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格言


  章钜少承庭训,先资政公每作书,必为章钜讲明其义。尝自署书室曰“四勿斋”,谓“无益之念勿起,无益之事勿为,无益之言勿说,无益之物勿食”也。每为人书楹帖,必用格言。谓章钜曰:“人来乞书而不以格言应之,即所谓无益之事也。”一日与先伯父奉直公为人分书楹帖,先伯父一联云:“欲知世味须尝胆;不识人情只看花。”公亦书一联云:“非关因果方为善;不计科名始读书。”呼章钜语之曰:“汝知此两联意义之深厚乎?汝伯父所书,乃涉世良方;我所书,乃自修要旨也。”终身用之不尽矣。

  通行楹帖有云:“谦卦六爻皆吉;恕字终身可行。”先资政公最喜述之,谓章钜曰:“此是经训,非仅楹联而已。”又集《四书》语示章钜曰:“敏则有功公则说;淡而不厌简而文。”此两语学古服官,淑身涉世皆宜,亦可当座有铭也。

  余髫龄即受业于孟瓶庵师超然之门。师由吏部郎乞养归里,时年方四十,掌鳌峰讲席十余年,终老于家。宅后有亦园亭,为读书静坐之地,日以惩忿窒欲自课。制楹联云:“谈性命则先贤之说已多,何似求之践履;学考订则就衰之年无及,不如返诸身心。”

  《七修类稿》云:“宏治间,吏部尚书三原王公署门曰:‘仕于朝者,以馈遗及门为耻;仕于外者,以苞苴奠入都为羞。’嘉靖间,藩司参议扬州钱公亦自撰一联,使所属衙门皆帖焉。句云:‘宽一分民受一分,见祜鬼神;要一文不值一文,难欺吏卒。’王之冢宰,近世难及,而钱忤当道,不久去。余谓二对近人不知,前乃真西山奏疏,后亦古语也。惜忘之。”

  杨文贞士奇有子为横于乡,有密友自楚中来者,每述其恶款。文贞常戒之,一日书一联示之曰:“不畏官司千状纸;只怕乡民三寸刀。”毫不知改,后卒以事伏法。人谓文贞此联可为巨族药石。

  吕新吾先生有铨署楹帖云:“直者无庸我力,枉者我无庸力,何敢贪天之功;恩则以奸为贤,怨则以贤为奸,岂能逃鬼之责。”又公署楹帖云:“青天下鉴此心,敢不光明正直;赤子来游吾腹,愿言岂弟慈祥。”附见《呻吟语·治道门》。

  《茶余客语》云:“申凫盟涵光自见苏门先生后,大书于门曰:‘真理学从五伦做起;大文章自六经分来。’又题书室联云:‘学古之志未衰,每日必拥书早起;干世之心已绝,无夕不饮酒高歌。’观此,则饮酒高歌,正非易易矣。”

  桂林府之秀峰书院,为岭西人文萃集之区。乾隆间,武缘刘灵溪太史定逌联云:“于三纲五常内,力尽一分,就算一分真事业;向六经四子中,尚论千古,才识千古大文章。”吕月沧山长称之。余谓此即从申凫盟“真理学从五伦做起;大文章自六经分来”二语衍而畅之耳。

  吾闽之鳌峰书院,有林青圃先生题联云:“反已有真修,须留神检到心身界上;加工无别法,务著力打开义利关头。”雅似先儒语录。

  王少湖敬臣云:“有一先辈揭《千字文》为斋室楹联,而各加注焉。‘罔谈彼短’之下,注云:‘我亦有短。’‘靡恃己长’之下,注云:‘人各有长。’此语吾人皆当服膺也。”

  汤文正公答沈茝岸书云:“李文节尝言翰林官能坏人,衙门冷则易苟,体面好则易傲,无政事则易懒,无风波则易放。署中堂联云:‘人重官非官重人;德胜才毋才胜德。’真座右铭也。”

  魏敏果公象枢由左佥都御史荐升户部侍郎,一岁五迁,愈用警惕。自题一联云:“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载年谱中。

