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巧对录 卷之二


  近人有掇取《说文》中字句,集成对偶,名曰《说文凝锦录》,皆汉以前文字,古雅可喜。今摘录其最工者百余条,以广见闻云:

  “天体”圜,天体也对“地根”垠,地根也。“屈虹”霓,屈虹也对“凝雨”雪也。“雨□”霑,雨□(上雨下染)对“火飞”(上西下灭),火飞也。“湿暑”溽,湿暑也对“冷寒”(左氵右靓),冷寒也。“别水”派也对“回风”飘也。“山耑”峰,山耑也,同端对“水派”港,水派也。“天门”对“地室”。“竹田”对“石地”(上厂下金)。“丰流”对“盛火”(左火右多)。“兔窟”对“螾场”益州部谓螾场曰坥。“幺子”(上爫下不清),幺子相乱,受治之也对“下妻”嬬,下妻也。“蛇医”蝾螈,以注鸣者对“鼠妇”。“彪猫”狻猊,如虦猫,食虎豹对“健犬”。“水虫”对“风鼠”鼩,胡地风鼠也。“羊子”对“牛父”特,朴特,牛父也。“舒凫”对“伏兽”。“楚鸟”对“周燕”。“孝鸟”对“贪兽”夔,即猱也。“名豕”希,河内名豕也对“大牲”。“茶芽”对“瓜当”。“麻□(上艹下黠)对“竹枚”。“大葭”对“小茮”藿,茮之小者。“木耳”(上荋下大)对“水衣”。“散材”柴,小木散材对“陈草”(上艹下不清),陈草复生也。“木素”对“竹萌”(上笞下心)。“竹肤”对“木顶”。“禾本”秄,壅禾本对“竹胎”。“草零”草曰零,木曰落对“木陊”(上麁下木),木叶陊。“草端”对“粟实”。“屋牝”(上宀下戈),屋牝瓦下对“关牡”(外门内龠),关下牡。“壁会”对“孤隅”。“井壁”对“库垣”墬,道边库垣也。“户扇”对“灶窗”坄,陶灶窗也。“水梁”对“木阶”。“深屋”宀,交覆深屋也对“疏窗”(左不清右疋),门户疏窗也。“主阶”对“邻道”(左肙右邑)。“重屋”对“比田”。“特舟”斻,士特舟对“副马”。“弩眉”对“剑鼻”。“筐当”对“椟朴”。“书笘”笘,书僮竹笘也对“射臬”。(左土右不清)“礼俎”对“乐钟”。“刀室”对“弓衣”。“书囊”对“剑柙”(左木右合)。“环舌”(左角右敻),环之有舌者对“型肠”镶,作型中肠也。“木帐”对“竹舆”。“方钟”对“圆案”。“镈鳞”镈,镈鳞也。钟上横木上金华也对“车耳”(左车右反),车耳反出也。“吹鞭”对“舞履”。“爨门”灶口对“火主”灯中火主也。“厚缯”对“纯玉”纯玉曰金。“朽玉”对“败衣”(敝之左部)。“酒滓”对“谷皮”。“鱼精”鱻,新鱼精也对“鸟胃”。“韭郁”对“介脆”荃,介脆也。“蜂饴”(上鼏下二虫),蜂甘饴也对“马酒”汉有挏马官作马酒。“口端”对“目际”。“颜前”对“肉表”(左月右弱),肉表革里。“臂节”对“面毛”。“稠发”(珍之右部)对“厚唇”(上党头下多)。“手行”对“目戏”□(左目右晏),目相戏也。“手呼”对“舌介”哽,语为舌所介也。“细文”□(穆之右部)对“清饰”(左青右彡)。“火色”(上雁下火)对“木音”□(上雨下羽)。