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集句集字附


  汉碑句皆质重,蔚然古香。余斋所藏颇多,因偶集为楹联云:“兰石之姿,清少之行;鲁峻珪璋其质,芳丽其华。”熹平残碑“蹈规履信,立德隆礼;范式根道核艺,抱淑守真。”景君“佐时理物,天与厥福;夏承、韩敕含和履仁,帝赖其勋。”夏承、孔宙“德惠旁流,鬯芳远布;刘熊雅度宏绰,广学甄微。”鲁峻“敦诗悦礼,藐然高厉,耿勋、鲁峻琢质绣章,耀此声香。”校官、衡方“绍圣作儒,贡登王室;孔寅钩河摘洛,象与天谟。”史晨“学为儒宗,行为士表;鲁峻冠乎群彦,简乎圣心。”郑固“声无细闻,虽远犹近;张迁劳而不伐,有实若虚。”孔彪“纯和之德,仁义之操;鲁峻孝弟于家,忠謇于朝。”衡方“含和履仁,天与厥福;见上发号施宪,民说无疆。”孔彪、华山“含和履仁见上,永享年寿孔宙;应期作弼,入参文昌。”食颉、韩敕“下民康济,顺如流水;尹宙、孔彪群公宪章,穆若清风。”衡方、鲁峻“温然而恭,慨然而义;娄寿忠以自勖,清以自修。”郑固

  近人集句楹帖,有可喜者。五言云:“山公惜美景,小谢有新诗。”独孤及、李嘉祐“即事已可悦;赏心还自怡。”杜甫、刘方平“脚著谢公屐;身披莱子衣。”李白、岑参“名香播兰蕙;妙墨挥岩泉。”岑参、张九龄“江山助磅礴;文物照光辉。”陆坚、许景光“深情托瑶瑟;逸兴横素襟。”贾至、李白“阅古宗文举;临风怀谢公。”卢纶、李白“跌宕孔文举;风流贺季真。”储光羲、李白“谁将佳句并;真与古人齐。”杨巨源、李白“雅琴飞白雪;逸翰怀青霄。”杜正伦、高适“智勇冠当代;卓荦观群书。”卢湛、左思“结交指松柏,述作凌江山。”孟浩然、李白“朗抱开晓月;高文激颓波。”孟郊、韦应物“学业醇儒富;文章大雅存。”杜甫、韩愈“积照涵德镜;素怀寄清琴。”孟郊、权德舆“鹏鹗励羽翼;龙鸾炳文章。”储光羲、李白“草木含清色;岩廊挹大犹。”储光羲、高适“知音在霄汉;高步蹑华嵩。”郎士元、孟浩然“江山澄气象;冰雪净聪明。”高适、杜甫“汲古得修绠;开怀畅远襟。”韩愈、褚亮“文章辉五色;心迹喜双清。”李白、杜甫“端居喜良友;独立占古风。”韦应物、孟郊“披云炼琼液;坐月观宝书。”李群玉、李白“声华满冰雪;节操方松筠。”高适、储光羲“酒香留客住;诗好带风吟。”白居易、姚合“名香播兰惠;雕藻迈琼琚。”岑参、褚遂良“蕴真惬所遇;振藻若有神。”杜甫、储光羲“溪静云生石;窗虚日弄纱。”姚合、李商隐“心同孤鹤静;节效古松贞。”吕渭、沈佺期“名香泛窗户;达岫对壶觞。”许浑、钱起“墨研清露月;琴响碧天秋。”李侗;许浑“地迥云偏白;亭香草木凡。”高适、张祐“接垣分竹径;微路入花源。”张说、储光羲“美花多映竹;乔木自成林。”杜甫、孟浩然“丘壑趣如此;鸾鹤心悠然。”钱起、李白“柳深陶令宅;月静庾公楼。”李白、杜甫“苔石随人古;山花拂面香。”张九龄、李白“长笑对高柳;贞心比古松。”李颀、李白“愿持山作寿;常与鹤为群。”武三思、杜甫“荷锄修药圃;煮茗就花栏。”王维、喻凫“涧松寒转直;碧海阔逾澄。”王绩、杜甫“谁知大隐者,乃是不羁人。”王维、韩愈“诗思竹间得,道心尘外逢。”元稹、岑参“暗水流花径;清风满竹林。”杜甫、崔峝“从来多古意;可以赋新诗。”杜甫“径隐千重石;园开四季花。”杜甫、周繇“隔沼连香芰;缘岩覆绿萝。”杜甫、李德裕“琴将天籁合;幔卷浪花浮。”赵冬曦、杜甫“野翠生松竹;潭香闻芰荷。”李亦、孟浩然“颇得湖山趣;不知城市喧。”刘长卿、吴筠“短歌能驻日;闲坐但闻香。”宋之问、王维“高松来好月;野竹上青霄。”李白、杜甫“松风清耳目;蕙气袭衣襟。”孟郊、张九龄七言云:“川原缭绕浮云外;台榭参差积翠间。”卢纶、薛逢“松间明月长如此;身外浮云何足论。”宋之问、白居易“窗含远树通书幌;风飐残花落砚池。”李贺、高九万“五野绿云笼稼穑;一庭红叶掩衡茅。”杜荀鹤、雍陶“常爱此中多胜事;更于何处学忘机。”刘长卿、周朴“松持节操溪澄性;山殿屏风花夹篱。”李洞、李白“闲看春水心无事;静听天和兴自浓。”皇甫冉、刘禹锡“阳羡春茶小瑶草碧;兰陵美酒郁金香。”钱起、李白

