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第五卷 中古时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上册)·第六节 淝水战后北方的再分裂

  
第六节 淝水战后北方的再分裂

  淝水之战败后,苻坚带伤北归,一路收集散兵,回到洛阳时只有十多万人。苻坚带着这十多万人回到长安。维持统一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垮了,统一也维持不住了。原来被秦征服的各族贵族,都乘机起来谋求恢复他们的政治势力。前秦土崩瓦解了。在淝水战后半个世纪里,北方黄河流域又重新分裂成燕、秦、凉三个部分,许多小国互相攻夺。公元384年和385年,在前秦原来控制的土地上出现了羌族人姚苌建立的后秦,鲜卑人慕容垂和乞伏国仁建立的后燕和西秦、氏族人吕光建立的后凉。苻坚在385年为姚苌俘杀。397—409年,从后凉中分裂出北凉、南凉和西凉,从后燕中分裂出南燕和北燕,从后秦中分裂出夏。直到439年北魏统一了北方,中国北方的这种局面才告结束。

  后燕(附西燕)。北燕和南燕

  后燕慕容垂始建。淝水败后,秦军溃败,唯慕容垂军三万人保持完整。苻坚带着败兵一千多骑,投奔慕容垂。垂子慕容室和弟慕容德都劝他杀掉苻坚,恢复燕国,慕容垂不肯。他说:“我昔为太傅(指慕容评)所不容,置身无所,逃死于秦。秦王以国士遇我,恩礼备至。后复为王猛所卖,无以自明,秦主独能明之,此恩何可忘也。若氏运必穷,吾当怀集关东,以复先业耳,关西会非吾有也。”(《资治通鉴》卷一○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下同)

  慕容垂把军队交给苻坚。军行至渑池,慕容垂对苻坚说:“北部之民,闻王师不利,轻相扇动。臣请奉诏书以镇慰安集之,因过谒陵庙。”苻坚答应了。苻坚尚书左仆射权翼说:“国兵新破,四方皆有离心,宜征集名将,置之京师,以固根本,镇枝叶。垂勇略过人,世豪东夏,顷以避祸而来,其心岂止欲作冠军而已哉!……岂可解纵,任其所欲哉!”苻坚说:“卿言是也。然朕已许之。匹夫犹不食言,况万乘乎?若天命有废兴,固非智力所能移也。”而翼说,“陛下重小信而轻社稷,臣见其往而不返。关东之乱,自此始矣。”

  苻坚子苻丕镇邺。慕容垂到邺后,丕将石越劝苻丕杀垂。苻丕不肯,说:“淮南之败,垂侍卫乘舆,此功不可忘也。”石越对人说:“公父子好为小仁,不顾大计,终当为人擒耳。”

  慕容垂到了河北如鱼得水,辄谋独立发展。公元384年春,慕容垂自称燕王。他围攻邺城一年。最后苻丕放弃邺城,奔往晋阳。慕容垂进入邺城。河北大部分地区,都归于慕容垂统治。公元386年,慕容垂自立为皇帝,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县)。

  公元392年,慕容垂攻占滑台(今河北滑县),尽取丁零族翟钊所统治七郡三万余户。公元394年,慕容垂取长子和晋阳,杀慕容永,灭西燕,得西燕所统八郡七万余户。后燕全盛时,疆域南到琅邪,东到辽海,西到河汾,北到燕代,是十六国后期中原最强盛的一国。

  西燕从慕容泓开始。他是前燕主慕容之弟。

  苻坚灭前燕,曾迁徙鲜卑数万户到关中。这些西迁到关中的鲜卑人生活贫困,就是贵族,有的也沦为贫民。如慕容永,他是慕容廆之弟慕容运的孙子;徙长安后,“夫妻常卖靴于市”(《魏书·徙何慕容廆传》)。淝水战后,前秦的统治力量削弱。慕容泓据华阴起兵,自称使持节、大都督陕西诸军事、大将军、雍州牧、济北王。慕容冲也在河东(今山西南部汾水流域)起兵,响应慕容泓。