“阳气”对“阴神”。“玉光”对“火气”。“善丹”对“圜采”。“驳文”对“错画”文,错画也。象交文。“曲行”对“平议”。“竞言”对“并视”。“记谋”记谋曰访对“深谏”。“好视”对“美言”。“疁田”疁,汉律曰:疁田茠草对“抒井”(左革右冤)。“洒身”对“盪口”。“行丸”对“关矢”弯,持弓关矢也。“水草交”水草交为湄对“云雨起”凄,云雨起也。“侧出泉”对“特立石”碣,特立之石。“婦持帚”婦,从女持帚洒扫对“男力田”男,从田从力,言男用力于田。“臣司外”司,臣司事于外者对“官事君”官吏事君也。“依人鸟”对“知声虫”。“短喙犬”对“长脊牛”(左牜右畺),牛长脊也。“青羽雀”翠,青羽雀也。出郁林对“赤尾鱼”。“蚨还钱”趺,青蚨,水虫,可还钱对“鹬知雨”鹬,知天将雨鸟。“长脊兽”豸,兽长脊对“哆口鱼”魠,哆口鱼也。“鸟一枚”对“鼠五技”鼫,五技鼠也。“赤羽雀”翡,赤羽雀。出郁林对“黄腹羊”。“竹冬生”竹,冬生草也对“麦秋种”麦,秋种、厚薶,故谓之麦。“絺绤草”对“鹿麋粻”。“门旁户”对“城下田”(左田右耎)。“特立户”闺,特立之户对“别生条”枝,木别生之条。“六叉犁”对“两刃臿”(上艹下木)“纬十缕”纬十缕为绺对“絮一苫”纸,絮一苫。纸丝滓也。“等画物”对“分别文”斐。“开闭门”对“屈申木”煣。“星见雨除”夝,雨而夜除星见也对“风吹浪动”飐,风吹浪动也。“风动虫生”风动而虫生,故虫八日而化对“雷鸣雉雊”雊,雷始动,雉鸣而雊其颈。“昼与夜界”昼,日之出入与夜为界者对“雨从云下”雨,水从云下也。“房司田候”房星为辰,司田候也对“牛起物数”牛为大物,天地之数起于牵牛。“城以盛民”对“土能吐物”土,地之吐生物也。“雨止云罢”霩,雨止云罢貌对“水少沙见”。“熊以冬蛰”熊兽,似豕,山居,冬蛰对“龙以秋潜”龙,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牛驳如星”(左牜右平),牛驳如星对“豹圜似虎”豹,似虎,圜文。“燕鱼尾似”鱼,象形,与燕尾相似对“禽□(上山下离)头同”禽,走兽总名。禽□(上山下离)兕头相似。□(同上),吕支切,山神兽也。“藼草忘忧”对“芣苡宜子”芣苡,其实如李,可以宜子。“十发为程”程,品也。十发为程,十程为分,十分为寸对“三斛为□(上采中大下巾)(同上),囊也。又作帣。今盐官三斛为一□(同上)。“笑不坏颜”对“辛能蹙鼻”辠,言罪人蹙鼻苦辛之忧。“视近志远”对“买贱卖贵”。“动作切切”对“言语谵谵”谵谵,多语也。“意内言外”词,意内而言外也对“品少文多”祠,品物少,多言词也。“市谷出谷”籴、粜对“扞缯湅缯”硟,以石扞缯也。练,湅缯也。“云半有半无”圛,见《逸周书》对“泉一见一否”瀐,见《尔雅》。“龟外骨内肉”对“狐丰后小前”。“桂百药之长”对“虎山兽之君”。“麦一夹二缝”对“秠一稃二米”。“六月羔□(骛之马换羊),五月羔羜”对“四岁牛牭,三岁牛犙。”