  楹帖中亦有所谓台阁体者,五言集句云:“大贤秉高鉴;上德表鸿名。”孟郊、虞世南“天与三台坐;儒开百代宗。”张九龄、司空曙“谋猷归哲匠;词赋引文雄。”王维、唐玄宗“羽仪呈鸑鷟;藻思焕琼琚。”刘禹锡、权德舆“麟笔删金篆;霓裳侍玉除。”卢纶、王维“一经传旧德;八座起文昌。”张说、唐玄宗“云山起翰墨;星斗焕文章。”王琚、杜甫“三光悬圣藻;一气转洪钧。”沈佺期、杜甫“道为诗书重;心缘启沃留。”杜甫、高适七言云:“功名待寄凌烟阁;霄汉常悬捧日心。”杜牧、钱起“千秋箓纪朱鸾浩;五色光生彩凤毛。”李义府、聂夷中“瑞气迥浮青玉案;清名合在紫微天。”耿湋、白居易“仰贺斯文归朗鉴;惟将直道历崇班。”齐己、张籍“圣代科名酬志业;中朝品秩重文章。”方干、罗隐“勋业定应归鼎鼐;文章谁得到罘罳。”徐寅、贯休“三千士里文章伯;十二楼前侍从臣。”户纶、许浑“彩笔只宜天上用;五云多绕日边飞。”贯休、鲍溶“瑞草惟承天上露;绣衣却照禁中花。”王建、方干“万卷图书天禄上;四时云物月华中。”李白、许浑“更傍紫微瞻北斗;还将彩服咏南陔。”薛逢、苏颋“花迎彩服离莺谷;阁倚晴天见凤巢。”罗隐、刘禹锡“七德龙韬开玉帐;三千犀甲拥朱轮。”骆宾王、陈陶“身应山河分岳渎;功铭鼎吕绘麒麟。”于尹耕、封益绅

  梁山舟学士所书楹帖多系集句,有抄辑成本者,今录其佳者如左。四言云:“斧藻其德;法言竹柏之怀。”水经注五言云:“名随市人隐;心与古佛闲。”苏句“竹石得幽秉;壶觞多雅游。”文同句六言云:“读书不求甚解;陶靖节句鼓琴足以自娱。”庄子七言云:“我书意造本无法;苏句此老胸中常有诗。”陆句“眉宇之间见风雅;笑谈与世殊臼科。”山谷句“文章或论到阃奥;梅圣俞句笑谈与世殊臼科。”见上“万卷藏书宜子弟;山谷句三田聚宝真生涯。”苏句“官如草木吾如土;东坡句舌有风雷笔有神。”见上“胸中已无少年事;门外犹多长者车。”山谷句“张颠草圣雄千古;焦遂高谈惊四筵。”遗山句“名高北斗星辰上;王廷珪句诗在千山烟雨中。”张孝祥句“轻鸥白鹭定吾友;山谷句绿竹高松无俗尘。”刘公是句“缫成白雪三千丈;荆公句净扫清风五百间。”苏句“更筑园林负城郭;荆公句先安笔研对溪山。”放翁句“蹙踏鲍谢跨徐庾;苏句网罗秦汉近唐虞。”傅蔡句八言云:“行道有福,能勤有继;居安思危,在约思纯。”左传“冰生于水,而寒于水;荀子云出其山,复雨其山。”诗疏“如此风神,惟须饮酒;北史既佳光景,当是剧棋。”南史“小窗多明,使我久坐;入门有喜,与君笑言。”易林“德有润身,礼不愆器;颜延年句玉韫庭照,兰生室香。”庾子山句“平理若衡,照辞若镜;动墨横锦,摇笔散珠。”文心雕龙“山水有灵,亦惊知己;水经注性情所得,未能忘言。”庾子山句“闭户自精,开卷有益;任彦升句垂露在手,清风入怀。”柳子厚句“碧山人来,幽鸟相逐;金尊酒满,奇花初胎。”诗品“脂粉简编,冠缨图文;李义山句糠粃礼义,缁铢功名。”王绩句九言云:“如良金美玉,无施不可;张说传非精墨佳笔,未常辄书。”裴行俭传十言云:“无江海而闲,不导引而寿;庄子乃邦家之光,非闾里之荣。”欧文

