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余辑《楹联丛话》,多由朋好录贻,而巧俪骈词,亦往往相连而及。余谓是对也,非联也。语虽通而体自判,因别载而存之箧。衍积久裒,因复搜取说部诸书及前后所记忆,汇次成帙。昔宋人诗话,喜言巧对,然不过数联而已。其专以对语成书者,始于隋杜公瞻之《编珠》。今其书已不存。明杨升庵所作之《谢华启秀》,人人皆知其书。唯中多偏枯割裂,又或注出典,或不注出典,不免为通人所讥。兹编虽亦草草而成,都无体例,而每条皆从原书录出,所采对语,配隶悉能匀称,斐然可观。唯限于见闻,殊惭漏略。客有见而喜之者曰:“书虽不多,而甚可启发文心,旁资谈助,不可不公诸同好。”因稍加厘订,付之梓人。尚望博雅君子,广为录寄。则又可编辑成书,比诸《楹联》之有《续话》云尔。

  道光己酉仲夏之月 退庵居士撰于南浦寓斋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