  《柳南随笔》云:“无锡杜紫纶太史由词馆假归,,二十年林居,游名山殆遍。乾隆丙辰,游西湖归,作一绝句授其子曰:‘此即我遗令也。’未半月,以微疾终。诗云:‘半生空自逐浮华,放浪湖山亦大差。分付儿曹无别语,读书为善做人家。’卒之前三日,为其七十诞辰,张宴厅事,大书一联榜于柱。出句为‘教子课孙完我分’,对句即用所作诗结语云。”

  《随园诗话补遗》载:“或题书斋联云:“无求便是安心法;不饱真为却病方。’又过润州时,见僧壁联云:‘要除烦恼须成佛;各有来因莫羡人。’又过九华寺见一联云:‘非名山不留仙住;是真佛只说家常。’亦彼法中之格言也。”

  武进赵恭毅公申乔论学,以不欺为本。官浙藩时,自署堂联云:“君不可负,只是心难负,负心者不容于尧舜;天不可欺,谁言人易欺,欺人者如见其肺肝。”又湖南院署联云:“但愿民安若堵;何妨署冷如冰。”

  姚雪门督学湖南时,自题使院云:“亏他人便亏自己,须记朝齑暮盐,我亦寒士;要公道还要虚心,试看畹兰亩蕙,楚故有材。”又联云:“才要真爱,名要略爱,总之己要自爱;天不可欺,君不敢欺,实于心不忍欺。”吴稷堂省兰亦督学湖南,有联云:“畏简书并畏人言,常以无欺盟夙夜;正文风先正士习,惟将有耻勖胶庠。”吾闽沈心斋学使一联云:“尔无文字当安命;我有儿孙要读书。”简而有味。翁覃溪师督学山左时,亦录此十四字悬于堂楹,并为之跋云。

  江南各州县厅事,多同一楹联。据王朗川《言行汇纂》,乃王玉池令金乡时所作。句云:“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言百姓可欺,当留下儿孙地步;堂上一官称父母,漫说一官易做,还尽些父母恩情。”语质意真,妙在人人共晓。若《坚瓠集》所载:“胡可泉知苏州,揭一联于门外云:‘相面者,算命者,打抽丰者,各请免见;撑厅者,铺堂者,撞太岁者,俱听访拿。’”。则未免村气太甚矣。

  余初历外任,即守荆州。尝于厅事漫题一联云:“政惟求于民便;事皆可与人言。”石晓田郡丞逢人述之。未及一年,擢淮海监司,实管河防,非所习也,因题厅事云:“到此真成以政学;相逢但愿由中行。”万廉山郡丞承纪亦亟称之。

  金德山中丞在粤西藩任时,作官厅对联云:“坐此似同舟,宦情彼此关休戚;须臾参大府,公事何妨共酌商。”用意深厚,有名臣风味。余至粤西,访其联已不可得矣。中丞复诵其乡人徐公士林作臬司题庭柱云:“看阶前草绿苔青,无非生意;听墙外鸦啼鹊噪,恐有冤魂。”亦仁人之言。若宋牧仲题豫章署斋云:“云白峰青,焕发庐山真面目;蛟腾凤起,扢扬滕阁旧风流。”词虽美而意近夸矣。

  李恭毅公任通永观察时,题厅事一联云:“人苦不自知,愿诸君勤攻吾短;弊去其太甚,与尔辈率由旧章。”

  闻广州郡守署中一联云:“不要钱原非异事;太要好亦是私心。”此所谓深人无浅语也,惜忘却何人所撰。

  陈最峰景登牧晋州,自题厅事云:“头上有青天,作事须循天理;眼前皆瘠地,存心不刮地皮。”蒋南庄守颍州,自题听事云:“人原是俗非关吏;仕岂能优且读书。”陈子澜尹来宾亦自题厅事云:“事出于公,诸君何妨至室;吏原非俗,我辈还要读书。”皆真朴有味。

  余小霞题佐杂官厅联云:“此间只可谈风月;相对何须问主宾。”浑成典切,于佐杂官厅尤有味。

  甘肃藩署官厅有萨湘林集经语联云:“有孚在道明功也;同寅协恭和衷哉。”

  桂林抚署二堂有同年赵文恪公慎畛联云:“为政不在多言,须息息从省身克己而出;当官务持大体,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文恪由桂林擢督吾闽,两地皆有遗爱,至今颂声不衰。读其楹联,堪信其言行相顾也。