  吴青士郡丞廷榕,自吴中录寄集句八字联,皆古雅可爱。今择录其尤佳者如左云:“赤野生姿,青田矫翰;唐娄师德契苾明碑白云怡意,清泉洗心。”李邕叶有道碑“蕴智成囊,含明作镜;唐刘待价令狐仁政碑凭春洒翰,席月抽琴。”北魏高湛碑“如筠斯清,比蕙又畅;唐宋儋报友书逢岑爱曲,值石怜欹。”魏姜质亭山赋“器重南金,才横东箭;高后碑辨雕春囿,德莹秋天。”唐太宗访才能诏“缀响兰深,缉言琼秘;谢庄武帝册沈思泉涌,华藻云浮。”魏卞兰赞述太子赋“鸟啭歌来,花浓雪聚;庾信马射赋云随竹动,月共水流。”陈后主夜庭度雁赋“春水两派,晴山数曲;大隐赋朱轮十乘,紫诰千篇。”幽居赋“薜引山茵,荷抽水盖;王勃东屋山池赋琴号珠柱,书名玉杯。”庾信小园赋“激扬硕学,诱接后进;南史张融传甄明政术,晓达公方。”唐太宗访才能诏“经纬区宇,弥纶彝宪;文心雕龙抑扬人杰,雕绘士林。”契苾明碑“缀响兰深,缉言琼秘;谢庄武帝册秉仁岳峻,动智渊明。”崔敬邕碑“修风晓逸,德星夕映;谢庄武帝册祥禽辈作,瑞木朋生。”鲍照河清颂“泽雨无偏,心田受润;简文上大法颂表慈云既拥,智海亦深。”简文与智炎书“抗心希古,任其所尚;含毫命素,动必依真。”隋姚察名画记“溽露飞甘,舒云结庆;谢庄武帝册贞筠抽箭,润璧怀山。”王融赠叔诗“壮思风飞,逸情云上;谢朓七夕赋朗姿玉暘,惠风兰披。”宋孙康团扇赋

  谢默卿邑侯元淮自梁溪录寄集句各联,皆工稳。附录于左云:“井灶有余处;林园无俗情。”“挥兹一觞,未知明日事;远之八表,正赖古人书。”以上集陶诗“精义测神奥,清机发妙理;远想出宏域,高步超常伦。”集文选句“讴吟坰野,金石云阶;栋梁文囿,冠冕词林。”文心雕龙、庾开府集“芝洞秋房,檀林春乳;桂深冬燠,松疏夏寒。”庾开府句“举头望明月;荡胸生层云。”集李、杜句“枫叶荻花秋瑟瑟;浴凫飞鹭晚悠悠。”集白、杜句“家酝满瓶书满架;山花如绣草如茵。”集唐句“蝶衔花蕊蜂衔粉;犀辟尘埃玉辟寒。”集李义山句“碧苔芳晖,如有佳语;绿杉野屋,良殚美襟。”集司空表圣诗品,下同“隔溪渔舟,幽鸟相逐;乱山乔木,奇花初胎。”“妙机其微,是有真宰;远引莫至,忽逢幽人。”“娟娟群松,上有飞瀑;萧萧落叶,人闻清钟。”“红杏在林,幽鸟相逐;碧桃满树,清露未晞。”“蓄素守中,所思不远;返虚入浑,其声愈希。”“神化攸同,控物自富;性情所至,著手成春。”“与古为新,载瞻星气;其曰可读,如写阳春。”