  这时,慕容垂已在关东起兵反秦。但慕容泓这一支起自苻坚的心腹之地,对前秦威胁更大。前秦大臣权翼就对苻坚说:“慕容垂正可据山东为乱,不遐近逼。今及宗族种类尽在京师,鲜卑之众,布干畿甸,实社稷之无优。宜遣重将讨之。”(《晋书·苻坚载记下》,下同)苻坚接受权翼的意见,遣子苻睿领重兵讨慕容泓和慕容冲。但却被打败,苻睿战死。

  这支鲜卑人的希望是回关东,并不愿留在关中,慕容泓遣使者对苻坚说:“秦为无道,灭我社稷。今天诱其衰,使秦师倾败。将欲兴复大燕,吴王(指慕容垂)已定关东,可速资备大驾,奉送家兄皇帝并宗室功臣之家,泓当率关中燕人翼卫皇帝,还返邺都,与秦以虎牢为界,分王天下,永为邻好,不复为秦之患也。”苻坚大怒,把慕容找来,当面责备,并让他给慕容垂、泓、冲三人写信,要他们罢兵还长安,慕容却密遣使者对慕容泓说:“吾既笼中之人,必无还理。……勉建业,大以兴复为务。”

  慕容泓接到密信,遂进兵长安,改元建兴(384)。慕容泓的部众,以泓德望不如慕容冲,持法又严苛,遂杀泓立冲。

  慕容冲在长安城郊与苻坚战争经年,互有胜负。这时,“关中士民流散,道路断绝,千里无炊烟。”

  公元385年,苻坚离开长安去五将山,以太子宏守长安。宏不能守,慕容冲入据长安。

  慕容冲得到长安,便留恋长安,课农筑室,为久安之计。这引起意欲东归的鲜卑人的不满。一些鲜卑贵族遂利用这种不满。杀了慕容冲,率领鲜卑男女三十万人离开长安东归。在东归途中,鲜卑贵族间多次发生权位争夺,最后立了慕容永。公元386年,慕容永进据长子(今山西长子西),即皇帝位,改元中兴。慕容泓以来的这支鲜卑慕容氏,历史上称作西燕。西燕盛时,其疆域南抵轵关(今河南济源西北),北至新兴(郡治九原,今为西忻县),东依太行,西临黄河。

  后燕主慕容垂和西燕主慕容永都要复兴燕国,但慕容垂只许自己复兴燕国,不许慕容永复兴燕国。他认为,不能容许慕容永存在“以累子孙。”393年冬,慕容垂征集了步骑兵七万进攻晋阳。次年春,又增调司、冀、青、兖四州兵,分三路进攻。慕容垂亲率大军,与西燕军合战于台壁(今山西黎城西南)南。西燕军中伏,大败,慕容永逃回长子。后燕军乘机攻下晋阳,进围长子。于八月间,灭西燕,杀死慕容永及其公卿大将三十余人。西燕从384年慕容泓改元,到394年慕容永被杀,首尾十年。

  后燕的衰亡后燕灭西燕后,乘东晋的衰乱,渡黄河而东,略地青、兖,把后燕疆域向南扩展到今山东临沂、枣庄一带。慕容垂还想征服北魏。但他对北魏用兵的结果,是遭到很大的失败。