  桂林抚署小厅中有百文敏公联板云:“行所当行,不为己甚;慎之又慎,未敢即安。”跋云:“此庚申岁集古人语以自勖者。余自京尹出膺外吏,所至不一载,必有迁除,以故湘南浙右,黔岭滇池,次第转徙,履任之暇,即手书榜诸楹间,以为座右之铭。去冬于五华薇署,甫刻此联,翼日而拜粤西之命。涉历愈深,策惕愈甚,请事斯语,殆将终身,以之为封圻报称也可,以之为密勿陈谟也可。嘉庆甲子,重书于桂林节署之怀清堂。”

  程梓庭祖洛抚吴时,于官斋中自书一联云:“醴泉无源,芝草无根,人贵自立;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民生在勤。”又一联云:“无多事,无废事,庶几无事;不徇情,不矫情,乃能得情。”

  桂林吕月沧郡丞,随其父在戍所十五年,始赦归。成进士后,观政浙中。初知庆元县,有大堂一联云:“我也曾为冤枉痛入心来,敢糊涂忘了当日;汝不必逞机谋争个胜去,看终久害著自家。”任奉化县有二堂联云:“民心即在吾心,信不易孚,敬尔公,先慎尔独;国事常如家事,力所能勉,持其平,还酌其通。”梁山舟先生赠联云:“苍生自是关吾分;儒者真宜做此官。”

  闻前明王文成公行部所至,必令二人肩二高脚牌前导,大书云:“求通民情;愿闻己过。”议者以为客气,不虚也。吾友林少穆为江苏廉访时,尝书此作大门楹联是矣。

  余小霞《乙庚笔记》云:“州县每遇命盗案出,必有蠹役阴嗾所获之犯,使供某某为同盗,则皆素封且愚懦可鱼肉者。被供者率以贿免,而役之橐充焉,谓之‘开花’。四川某尉署中有自撰楹帖云:‘若使子孙能结果;除非盗贼不开花。’可谓惠出一尉矣。”

  吾乡林青圃先生历官中外,亮节高风,一宅数亩外,囊橐无余。余黄巷之旧居,即先生故宅也。尝自榜楹柱云:“庭余嘉荫,室有藏书,天下事随处而安,即此是雕梁画栋;卜得芳邻,居成美境,黄巷又名新美境田舍翁问心已足,漫言应列鼎鸣钟。”

  粤东黄翼堂绍统训导石城,学者称仰山先生,尝自署楹帖云:“为伦类中所当行之事;作天地间不可少之人。”

  尝见汪退谷先生书楹帖云:“汲水浇花,亦思于物有济;扫窗设几,要在予心以安。”又梁山舟先生书楹帖云:“能受苦方为志土;肯吃亏不是痴人。”

  蒋心余先生宅中大门联云:“一代翰林风月手;六朝兰锜谢王家。”闻是彭文勤公所赠句。其厅堂各联,悉出先生所撰,皆格言也。大厅联云:“至乐莫过读书,至要莫如教子;寡智乃能习静,寡营乃可养生。”内堂联云:“欣戚相同,为人莫想欢娱,欢娱即是烦恼;福命不大,处世休辞劳苦,劳苦乃得安康。”飨堂联云:“富贵无常,尔小子勿忘贫贱;圣贤可学,我清门但读诗书。”又联云:“垂训一无欺,能安分者,即是敬宗尊祖;守身三自反,会吃亏者,便为孝子贤孙。”

  纪文达师曰:“门人耿守愚,喜与人争礼数,常言‘士不贫贱骄人,则崖岸不立,恐益为人所贱。’余曰:‘此田子方之言,朱子已驳之。即就其说而论,亦谓道德本重,不以贫贱而自屈;非毫无道德,但贫贱即可骄人也。’先师陈白崖先生尝手题一联于书室曰:‘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斯真探本之论,两言可以千古矣。”

  吴门故家厅堂有一联云:“必孝友乃可传家,兄弟式好无他,即外侮何由而入;惟诗书常能裕后,子孙见闻止此,虽中材不致为非。”不知何人所撰。训词深厚,当家家揭于堂楣。余小霞自述其旧居厅事联云:“兄弟睦,家之肥;子孙贤,族乃大。”义亦阔大。