  焦氏《易林》中,语多吉祥。有集句为联语云:“砥德砺才,为国藩辅;市政施惠,生我福人。”“含和履中,驾福乘喜;年丰岁熟,政乐民仁。”“论仁议福,保我金玉;达性任情,乐其安闲。”“道德神仙,增荣益誉;福禄欢喜,长乐永康。”

  余小霞有集句联云:“随遇而安,因树为屋;会心不远,开门见山。”又云:“天半朱霞,云中白鹤;山间明月,江上清风。”予曾集苏句为联赠之云:“劝子勿为官所腐;知君欲以诗相磨。”又一联云:“笔老诗新疑有物;水清石瘦亦能奇。”

  闻有集前人句题酒家楼者云:“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可谓工绝。

  黎湛溪河帅厅事,有桂未谷分书集句一联云:“天根月窟闲来往;粗沙大石相磨治。”余每进谒,屡目之,河帅曰:“君赏其书乎?惜集句殊不伦不类也。”余曰:“桂作此时,初不为公。自今观之,则所集殊雅切。”何帅诘其说,余曰:“上语谓公治《易》,对语谓公治河耳。”同僚尚未喻,余曰:“上语谓作河上《易》注,对语谓办碎石坦坡耳。”众始冁然。

  吴信辰集司空曙、李颀一联云:“翠竹黄花皆佛性;清池皓月照禅心。”以题佛寺恰好。

  李兰卿守思恩时,于宾州建听荷小阁,集句联云:“眼明小阁浮烟翠;身在荷香水影中。”跋云:“道光丁亥六月,按试宾州,以是月二十四日作荷花生日。”时阮春畲刺史重葺是阁方成,而申渔溪、陈紫澜、刘梦庭三明府皆不期而会,一时之盛,众宾俱欢。余题扁榜曰“荷花世界”,并集东坡、诚斋诗句,悬于阁柱。

  达诚斋达三榷税粤关,喜谈文字,颇通易学,有别业在署旁,名“净芳园”。榷使自为集句一联云:“闲坐小窗读周易;每依南斗望京华。”

  相传徽州城中有戏台初成,徽之巨商撰联,得一句云:“声为律吕身为度。”久不能对,曰“有能集成语对者,当厚酬之”。时方朴山先生命其子德往对曰:“云想衣裳花想容。”徽商酬以百金。先生笑白:“七字百金,李太白惠我无疆也。”按:对句胜于出句。出句“吕”字添出,“身为度”三字亦无著,适成其为徽商本领也。

  近人有集句楹帖云:“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前身陶彭泽,后身韦苏州。”以东坡诗对《祢衡传》,天然比偶。惜无人能当此语耳。

  石墨文字以《石鼓文》为最古,近有集为篆联者云:“道艺工于写华柳;秀灵时或载渊鱼。”“不华不朴同所好;既安既宁乐乃时。”“宁朴毋华,以康我道;既安乃乐,共写其天。”“道旨渊微,深于四子;词华工秀,大如六朝。”

  桂林城中岩洞以风洞山为最,即叠彩山也。山中座落又以景风阁为最。叶琴柯中丞绍楏集《禊帖》字为联云:“林间虚室足觞咏;山外清流无古今。”余亦拟集韩句一联云:“粉墙丹柱动光彩;高崖巨壁争开张。”

  余编梓《联话》将竣,适贺耦庚中丞邮信来,以集句两联索书。集《四书》云:“行不得则反求诸己;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又经语云:“视履考祥,其旋元吉;清明在躬,气志如神。”因附识之。以下集字

  《西岳华山碑》前明已毁,今海内只有三拓本。余所藏者《华阴》,郭允伯旧物,曾归朱笥河先生者也。碑为蔡中郎所书。近人有集碑字为楹帖者,如云:“汉璧秦璆千岁品;光风嘉月四时春。”“和平峻望中书令;典则高文太史公。”“岁星仙气原方朔;璧月新词是义山。”“玉堂修史文皆典;香案承书望若仙。”

  陈曼生郡丞有集《三公山碑》字一联云:“老屋三间,可蔽风雨;空山一士,独注离骚。”

  柳诚悬所书《元秘塔铭》,雄伟奇特,最宜于作楹联。有集字成句者云;“山静日长仁者寿;荷香风善圣之清。”“穷经安有息肩日;学道方为绝顶人。”“情词超迈高常侍;书法清圆赵集贤。”