  这时,鲜卑拓跋氏的势力已经在长城以北发展起来。公元326年,拓跋珪建立了北魏,都盛乐(今年蒙古和林格尔)。后燕和北魏的关系本来是友好的,后因后燕求北魏解决他战马缺乏的困难,没有达成协议,以至两国失和。394年西燕危急时,拓跋珪派骑兵五万,进至今山西忻县附近,遥为西燕声援。三九四年,后燕即灭西燕。次年五月,后燕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等率兵八万伐魏,范阳王慕容德率步骑一万八千为后继。拓跋珪把所率二十多万大军转移到黄河以南(今内蒙古伊克昭盟)。后燕出兵五个月,一直找不到与北魏军主力决战的机会,士气渐为衰落。加上塞外严寒,后燕军不能坚持,决定撤退。拓跋珪派拓跋遵率骑兵七万,堵塞后燕军南归之路。十一月,暴风冰合。拓跋珪引兵渡河、留辎重,选精锐二万余骑,急追燕军。十一月九日,燕军宿营叁合坡(在今年蒙古凉城县西北五十里石匣子沟),轻敌不设备。当日黄昏,拓跋珪的骑兵追到叁合坡西,乘夜布署诸将,使士卒衔枚,束马口,潜进。第二天,日出,魏军登山,下临燕营。燕军将东引,忽见山上敌军,士卒大惊乱。拓跋珪纵兵奋击。燕兵走赴水,人马相腾蹑压溺,死者以万数。拓跋遵在前邀击,燕兵四、五万人纷纷放下武器,敛手就擒,逃脱的只不过几千人。拓跋珪还俘虏了后燕文武将吏数千人,兵甲粮货以万计。拓跋珪坑杀全部俘虏。慕容宝等单骑逃回。

  慕容宝不甘心于叁合坡失败,要求再次伐魏。398年三月,慕容垂留慕容德守中山,亲自引兵密发,越过险峻的山路,直抵平城。这时,北魏陈留公拓跋虔,帅部落三万余家镇平城,素不设备。后燕军到了平城,他才发觉,仓促应战,战败而亡。燕军尽收北魏在这里的部落。史称这一战役,拓跋珪“震怖欲走。诸部闻虔死,皆有贰心,珪不知所适”。但后燕军到平城后,慕容垂病重,全军改前进为后退。四月间,在归途中,慕容垂死于沮阳(今河北怀来南),太子宝继位。

  慕容宝继位后,“定士族旧籍,分辨清浊,校阅户口,罢军营封荫之户,悉属郡县”。这是跟世家大族和军事组织争夺户口,而国家户籍上的一般民户比荫户的封建负担要重。因此,“士民嗟怨,始有离心”(《资治通鉴》卷一○八,太元二十一年),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局面。在慕容垂时曾经制造内乱的征东将军平规,又纠合余党,重行作乱,但历时不久,就平定下来。396年八九月间,拓跋珪率领了步骑四十余万大举攻燕,轻易地攻占晋阳。十一月,兵锋转向河北,攻下常山(郡治真定,今河北正定南)、信都(郡治信都,今河北冀县)。河北许多郡县的守宰,不逃即降。慕容宝在中山有步卒十二万,骑兵三万七千,悉数迎战魏军,被打得大败。魏军进围中山。一直到397年三月,慕容宝率领一万余骑,突围退往龙城。十月,北魏攻下中山,后燕公卿将吏及士卒降者二万余人。

  398年,慕容宝在龙城为鲜卑贵族兰汗所杀。慕容宝的儿子慕容盛杀兰汗,慕容盛又为其臣下所杀。后来,鲜卑贵族拥立了慕容垂的少子慕容熙。慕容熙时,后燕据有辽西地区,境域狭隘,民户不多,但他却是个贪图享乐、不理朝政的人。407年,慕容熙为冯跋和高云等所杀,后燕亡。自384年,慕容垂称燕王至407年慕容熙被杀,后燕立国共二十四年。