  陶秀实《清异录》中,语多俊异,对偶极新,足为词章之助。今摘录如左,如:

  “小南强”对“大北胜”:一为茉莉,一为牡丹也。“蜜父”对“蜡兄”:一为梨,一为枇杷也。“闽香玉女”对“吴会星郎”:一为荔枝,一为杨梅也。“炼鹤一羹”对“醉猫三饼”:一为菜羹,一为薄荷饼也。“婆娑儿”对“鼓吹长”:一为鸥;一为蛙也。“蜜官金翼使”对“花贼玉腰奴”:一为蜂,一为蝶也。“玉杵羹”对“金锦鲊”:一为小截山蓣,一为黄雀脂膏也。“王羹亥卯未”对“相粥白玄黄”:谓魏王继岌每荐羹,必以羊兔猪脔而参之,时卢澄为平章事,趋朝待漏,堂厨具小馔,澄唯进粥。其品曰粟粥、乳粥、豆沙加糖粥三种也。

  王伯厚《困学纪闻》中,所录佳对极多,如云:唐子西“佳月明作哲;好风圣之清”,本于李诚之师中“山如仁者静,风似圣之清”。朱新仲“无人马为二,对饮月成三”,本于秦少游“身与杖藜为二,影将明月成三”。陆务观“谁其云者两黄鹄,何以报之双玉盘”,本于朱新仲“何以报之青玉案,我姑酌彼黄金罍”。叶少蕴梦得“逸人旧住子午谷,诗客独寻丁卯桥”,陆务观用之。“明知计出栢马下,正拟身全木雁先”,敖器之用之。 按:子西“佳月明作哲”,语未佳,自以诚之对为胜。新仲“无人马为二”,语出《南史·沈庆之传》,亦不如少游之对为自然。务观“谁其云者两黄鹄”,添其字,新仲“我姑酌彼黄金罍”,亦添“黄”字,皆非全璧也。

  又云:《本草》“菊一名傅延年”,朱新仲句“三径谁从陶靖节,重阳唯有傅延年”。“靖节”、“延年”之对,前未有用者。

  又云:平园诗“生戎马”、“死佛狸”;荆公诗“生白”、“杀青”。皆佳对。按:《平园集》,周益公必大撰。

  又云:鹤山诗“只期玉女是用谏,肯为金夫不有躬”,本于“玉汝,金吾”之对。 按:《鹤山集》,魏了翁撰。“玉汝,金吾”对,见《猗觉寮杂记》。

  又云:“田园图史分贫富,鼎鼐楼台辨有无”,洪舜俞咨夔诗,用庞颖公、寇莱公事。 按:庞颖公《退老自述》诗云:“田园贫宰相,图史富书生。”见吴处厚《青箱杂记》。魏野《献寇莱公》诗云:“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见释文莹《湘山野录》,作对甚的。

  又云:薛士龙季宣诗“左角蛮攻触,南柯檀伐槐”,的对也。

  又云:洪野处《雪》诗“天上长留滕六住,人中会有葛三来”。葛三,葛洪第三子也。事出《太平广记》。

  又云:李宗道《春秋十赋》,属对之工,如:

  越椒熊虎之状,锦杀必灭若敖;伯石豺狼之声,非是莫哀羊舌。鲁昭之马为椟;卫懿之鹤乘轩。干奚辞邑,而卫人假之器;晋侯请隧,而襄王与之田。星已一终,鲁君之岁;亥有二首,绛老之年。作楚宫,见襄公之欲楚;效夷言,知卫侯之死夷。虞不腊矣;吴其沼乎。好鲁以弓,请谨守宝;赐郑以金,盟无铸兵。鸟鸣亳社伯姬卒;蛇出泉台声姜甍。

  又云:卢思道《贺甘露》云:“神浆可挹,流味九户之前;天酒自零,凝照三阶之上。”常袞《贺雪》云:“重阴益固,应水泽腹坚之时;积润潜通,迎土膏脉起之候。”皆对语之工者。

  又云:“驴非驴,马非马”见《汉书·西域传》;“乌不乌,鹊不鹊”见《战国策》可以为对。傅景仁伯寿云:“烹羊炰羔”,唯“带牛佩犊”可对。 按:“乌不乌,鹊不鹊”,《楚策》语,言史疾为韩使楚,失其职也。近人阎百诗又以后魏谣“狐非狐,貉非貉”对之。

  又云:耿直之守京口,复陈少阳之后曰:“如可赎兮百身;犹将宥之十世。”