  广州香山书院联云:“诸君到此何为,岂徒学问文章,擅一艺微长,便算读书种子;在我所求亦恕,不过子臣弟友,尽五伦本分,共成名教中人。”

  姚铁松中丞守武昌时,撰听事联云:“笔下留有余地步;胸中养无限天机。”盖因旧句而改首二字也。

  石天基《传家宝》中有一联云:“言易招尤,对朋友少说几句;书能益智,劝儿孙多读数行。”真传家宝也。

  相传桂林陈文恭公自题其里第一联云:“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求名求利,但须求己莫求人。”或云是武进刘文定公所撰。然余尝见梁山舟学士手书此对,又云是文衡山语也。

  汪龙庄云:“余治刑名二十余年,行将从宦。甥兰启将事读律,请业于余,因就畴昔所究心者,书以代口,题曰《佐治药言》,并撤寓斋中旧联授之,曰:“苦心未必天终负;辣手须防人不堪。’”可谓仁恕矣。

  彭文勤公少与蒋心余同学,有题书房旧联云:“何物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今此联熟于人口,而不知其为文勤所制也。

  丁自庵善庆督学粤西,诲人必先器识而后文艺,自撰一楹帖镂板,颁之庠序。句云:“人生穷达岂能知,趁早须立此可为圣贤、可对帝天之志;客告是非且莫管,得闲要读我有益身心、有关世道之书。”亦可为士林针砭矣。

  尝见那文毅师手书赠顾蔼亭工部联云:“鹰隼入云睐所向;骅骝得路慎于平。”工部盖以才自见者,故勖之如此。宦途中客皆当服膺也。

  于文襄公敏中尝治蔬圃,自题圃门联云:“今日正宜知此味;当年曾自咬其根。”鄂文端公鄂尔泰亦有菜圃长联云:“此味易知,但须绿野亲身种;对他有愧,只恐苍生面色多。”用意各别,皆格言也。

  近人集《兰亭序》字作楹帖,有极自然成格言者,如:“与世不言人所短;临文期集古之长。”“人有不为斯有品;己无所得可无言。”“尽日言文常不倦;与人同事若无能。”“一人知己亦已足;毕生自修无尽期。”“相知当不在形迹;修己岂可殊初终。”“清言每不及世事;静坐可以修长生。”“知足是人生一乐;无为得天地自然。”“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与贤者游信足乐;集古人文亦大观。”“信古不迁,也是昔贤知己;流阴若寄,无为今世闲人。”又有集《圣教序》字者,如:“大本领人,当时不见有奇异处;敏学问者,终身无所为满足时。”又有集《争坐位帖》字者,如:“修身岂为名传世;作事惟思利及人。”“大惧与众人同数;须知保晚节尤难。”“名美尚欣闻过友;业高不废等身书。”“业高乎众意岂满;泽及于人功不虚。”

  闵鹤初曰:“尝见一楹联云:‘世间惟有读书好;天下无如吃饭难。’语亦沉著,惜未知作者为谁。又桑弢甫先生授徒,辄劝人加餐食,案侧悬一联云:‘放开肚皮吃饭;抖起神气读书。’想见豪情。然不若徐连峰岱云‘立定脚根撑起脊;展开眼界放平心’为倜傥有致也。”记余尝薄游永嘉,谒陈观楼先生昌齐于署斋,见自书一联云:“竖起脊梁立行;放开眼孔观书。”似更老气无敌。

  程月川中丞含章每莅一任,必以自书文字,墨拓一联,悬挂厅事。盖“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十二字,款云:“敬书朱紫阳夫子家训语。”按:此是我朝崑山朱柏庐先生用纯所撰居家格言,自“黎明即起”至“庶乎近焉”,凡五百一十字,此其末段结语。通篇语皆切实,而此二句尤为赅括,允堪悬作座右铭。今人误以此篇为朱子所作,中丞亦未加深考耳。中丞尝书“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两语,为书室楹联。旁亦注云:“书朱紫阳夫子句。”不知此乃南宋翁森所作《四时读书乐》诗,并非朱子,中丞亦沿讹而不知也。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