  北燕和南燕是冯跋和慕容德所分别建立。冯跋,汉人,仕后燕为禁卫军将军。冯跋和高云等杀慕容熙,推高云为主,以冯跋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武邑公,掌军国大权。409年,高云为其宠臣离班所杀,冯跋自立为王,称燕天王,史称北燕,以与后燕相区别。慕容德是前燕主慕容皝的幼子,后燕主慕容垂的幼弟。慕容宝时,北魏进兵中原,攻取中山。慕容德时镇邺城,见魏军乘胜来攻,乃率民户四万,车二万七千乘,从邺城迁住黄河南岸的滑台,称燕王。399年,迁都广固(今山东益都西北),改称燕皇帝,史称南燕。南燕的建立,较北燕为早,当时后燕尚未灭亡。

  冯跋任北燕主后,废除后燕苛政,务从简易。励意农桑,省徭薄赋。下令:“桑柘之益,有生之本。此土少桑,人未见其利。可令百姓人殖桑一百根、柘二十根”(《晋书·冯跋载记》)。冯跋对农桑的重视,对当时辽西地区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有所促进。430年,冯跋病死,跋弟冯弘杀冯跋诸予而自立、称燕天王。冯弘时,北魏开始进攻北燕。有一次,掠夺辽西民户三万余家。又一次,掠夺男女六千口。北燕都城龙城也屡次遭到魏军围攻。436年,冯弘被迫放弃龙城,逃往高丽。北燕亡。北燕建国共二十四年。

  慕容德“立治于商山(今山东桓台西南),置盐官于乌常泽(今山东寿光东北)”,他对于盐铁之利是重视的。他又进行户口搜括,在原来仅有十余万编户的青州,就搜括出荫户五万八千。405年,慕容德病死,无子,兄子超继位。超专事畋猎,在政治上毫无作为。410年,东晋刘裕北伐南燕,攻取广固,斩鲜卑王公以下三千人。南燕亡。南燕建国首尾十二年。

  后秦。西秦。大夏

  后秦羌族姚苌所建立。羌族和氏族是关陇地区的两个民族。后赵时期,两族同被迁徒到关东。氏族在苻坚的祖父苻洪率领下住在枋头:羌族在姚苌的父亲姚弋仲的率领下,住在清河。后赵未年内乱,姚弋仲降晋。戈仲死,其子姚襄和殷浩不和,反晋,北据洛阳,拟以洛阳为基地,开建王业。后为桓温所败,遂西入关。但这时关中已为苻秦所有。苻生派苻坚拒襄,战于三原。襄败,为苻生将邓羌所杀。姚苌向苻坚投降。

  淝水战后,慕容垂以扫祭祖坟为借口,回关东去了。姚苌随苻坚回到长安。慕容泓在关中起兵,苻坚派儿子苻叡去征讨,以姚苌为苻叡军司马。苻叡战败被杀,姚苌派他的长史赵都去向苻坚请罪。苻坚在盛怒之下把赵都杀了。姚苌畏罪,逃奔渭北,遂至马牧。西州豪族拥护他,共推姚苌为盟主。姚苌遂于384年自称大将军,大单于、大秦天王,反前秦,独立发展。

  在苻坚和慕容泓、慕容冲紧张战斗时,姚苌即移兵岭北,广收资实。他称要“待秦弊燕去,然后兵不血刃,坐定天下”(《晋书·姚苌载记》)。后来,姚苌的设想实现了。慕容冲所率鲜卑人攻入长安,旋又放弃长安走关东。姚苌坐取长安。苻坚在长安失落前,走保五将山,为姚苌俘获缢死。公元386年,姚苌即皇帝位于长安,国号大秦,史称后秦。

  苻坚虽死,苻秦氏和氐族的势力还在。苻坚族孙苻登,于苻丕死后即皇帝位,率领氏族势力继续和姚苌作战,公元393年,姚苌死,太子姚兴继位。次年,兴征苻登,登兵败被杀,苻氏的势力才被压下去。西燕灭亡时,姚兴取得了河东。后又乘东晋衰乱,出兵潼关,取得了东晋的洛阳。后秦盛时,它的疆域南到汉川,东过汝、颍,西控西河,北守上郡。