  又云:“亿载万年,为父为母;四海九州,悉主悉臣”。迂斋对。 按:楼防,字迂斋。

  又云:卢肇《海潮赋后序》“马褐牛衣”,古未有对者。

  又云:宋正甫诗“三甲未全,一丁不识”。

  又云:或试县学,见黜,后预乡荐,以启谢县令,有不平之意。令答云:“大敌勇,小敌怯,昔固有之;今日是,前日非,吾无愧矣。”

  又云:有郡守招士,人教子辞曰:“士而托于诸侯,非其义也;师不贤于弟子,将焉用之。”

  又云:吕倚谢王岐公馈钱酒,用“白水真人,青州从事”,岐公称之。

  又云:夏文庄公表云:“诗会馀蚔之文,简凝含酖之墨。”馀蚔,见《诗贝锦笺》。“笔锐干将,墨含淳酖”,出《文心雕龙》。

  周栎园《书影》云:坡公谓“司马长卿作《大人赋》,武帝览之,飘飘然有凌云之气”。近时学者作《抗杂变》,便自谓“长卿长卿,固不女争。但恐览者,磕睡落床,难以凌云耳”。余谓“拉杂变”好对“訡痴符”。

  又云:刘宾客称,常于贵人家,见梁昭明太子胫骨,微红而润泽,岂非异也。“康乐须,昭明胫”是的对,皆文人身后之厄。

  又云:长庆初,穆宗以刑法为重,每在狱,有司断罪,又令给事中、中书舍人参酌出入,号曰“参酌院”,见《国史补》。“参酌院”好对“详稳司”,见《辽史》。

  王淑士志坚《表异录》云:天怀山为“地喉”,可对“天目”。

  又云:洪州“娉婷市”,五代钟傅侍儿所居,可对“温柔乡”。

  又云:王鉷引泉激霤,号“自雨亭”,可对杨国忠之“移春槛”。

  又云:慧日至夹山,山问:“与什么人同行?”云:“有个木上坐。”谓杖也。东坡诗“留我同行木上坐,赠君无语竹夫人”。

  又云:峨嵋县有“不到寺”,以险阻得名,可对“无定河”。

  又云:王荆公以“杀青”对“生白”,“苦吟”对“甘饮”,“飞琼”对“弄玉”,“带眼”对“琴心”;洪驹父以“青奴”对“黄妳”;苕溪渔隐以“银鹿”对“金瓢”,“湿萤”对“干鹊”;平园诗以“生戎马”对“死佛狸”。皆绝工。银鹿,出《国史补》。金瓢,出《曹子建集》。湿萤,出《李长吉诗》。干鹊,出《西京杂记》。

  纪文达师曰:“对句类书”始于隋杜公瞻之《编珠》。然其书《隋志》、《唐志》俱不载。至《宋志》始著录,而宋人未见引用者,亦无旧刻旧抄流传于世。至康熙中,乃有高士奇家刊本,云得自内库废纸堆中。世颇疑其依托。其灼然可征者,当自《初学记》之事对始,然亦仅每门之内,载有数条,非全书如是。其全以对句为书者,唯前明杨升庵之《谢华启秀》为人所共知。其书自二字以至八字,各为一卷,八字以外者,自为一卷。唯二字类中,无对句者十五条;三字类中,无对句者四条;四字类中,无对句者三十二条。中间或注出典,或不注出典。即注者,亦不详悉,尤非著书之法。盖偶然札记之,本以备作骈体之料。后人得其残稿,刻之耳。其曰《谢华启秀》者,取陆平原文赋中语也。然其中多全引旧文两句,旧诗一联,殊乖命名之义。又如“锋蝟斧螗”,本柳子厚《平淮夷雅》之成句,即析为二字之对,已属陈因,兼伤割裂,然犹存柳名也。而“巢父壶公”,为庾子山《小园赋》中旧对,则竟没其名矣。卉服注曰:《汉书》,而竟忘《禹贡》,此王弇州所讥,求之六合之外,而失之目睫之前者也。至四字以下对,益不工整。如以“咸则三壤”对“画为九州”;以“作法于凉”对“谁能执热”。则虚实字颠倒。“便娟轻丽”对“犀角丰盈”,铢两全不相称。以“季氏八佾舞庭”对“管仲三归反坫”,偏枯尤甚。乃以“胡燕胸珽声大”对“越燕红襟身小”,则亘古骈体无此复句。以“农为邦本,本固邦宁”对“民生于勤,勤则不匮”,改窜经文而仍不能匀配,则益拙矣。 按:高江村刊本称杜氏原书凡四卷,今止存二卷,其后二卷止存原目,共分十四门。卷首载杜公瞻序云:

