠帝元康四年(公元294年),部落首长慕容皝率部徙居大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对部众“教以农桑,法制同于上国”(《晋书·慕容皝载记》),开始了定居的农业生活,逐渐接受汉文化。

  西晋未年,中原大乱,北方一些地方的人民多向辽西一带流亡。慕容皝乃侨立一些郡来收容他们。《晋书·慕容皝载记》称:“时二京倾复,幽冀沦陷,廆刑政修明:虚怀引纳,流亡士庶多襁负归之。廆乃立郡以统流人。冀州人为冀阳郡,豫州人为成周郡,青州人为营丘郡,并州人为唐国郡。”据当时人说,来归的流亡人口之多,十倍于旧有人口。

  投靠慕容廆的流人中,也包括一些世族大家。中原大乱时,一部分青、冀、豫等地的世族大家北徒幽州,投靠王浚。王浚败,他们又东投慕容氏。慕容廆任用他们作官,“委以庶政”。以河东裴嶷、代郡鲁昌、北平阳耽为谋主;北海逢羡、广平游邃、北平西方虔、渤海封抽、西河宋奭、河东裴开为股肱;渤海封弈、平原宋该、安定皇甫岌、兰陵缪恺,以文章才隽任居枢要;会稽朱左车、太山胡毋翼、鲁国孔纂,以旧德清重引为宾友。平原刘赞,儒学该通,引为东庠祭酒,其世子皝率领慕容氏贵族子弟束修受业。

  慕容廆说,“孤思与诸君匡复帝室,翦鲸豕于二京,迎天子于吴会,廓清八表,侔勋古烈,此孤之愿也。”(《晋书·慕容廆载记》附《高瞻传》)他以此为号召,笼络汉人世族大家。这些世族子弟也说:“慕容龙骧将军(廆)越在遐表,乃心王室,慷慨之诚、义感天地,方扫平中壤,奉迎皇舆。”(《晋书·慕容廆载记》)他们也以此来宽慰自己。两方面就这样结合起来了。

  公元333年,慕容廆死,慕容皝继立。公元337年,慕容皝即燕王位。公元342年,建都龙城(今辽宁朝阳),史称前燕。慕容皝时期(333—348),燕国与段辽战,与宇文归战,与高句丽战,拓占土地,迁掠人口。成帝咸康四年(338),慕容皝征段辽,掠五千户及畜产万计以归。后赵石虎率众数十万围棘城,慕容皝坚守不动,间出城冲击,所向披靡。石虎不得已而退。慕容皝遣将追击,斩获三万多人,石虎大败而还。慕容皝西边拓境至凡城(约在今河北青龙东河北辽宁边界一带)。公元340年,慕容皝袭赵蓟城(今北京),略三万余家而归。石虎徙边民于三魏,以蓟城为北境。公元342年,燕军分南北两路攻高句丽,大胜,掳男女五万余口,烧其宫室,毁其都城而还。公元344年,燕伐宇文氏,大胜,克其都城。燕国收其畜产,徙宇文氏部众五千余落于昌黎(今辽宁义县)。

  慕容皝,南败后赵,东兼高句丽,北取宇文氏,十多年内拓地三千余里,掠徒人民十万余户。

  对于来归的汉族流人,慕容皝给以土地、耕牛,使他们从事农业。前燕原定田租是:用官牛的二八分,十分之八入官,十分之二归农民自己;用私牛的三七分,十分之七入官,十分之三归农民自己。后来慕容皝接受记室参军封裕的建议,改用魏晋屯田的租额:“持官牛田者,官得六分,百姓得四分:私牛而官田者,与官中分”(《晋书·慕容皝载记》)。

  高句丽、宇文氏族人等,因为都是战败之后被强迫徒来,不像汉人“慕义而至”,多“有思归之心”,而且人数不少,有十万户之多。封裕建议,对他们采取强制性的限制。他说:“句丽、百济、宇文、段部之人,皆兵势所徒,非如中国慕义而至,咸有思归之心。今户云十万,狭凑都城,恐方将为国家深害。宜分其兄弟宗属,徙于西境诸城。抚之以恩,检之以法,使不得散在居人,知国之虚实。”(《晋书·慕容皝载记》)看来,高丽、百济、宇文各族的人,人身自由是受到一些束缚的。

  燕境内人口增加,旧有土地不能容纳,“无田者十有四焉”。为了解决土地问题,慕容皝罢诸苑囿,“以给百姓无田业者”。开垦荒地,离不开水。他大兴水利灌溉,下令:“沟洫灌溉,有益公私,主者量造,务尽水陆之势。”(《晋书·慕容皝载记》)

  慕容皝死,子继位。经过慕容廆、慕容皝两代的经营,前燕已有强固的基础,正俟机会向外发展。恰好这时冉闵在对后赵夺权。慕容就趁机于352年消灭了冉闵,自称燕皇帝,初都蓟城,后定都于邺。一直到370年,前燕为前秦所灭。