  后燕、后秦,是十六国后期东西方的两个强国。后秦在姚兴时期(394—415),学术文化相当兴盛。姚兴作太子时就与臣下“讲论经籍”(《晋书·姚兴载记上》,下同),作皇帝后,更大兴儒学。“天水姜龛,东平淳于岐,冯翊郭高等,皆耆儒硕德,经明行修,各门徒数教授长安。诸生自远而至者万数千人。”“凉州胡辩,苻坚之末,东徙洛阳,讲授弟子千有余人,关中后进多赴之请业。”姚兴给关尉下令说:“诸生咨访道艺,修身厉行,往来出入,勿拘常限。”于是学者咸劝,儒风甚盛。

  姚兴提倡佛教。沙门自远而至者五千余人。“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矣”。姚兴时,还翻译了大批佛教经典。在政治上,姚兴申明律令,严惩贪污,打击豪强。始平太守周班、槐里令李■,都因贪污伏法。鲜卑族薛勃叛奔岭北。“上郡贰川杂胡皆应之,遂围安远将军姚详于金城。(姚兴)遣姚崇、尹纬讨之。勃自三交趣金城,崇列营掎之。而租运不继,三军大饥。”纬言于崇曰:“诸部之豪,位班三品,督运稽留,令三军乏绝。宜明置刑书,以惩不肃。”遂斩之。诸部大震,租入者五十余万。姚兴亲率步骑二万,自往征讨,薛勃惧,弃其众而逃。

  姚兴重视农业。灭苻登后,“散其部众,归复农业”。他命郡国“百姓因荒自卖为奴婢者,悉免为良人”。姚兴在长安立律学,调集郡县没有职任的令史来学习。学成后,回原郡县。“论决刑狱”。姚兴自己也常常听断疑狱,“于时号无冤滞”。法律总是为统治阶级服务,但在刑法酷滥的十六国时期,姚兴对法这样的重视,是很难得的。

  418年,姚兴病死,太子泓即位。东晋太尉刘裕乘机进兵,攻下后秦的洛阳。这时,后秦的皇室内部却又出现了争夺权位的尖锐斗争。晋军长驱入关,水陆并进,于417年攻破长安。姚泓出降。后秦亡。后秦建国,凡三十二年。

  西秦鲜卑族乞伏国仁所建立。鲜卑族从北方向漠南迁徙时,有一支南出阴山,迁往陇西。这一支里有乞伏、如弗斯、出连、叱卢四个部落组成部落联盟。其中,乞伏部落比较强,其首长被推为统主。这支鲜卑部落在陇西一带辗转迁徙,后来居住在苑川水(今甘肃榆中东北)一带。据《水经·河水注》,这一带地方“为龙马之沃土”。王莽末年,马援曾在这里屯田。这支鲜卑人定居在这里,很快发展起来。

  前秦强大时,这支鲜卑人被苻坚征服。淝水战后,这支鲜卑人的首长乞伏国仁招集诸部落,众至十余万。他率众脱离了苻坚,于公元385年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建元建义,史称西秦。

  公元388年,国仁死,弟乾归被推继位,改称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公元400年,又迁回苑川。后秦姚兴强大时,降于后秦。公元412年,乾归死,子乞伏炽磐继位,迁都枹罕(今甘肃临夏)。这时是西秦最强盛的时候。炽磐灭了南凉,又屡败吐谷浑,还掠夺了契汗部落的牛羊五十余万头。西秦的疆域,西越浩亹(今青海乐都),东抵陇坻(陇山),北距河,南有吐谷浑。428年,乞伏炽磐死,子乞伏慕末继位。慕末“刑政酷滥,内外崩离”。430年,连续九个月没有下雨,饥荒严重,民多流亡。乞伏慕末想东趋上邽,归附北魏。他率一万五千户走到南安(郡治在今甘肃陇西东南)的高田谷,遭到夏军的堵击,退保南安城。431年,夏军围攻南安,慕末出降。西秦建国共四十七年。