  敬客所书《王居士砖塔铭》,乃褚派也。近人喜学之,姿态横生,惟以作大字,则规模稍有不足。亦有集字为楹帖者云:“天然文吐春云润,悟后心如秋月超。”“明月超然怀远鉴;绪风和处觉春生。”“书求往迹得其化;文有真宗鉴乃神。”“风节为贞金乐石;心神如秋月春云。”

  颜鲁公《争坐位帖》字不及寸,而拓作大字,则有雄伟之观,胜于临摹他迹。近有集帖字为楹联者,语亦岸异不群。七言云:“身向尺天崇位业;人从香海望才名。”“恬然清行同南部;积有文才是左思。”“一诚有定同葵向;百故皆恬若海容。”“校书长爱阶前月;品画微闻座右香。”“清时盛治人同仰;名世高文众所师。”“其书莫废文明道;不爵而尊体卫身。”“畏友恨难终日对;异书喜有故人藏。”“月寮烟阁标清兴;文府书城纵古今。”“书到右军难品次;文如开府得纵横。”“满室古香人有会;当阶清荫月初中。”“立志须如三古盛;为书自起一家言。”八言云:“立功德言,有三不朽;尚齿爵位,无一非尊。”“功冠凌烟,纪纲文武;才高画日,损益古今。”“立德立功,居之以敬;友直友谅,尊其所闻。”

  有集颜鲁公《多宝塔碑》字为楹帖者,近刻成板联,墨拓亦颇可观。句云:“天然深秀檐前树;自在流行槛外云。”“脱俗书成一家法;写生卷有四时春。”

  颜鲁公书《东方朔像赞》,字庄严合矩,在《多宝塔》之上。有集字成联者云:“德星人是东方朔;雄辨文如石曼卿。”“作者多大方家数;望之如神仙中人。”“清而不矫心无滓;俭以为节家之肥。”“学以精神通广大;家从清俭足平安。”

  《绎山碑》原石已不可考,今所传本,乃五代郑文宝重刻。而典型具在,殊可临摹。近有集碑字为联云:“追古思今。道在作者;登高望远,时复乐之。”“为乐及时,令德无极;去古不远,直道在斯。”“日有所思,经史如诏;久于其道,金石为开。”“山泽高下理所著;金石刻作臣能为。”

  王右军《兰亭序》字,执笔者无不奉为矩型。近人有集字为楹联者,亦自巧思绮合。五言云:“畅怀年大有;极目世同春。”“室有山林乐;人同天地春。”“惠日朗虚空;清风怀古人。”“风竹引天乐;林亭集古春。”六言云:“今趣岂异于古;天听可期诸人。”“文情生若春水;弦咏寄之天风。”七言云:“有足春随惠风至;无怀人合盛时生。”“游春人若在天坐;听曲情随流水生。”“文生于情有春气;兴之所至无古人。”“情文俯仰怀迁固;述作风流契老彭。”“流水永无风浪作;春情时以管弦和。”“丝竹放怀春未暮;清和为气日初长。”“寄兴在山亭水曲;怀人于日暮春初。”“遇事虚怀观一是;与人和气察群言。”“与弦作契风生竹;列坐为情水抱山。”“观水期于无尽地;生天当是有情人。”“随群流观极盛事;欣乐岁述古初言。”“得趣在形骸以外;娱怀于天地之初。”“流水情文曲有致;至人怀抱和无同。”“极清闲地是兰若;观自在春于竹林。”“追随永日情殊畅;坐领春风气不群。”“坐随兰若幽怀畅;游及竹林躁气清。”“静坐不虚兰室趣;清游自带竹林风。”“随所遇时将静悟;老于文者不陈言。”“得山水乐寄怀抱;于古今文观异同。”“放水流长观其曲;为文气盛集于虚。”“虚怀视水人咸悟;和气为春天与游。”“将合万类为一己;每以内观当外游。”“知足一生得自在;静观万类无人为。”“大文间世有述作;至乐在人无古今。”“山水之间有清契;林亭以外无世情。”“虚竹幽兰生静气;和风朗月喻天怀。”“群然和者幽兰曲;快哉当之修竹风。”“古与为怀稽作者;兴随所引契天然。”“风人所咏托于古;静者之怀和若春。”“清风有信随兰得;激水为湍抱竹流。”“室因抱水随其曲;竹为观山不放长。”“亭间流水自今古;竹外春山时有无。”“山有此生未能至;竹为一日不可无。”八言云:“毕生所长,岂在集古;闲情自托,亦不犹人。”“不次之迁,人同品峻;及时为惠,情与春长。”“今古毕陈,趣生一室;人天兴感,文可万言。”“诞妄不生,虚无视事;幽闲自得,清静为修。”“林气映天,竹阴在地;日长似岁,水静于人。”“小有清闲,抱弦怀古;随其时地,修己观人。”“清气若兰,虚怀当竹;乐情在水,静气同山。”“春水初生,系怀左右;清风惠及,盛领情文。”九言云:“今文与古文,期其一是;无极为太极,化可万殊。”