  前秦的建立和对北方的统一

  慕容氏所占据的,是中原的东半部。乘后赵之乱,氏族苻氏以关中长安为中心,建立起秦国,史称前秦。

  苻氏是氏族的一支,世居略阳临渭(今甘肃天水东)。前赵刘曜据有关中,部落帅苻洪归附刘曜,曜以洪为率义侯。石勒擒刘曜取长安,苻洪西保陇山。石虎攻上邦(今甘肃天水),苻洪降,石虎以洪为冠军将军。石勒徙关中豪杰及羌、氏十五万户于司、冀州,以洪为龙骧将军、流民都督,率户二万居仿头(今河南滑县西)。后赵未年大乱,关陇流民相率西归,苻洪降晋,招引归众,至十余万。苻洪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

  公元350年,苻洪为石虎降将麻秋毒死。子苻健杀麻秋,率众西入长安,占据关陇。公元351年,自号天王、大单于,国号秦。次年,称帝。

  公元355年,苻健死,子苻生立。据一些史书记载,这是个极残暴的君主,动辄诛杀宗室大臣,以致朝中人心惶惶不安。

  公元357年,苻健弟苻雄之子苻坚杀苻生自立。苻坚是一个很能干的君主。公元370年灭了前燕,公元376年灭了前凉,实现了北方的统一。

  北方燕、秦两国,论人口,疆土,都是燕强于秦。秦能灭燕,在于其政治修明,经济发展,社会安定,燕为秦所灭,是由于其政治腐败,经济衰落,社会穷困。

  秦主苻坚得到王猛,自比为刘备得到诸葛亮。王猛协助苻坚,整饬吏治,打击豪强,流放尸素,拔幽滞,显贤才,无罪而不刑,无才而不任。关中是个水旱不时的地区,苻坚、王猛采取引泾水,修渠道溉田,推广区田法,取得“田畴修辟,仓库充实”的效果。秦国政治社会一片朝气,据《晋书·苻坚载记》称:“关陇清晏,百姓丰乐。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旅行者取给于路,工商贸贩于道。”

  燕国的政治情况,恰与秦国相反。燕主慕容时期,军事由大司马慕容恪主管,军队还是强的。政治由太傅、司徒慕容评主管,却是腐败昏庸。史称其:“王公贵戚,多占民为荫户,国之户口,少于私家;仓库空竭,用度不足。”(《资治通鉴》卷一○一晋海西公太和三年)“百姓困弊,盗贼充斥,纲颓纪紊,莫相纠揭”(《资治通鉴》卷一○二海西公太和四年)。

  燕国后期,有两个人是有才能的,一是慕容恪,一是慕容垂。公元367年,慕容恪病死。慕容垂不容于慕容评,被迫外逃,投奔苻坚。慕容评为人贪鄙,封固山泉,鬻樵及水,积钱帛如丘陵。而燕国人民困难,士无斗志。

  苻坚、王猛早有灭燕之心,公元369年东晋北伐时,燕向秦求救。秦曾出兵救燕。但这并不是秦有爱于燕,而只是形势使然。燕王派使臣求救时,王猛对苻坚说:“燕虽强大,慕容评非温敌也。若温举山东,进屯洛邑,收幽、冀之兵,引并、豫之粟,观兵崤、渑,则陛下大事去矣。今不如与燕合兵以退温,温退,燕亦病矣。然后我承其弊而取之,不亦善乎?”(《资治通鉴》卷一○二晋海西公太和四年)因此,苻坚出兵援燕。次年,在桓温败退后三个月,前秦即由王猛帅军进攻洛阳。燕国在洛阳的守将出降。秦取得洛阳以西地。

  公元370年,苻坚遣王猛督镇南将军杨安、邓羌等步骑六万伐燕。杨安攻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晋阳是燕国重镇,驻有重兵。取下晋阳,可解除秦军后顾之忧。王猛自帅大军攻壶关(今山西长治北)。燕主命慕容评帅中外精兵三十万拒秦兵。慕容评畏惧王猛,屯兵潞川(《资治通鉴》胡三省注:据《水经注》:潞川在上党潞县北。阚骃曰:潞水,即漳水也。按:当是浊漳水),不敢再进。他认为王猛是悬军深入不能久留,欲以持久制之。

  王猛以游击将军郭庆帅骑兵五千,绕道间行出慕容评军后,烧评辎重。大火熊熊,百里外的邺城可见火光。秦军猛将邓羌等率部冲入燕阵、战到日中,大败燕兵,俘斩五万余人。秦兵乘胜追击,所杀及降者又十万余人。慕容评单骑走还邺城。

  秦兵进围邺都。慕容欲逃往龙城,为追兵所俘。秦灭燕,得郡一百五十七,户二百四十六万,口九百九十九万。苻坚迁慕容及其王公以下并鲜卑人四万余户于长安。

  秦灭燕后,次年即公元371年灭仇池氐杨氏。公元373年,苻坚遣将攻取东晋的梁州(今陕西汉中地区)、益州(四川大都)。西南夷邛笮、夜郎皆附于秦。公元376年,灭前凉。同年,乘鲜卑拓跋氏内乱,又灭了代。淝水之战的前夕,公元382年,苻坚又派吕光进驻西域。从朝鲜半岛上的新罗、东北的肃慎,到西北的大宛、康居、于阗以及天竺等十二国,都遣使通好。前秦的版图,东极沧海,西并龟兹,南苞襄阳,北尽沙漠”(《高僧传·释道安传》),疆域之大,是十六国任何一国和后来北魏、北周、北齐所不能比的。