  大夏匈奴族赫连勃勃所建。赫连勃勃的父亲刘卫辰在前秦时受苻坚任命,为西单于,督摄河西诸部,驻屯代来城(在今内蒙古伊克昭盟东胜西)。淝水战后,刘卫辰势力发展,占有朔方之地,控弦之士有三万八千人。391年,北魏拓跋珪攻取代来城,杀卫辰子弟宗党五千余人,获马三十余万匹,牛羊四百余万头。

  赫连勃勃逃奔后秦。姚兴很赏识他,称他有“济世之才”,命他为持节、安北将军、五原公,给以鲜卑部落二万余落,镇朔方。407年六月,勃勃自称大夏天王、大单于,建元龙升。有人劝他定都高平(今宁夏固原),但他不愿固守一城,而要以云骑风驰,与姚兴争胜,“救前则击其后,救后则击其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他不断以流动袭击的形式,蚕食后秦的城镇,消灭后秦的有生力量。姚兴遣将齐难伐夏,全军覆没。勃勃俘其将士二万,收其戎马万匹。此后,勃勃多次向后秦进攻,多所斩获。到了后秦灭亡前夕,后秦的岭北(今陕西醴泉九嵕山以北地)镇戍郡县大都为勃勃所占有。418年,勃勃取关中,在长安灞上即皇帝位。大夏盛时的疆域,“南阻秦岭,东戍蒲津,西收秦、陇,北薄于河”,版图虽不如后秦盛时的广大,但军事力量却超过后秦。

  勃勃有统一全中国的愿望。413年筑都城于今年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称统万城,意为“统一天下,尹临万邦”。但他极为残忍,任意杀人,使侍从群臣都人人自危。425年,勃勃死,子赫连昌继位。

  426年,北魏派大将奚斤等率兵五万余,取蒲坂,进据长安,北魏主拓跋焘自率精骑二万,渡河袭统万城,掠得牛马十余万,徙其民一万余家而还。427年,赫连昌遣其弟赫连定率军二万攻长安,与魏军相持。魏主拓跋焘征调十万大军,乘虚进攻统万。拓跋焘自率轻骑三万,兼程至统万城下。赫连昌以步骑二万迎战失败,逃往上邽。魏军占领统万城。第二年,魏军进兵上邽,生俘赫连昌。赫连定这时已由长安退到上邽,又由上邽逃平凉,自称夏皇帝。431年,赫连定灭西秦,欲渡河西击北凉,在半渡黄河时遭到吐谷浑袭击,定被俘,夏亡。夏建国,凡二十六年。

  后凉和南凉。北凉和西凉

  后凉和南凉为氐人吕光和鲜卑人秃发乌孤先后建立。

  吕光是略阳(郡治在今甘肃天水东北)人。前秦统一中原后,苻坚命吕光率兵七万、骑五千征西域。吕光到达龟兹(今新疆库车),西域三十余国陆续归附。苻坚任命吕光为使持节、都督玉门以西诸军事、安西将军、西域校尉。

  淝水战后,吕光以长安危急,全师东归。前秦凉州刺史梁熙发兵五万拒光于酒泉,为光所败。吕光进驻姑臧城。苻坚死,吕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牧、酒泉公,建元大安。389年,改称三河王。396年,称大凉天王。

  公元399年,吕光死,子绍立。光庶长子吕纂杀绍自立,吕光弟子吕隆又杀纂自立。吕纂“游田无度,荒耽酒色”(《晋书·吕纂载记》)。吕隆“多杀豪望,以立威名,内外嚣然,人不自固”。南凉秃发傉檀和北凉沮渠蒙逊屡来侵伐,“姑臧谷价踊贵,斗直钱五千文,人相食,饿死者十余万口”(《晋书·吕隆载记》)。403年,吕隆向后秦姚兴投降,后凉亡。