  近吾乡郑云麓观察开禧有《知足斋集禊序楹贴》一帙,刻于粤东,董琴南为之序,亦集帖中字。所称“既极自然,又有生趣”者,信不虚也。兹择其尤佳者录之云:“生当稽古右文日;老作观山乐水人。”“人品清于在山水;天怀畅若当风兰。”“世间清品至兰极;贤者虚怀与竹同。”“时契幽怀同静气;因观流水悟文情。”“有时自向竹间坐;无事一至兰若游。”“为人不外修齐事;所乐自在山水间。”“随时静录古今事;尽日放怀天地间。”“修己可知有乐地;作文自合舍陈言。”“作文每期于古合;寄怀时或与天游。”“万类静观咸自得;一春幽兴少人知。”“世情岂尽能相合;贤者所为固自殊。”“人品若山极崇峻;情怀与水同清幽。”“大贤自合为九列;清风可以流万年。”“信之为言有诸己;文亦不外生于倩。”“尽日山游得风趣;一生浪迹契天随。”“老可情怀常作竹;少文乐事在游山。”“述古期同彭不作;临风若遇惠之和。”“昔时尝品惠山水;异日期为少室游。”“自古在昔有述作;当今之世咸清贤。”

  怀仁《圣教序》本,集右军遗字而成。近复有集序中字作楹帖者,古雅可喜。五言云:“鹿门多大隐;花洞有长春。”“云霞生异彩;山水有清音。”“波绿生春早;云归注雨迟。”“有雨云生石;无风叶满山。”七言云:“黄昏花影二分月;细雨春林一半烟。”“明月不离光宅寺;清风常渡出山钟。”“清华词作云霞彩;典重文成金石声。”“胜地花开香雪海;妙林经说大罗天。”“一藏梵声涛在口;满林花影月苞山。”“九万里风斯在下;八千年木自为春。”“天机清旷长生海;心地光明不夜灯。”“承恩湛露三春重;被体香罗九夏轻。”“机云才学有天趣;王谢风流本性成。”“法雨慈云窥色相;清池明月露禅心。”“万里波涛归海国;一山花木作香城。”“座揽清辉万川月;胸涵和气四时春。”“人体六书生奥妙;五山十水见精神。”“松涛在耳声弥静;山月照人清不寒。”“紫薇华省承纶诰;金粟香风舞彩衣。”“书成花露朝分洁;悟对松风夜共幽。”“珠林墨妙三唐字;金匮文高二汉风。”“谢傅心情托山水;子瞻风骨是神仙。”“灯火夜深书有味;墨花晨湛字生光。”

  欧阳率更书《醴泉铭》,字最方整,临作楹帖尤宜。有集字成联者,七言云:“月沼观心清若镜;云房养气润于珠。”“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西清恩挹三霄露;东观文成五色云。”“一室图书自清洁;百家文史足风流。”“岩前炼石云为质;槛外流泉月有声。”“为学深知书有味;观心澄觉宝生光。”“功深书味常流露;学盛谦光更吉祥。”八言云:“气淑年和,群生咸遂;冰凝镜澈,百姓为心。”“良玉润珠,精神流照;吉金乐石,左右交辉。”“甘露卿云,于斯为瑞;珠辉玉照,盖代之华。”“琼质金相,当时之宝;颂经风纬,冠世而华。”

  近张澥山方伯岳崧集字书联见赠云:“凤质龙文,光华相映;景风淑气,仁寿同登。”

  “室临春水幽怀朗;坐对贤人躁气无。”此姚姬传先生集《禊帖》字联,以赠罗子信太史者。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