  前凉的兴亡

  在前秦统一北方过程中最后灭掉的一个国,即前凉,是在十六国中独具特色的一员。前凉,从张轨于公元301年任凉州刺史算起,到公元376年为前秦所灭,历时七十六年,是十六国中享年最久的一国。前凉实际上也是一个割据政权,但对晋执臣下之札,经久不衰。凉州本是荒僻地区,经张氏的经营,地方的经济文化部有发展。在十六国混乱的年代里,凉州是一个相对安定的地区,虽也曾有过强敌压境,但前凉政权都能自行扞卫。

  晋惠帝时,张轨在朝任散骑常侍。因看到朝政混乱,“阴图据河西”,于是就要求到河西走廊。永宁元年(301),张轨出为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对这个偏远地方,朝廷已无力照管,张轨在这里实际上拥有很大的权力。这时,河西的鲜卑人很多,其中有些人干扰地方的治安,同时地方上也出现“寇盗纵横”的情况。张轨到任后,即对这些人加以惩治。他很快地就树立起威信来。鲜卑人若罗拔能自漠北向河西移动,侵入凉州。张轨派兵阻击,斩拔能,俘鲜卑人十多万口,安置在河西走廊,张轨因此威名大震。

  晋京洛阳失守后,中州避难来河西者络绎不绝,张轨上表,请合秦杂流人于姑臧(今甘肃武威)西北,置武兴郡,又分西平界,置晋兴郡。河西一直不用铸币,这时还以布帛代表货币作为交易媒介。张轨命铸五铢钱,“立制准布用钱,钱遂大行”。这反映了当地经济的向上发展。

  晋愍帝在长安即位,张轨派军三千人守卫长安。在此以前,张轨也不断对晋廷有所贡献。

  张轨“家世孝廉,以儒学显”。他在河西,“征九郡胄子五百人,立学校,始置崇文祭酒,位视别驾,春秋行乡射之礼”。“令有司可推详立州已来清贞德素、嘉遁遗荣、高才硕学、着述经史……具状以闻。”(《晋书·张轨传》)《资治通鉴》卷一二三称:“凉州自张氏以来,号为多士。”胡三省注:“永嘉之乱,中州之人士避地河西,张氏礼而用之,子孙相承,衣冠不坠,故凉州号为多士。”在十六国混乱时期,河西俨然成为汉族先进文化的重要据点,自张轨以后,经久不衰,在历史上有相当深远的影响。①公元314年,张轨病死,长子张寔继位。晋廷正式任命张寔为都督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西平公。晋宗室南阳王司马保所部,因司马保病死,有一万余人自上邦(今甘肃天水)来投,张寔都予以收容。

  320年,张寔为其帐下阎沙等所杀。寔弟张茂诛阎沙等,自称凉州牧。324年,张茂病死,兄张寔子张骏继位,称凉州牧、西平公。公元346年,张骏病死,子张重华继位、称凉州牧,假凉王。公元349年,凉州官属共上张重华尊号为丞相、凉王,雍、秦、凉三州牧。重华在公元353年病死,子张曜灵即位。

  自张茂至张重华在位三十余年间,前凉国势在不断发展。公元323年,前赵之刘曜亲率大军二十八万五千人西下凉州,沿黄河列营一百多里,扬言要渡河进攻姑臧。张茂部署防御力量,表示决心抵抗。刘曜知道自己“军势虽盛,然畏威而来者三分有二,中军疲困,其实难用”,不敢贸然渡河。后来刘曜为石勒所并,张骏“尽有陇西之地,士马强盛”。西域诸国派使者送来方物。张骏并在吐鲁番地区设高昌郡。公元346年,后赵主石虎命大将麻秋攻下凉州金城郡(治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张重华任主簿谢艾为中坚将军,率步骑五千,东击麻秋。谢艾大破麻秋军,斩首五千级。347年,石虎先后派麻秋、石宁等率师十二万,进攻抱罕(今甘肃临夏)。前凉守将张璩率部抵抗,后赵士卒死伤数万。此后,谢艾又两度大破后赵军。张骏、张重华父子统治前凉时期,其疆域,南至河,东至秦陇,西迄葱岭,北暨屠延。

  曜灵继位,年方十岁。不久,重华庶兄张祚废曜灵,自称凉州牧、凉公,次年又自称凉王。张曜灵之弟张玄靓在公元355年。张重华之弟张天锡在公元363年,相继为前凉主。从曜灵继位到张天锡自立的十年间,前凉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位,自相残杀,前凉的统治逐步走上下坡路。张天锡取得政权后,也不能改变这种情况。公元376年,苻坚征调了步骑十三万人进攻前凉。

  张天锡先后征集了十万人进行抵抗。经过几次会战,前凉军大败,张天锡投降,前凉亡。苻坚统一了北方。

  

  ①参看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第21—42页,三联书店1954年版。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