  南凉秃发乌孤部,是拓跋鲜卑的一支,其“秃发”两字,是“拓跋”的异译。据传,他们与北魏拓跋氏同源。八世祖秃发匹孤率领这支鲜卑拓跋从塞北迁到河西,被称为河西鲜卑。他们活动的地区,“东至麦田、牵屯,西至湿罗,南至浇河,北接大漠”,其中心地区是今甘肃武威东、兰州西,青海西宁市及乐都地区(《晋书·秃发乌孤载记》)。

  秃发乌孤时期,部众稍盛,“务农桑,修邻好”。筑廉川堡(今青海乐都东)以都之。公元397年,秃发乌孤称西平王,后又改称武威王,徙于乐都。乌孤时,广收各方人才。史称“四夷之豪隽”,“西州之德望”,“文武之秀杰”,“中州之才令”,“秦雍之世门”,“皆内居显位,外宰郡县,官方授才,咸德其所”。(同上)

  乌孤死,弟利鹿孤继位,徙居西平(今青海西宁),改称河西王。秃发利鹿孤有意采用兵农分离制,以汉人为农,鲜卑为兵。《晋书·秃发利鹿孤载记》记载,其将鍮勿仑对利鹿孤说:“宜置晋人于诸城,劝课农桑,以供军国之用;我则习战法,以诛未宾。”但这种制度似未能实行,或行而未能贯彻。傉檀一次征伐沮渠蒙逊,曾“征集戎夏之兵五万余人,大阅于方亭”(《晋书·秃发傉檀载记》)。这戎夏之兵中的夏,当然是晋人。乞伏炽磐袭乐都时,乐都守军曾拟“聚国人(鲜卑)于内城”,使“晋人距战于外”。可证晋人也是当兵打仗的。

  利鹿孤在部族中提倡儒学。建立学校,开庠序,选耆德硕儒,以训胄子,以赵诞等为博士祭酒。

  利鹿孤死,弟傉檀继位,改称凉王,又迁回乐都。这时,后秦姚兴强大,傉檀向姚兴称臣,姚兴以傉檀为使持节、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刺史,镇姑臧。据有凉州姑臧,是傉檀的宿愿,达到了目的,傉檀随即和姚兴分裂,自称凉王。

  这时北凉沮渠蒙逊和夏主赫连勃勃强大,常出兵侵犯南凉北境,南凉曾先后为沮渠蒙逊和赫连勃勃所败。傉檀后又以五万骑伐蒙逊,又大败于穷泉,傉檀只身逃回。傉檀被迫放弃姑臧又迁回乐都,在乐都又三次受到沮渠蒙逊的包围。

  南凉连年对外战争,农业失耕,使得“连年不收,上下饥弊”

  (《晋书·秃发傉檀载记》)。傉檀带兵去掠夺青海乙弗部。战争是胜利了,掠获牛马羊四十余万头。但都城乐都却为乞伏炽磐乘虚袭破。傉檀后退无路,部众离散,遂奔降西秦。时为414年,南凉亡。南凉建国凡十九年。

  北凉和西凉是临松(今甘肃张掖南)卢水胡沮渠蒙逊和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汉族世家李暠所分别建立。《宋书》卷九八《大且渠蒙逊传》载“匈奴有左且渠右且渠之官。蒙逊之先为此职。羌之酋豪曰大。故且渠以位为氏,而以大冠之。世居卢水为酋豪。”依此,“卢水胡”,意谓卢水(今黑河)地区的胡人,没有表明这种胡人的族属。而沮渠既以匈奴的官职为氏,又取羌人酋豪之称,似可信其为匈奴人,而所部群众则有相当数量的羌人。