  皇帝在江都,日好为杂咏及新体诗,偶缘属思,顾谓侍读学士曰:“今经籍浩汗,子史恢博。联每繁阅览,欲其故实,览者易为比讽。”爰令微臣编录,得窥书囿,故目之曰《编珠》。其朱书者,故实。墨书者,正义。时大业七年正月,奉敕撰进,勒成四卷。著作佐郎兼散骑侍郎臣杜公瞻谨序

  又按:高氏刊本亦分四卷:第一卷《天地部》、《山川部》;第二卷《居处部》、《仪卫部》、《音乐部》;第三卷《服玩部》、《珍宝部》、《缯采部》、《酒膳部》;第四卷《黍稷部》、《菜蔬部》、《果实部》、《车马部》、《舟楫部》。前二卷,每部之后各有高氏增补语。后九卷,则全系高氏补遗。又附《续编珠》二卷:一《岁时》;二《人伦》;三《文学》;四《花木》,附《众草》;五《鸟兽》;六《鱼虫》。又附刊杨升庵《谢华启秀》八卷。此书虽未著录于《四库》,而童塾中犹以为枕中秘也。

  黄右原比部见余辑《巧对录》而喜之,因以旧所笔记数纸示余,为择其尤工稳者录之如左。二字者如:

  朱夏;素商。傅咸赋、梁元帝《纂要》硬雨;尖风。《轩渠录》、李商隐诗雄气;壮年。梁简文诗、《晋书》云脚;雨拳。韩愈诗、刘禹锡诗地肺;天脐。《三秦记》、《河图括地象》鱼复;马当。《后汉书》、李白诗幼海;祖洲。《山海经》、《十洲记》瓠史;竹书。《梁书》、《南史》黄独;紫团。杜甫诗、陆龟蒙诗葱岭;蒜山。《汉书》、《京口志》汗雨;肉雷。《战国策》、《清异录》亥既;丁当。《瑯環记》、《清异录》盾匠;脚婆。《清异录》、黄庭坚诗人柳;女萝。《三辅故事》、《诗经》耄矣;孩之。《左传》、《老子》鰕即;鸡斯。《山海经》、《六韬》海若;波斯。《楚辞》、《山海经》馀不;若耶。《晋书》、《水经注》

  三字者如:

  陈无巳;许有壬。《宋诗话》、《元史》不夜城;无雷国。《齐地记》、庾信赋小戊子;雌甲辰。《东轩杂录》、《东轩笔录》鸡三足;骥一毛。《庄子》、《淮南子》逍遥馆;安乐窝。《辍耕录》、《家史》愚公谷;妒妇津。柳宗元文、《酉阳杂俎》齐谐记;越绝书。《唐书》、《隋书》谢益寿;王昌龄。钟嵘《诗品》、《唐书》谢蝴蝶;郑鹧鸪。《宋书》、《唐诗纪事》陈惊座;赵倚楼。《汉书》、《摭言》郭有道;王无功。《后汉书》、《唐书》

  四字者如:

  皂雕御史;白马将军。《旧唐书》、《魏志》赤牛中尉;白马光勋。《北史》、《后汉书》七松处士;五柳先生。《唐书》、《陶潜集》枯松太保;大树将军。《记事珠》、《后汉书》白马长史;黄骢少年。《后汉书》、《北史》墨曹都统;文翰将军。《龙鬚记》、《唐类函》大千世界;不二法门。《起世因本经》、《维摩经》丙寅学士;戊巳先生。《金波遗事》、《墨庄漫录》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