  蒙逊的父亲,为前秦中田护军。蒙逊代父领部曲,以有勇略,多计数,为诸胡所推服。吕光建后凉政权后,蒙逊仍统率旧部,而叔父罗仇任西平太宁。399年春,吕光遣子镇东将军吕纂率罗仇伐西秦乞伏乾归,前军大败。吕光委罪罗仇,杀罗仇。是年四月,蒙逊求归葬罗仇于临松,宗姻诸部曲会葬者万余人。因杀吕光在临松所置官吏,与从兄沮渠男成推建康太守段业为使持节、大都督、龙骧大将军、凉州牧、建康公。段业以蒙逊为镇西将军,临池太守,又领张掖太守。蒙逊多次受命征讨,均为段业立了战功。

  蒙逊恐以雄武为段业所惮,内不自安,请为西安太守。段业怕他在肘腋之下,会发生重大的变故,也就答应了他。这时,段业以谋叛嫌疑杀了男成。蒙逊就借口为兄报仇,攻下张掖,杀了段业,自称车骑大将军,建号永安。这时是400年五月。敦煌太守李暠也在这一月起兵,自称冠军大将军、西胡校尉、沙州刺史,称庚子元年,与蒙逊相抗。至是,北凉和西凉都先后由后凉分裂出来了①。

  西凉初建都张掖,后迁都酒泉。西凉的疆域,只有今甘肃的酒泉、玉门、安西、敦煌等县,是十六国中“地狭民稀”的一个国。西凉建国后的第十七年,即417年,李暠病死,子李歆继位。420年,西凉为北凉所灭,首尾二十一年。

  北凉一直是西凉的一个劲敌,但战争中也互有胜负。420年,沮渠蒙逊声称东伐西秦乞伏炽磐,李歆想乘机偷袭北凉的张掖。实际上,他是上了蒙逊的圈套,在进军途中,西谅军遭到北凉军队的伏击,大败。李歆不肯撤兵,结果是所率步骑三万,全军覆没,李歆战死。跟着就是酒泉失守,西凉亡。

  北凉初在张掖建都。经过同南凉多次的战争,夺取了姑臧。412年,北凉迁都姑臧。沮渠蒙逊灭西凉后,取得酒泉、敦煌,河西走廊完全为其所占领,北凉全盛时,拥有武威、张掖、敦煌、酒泉、西海(郡治居延,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金城、西平、乐都等郡地,并且交通西域诸国。433年,蒙逊病死,子牧犍继位。四三九年,北魏主拓跋焘亲率大军伐北凉,包围姑臧。牧犍出降。北凉亡。北凉立国凡四十年。

  北凉、西凉所在河西地区,也像淝水战前的前凉一样,是中原人户逃避战乱的一个地区,也是保持中原文化传统的一个地区。苻坚时,曾徙江汉之人万余户于敦煌,“中州之人有田畴不辟者亦徒七千余人”。后来武威,张掖以东人西奔敦煌、晋昌者,也有数千户。李暠对这些人作了安置,“分南人五千户,置会稽郡;中州人五千户,置广夏郡;余万三千户,分置武威、武兴、张掖三郡”。李暠“少而好学,通涉经史,尤善文义。及长,颇习武艺,诵孙吴兵法”。沮渠蒙逊也是汉化相当深的。他们与东晋和后来的刘宋,都有信使往来,并以藩臣自居,在文化上也有相当密切的联系。437年,北凉主沮渠牧键曾遣使至宋,献书一百五十四卷,其中包含《敦煌实录》十卷,《凉书》等地方性历史地理书和《周髀》、《甲寅元历》等算学、历法等方面着作。牧犍又向宋求晋赵起居注等书。

  北凉是十六国中最后灭亡的一个。此后,北魏统一了中国的北方,结束了十六国分裂割据的局面。

  

  ①这里所说蒙逊建号永安和李暠称庚子元年,都在公元400年,即晋隆安四年,系据《宋书》卷98,《大且蒙逊传》。近人着书,多以永安元年为公元401年,当是依据《资治通鉴》卷112和《晋书沮渠·蒙逊载记》。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