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巧对录 卷之四


  《金陵琐事》云:顾东桥巡抚湖广,时衙斋菊开,邀数门生赏之。一狂生拣好花摘两三枝戴于头。东桥不悦,因出一对云:“赏菊客来,两手擘残彭泽景。”张太岳对云:“卖花人过,一肩挑尽洛阳春。”东桥曰:“此语已佳,不必更对矣。”遂酌酒,尽欢而罢。

  又云:东桥公镇楚时,张太岳仅十余岁,应童子试。东桥曰:“童子能属对乎?”因曰:“雏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张即日:“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东桥大喜,解腰间金带赠之,曰:“他日贵,当过我也。”

  又云:尚书吴交石公有二女,长女已择周公金,复见金公清童年器宇不凡,与夫人言之,夫人出一对试之云:“汗血名驹,起足已存千里志。”金对云:“圆吭仙鹤,抬头便彻九皋声。”夫人喜甚,以次女许焉。后周官尚书,金至参政。

  又云:黄挥使六十诞日,白挥使戏之曰:“黄耈无疆。”黄应声曰:“正好对‘白圭有砧。’”

  郑仲夔《研云甲录》云:贵溪吴氏生一儿,聪颖异人,数岁能诗。父母弄以竹马,有客呼曰:“红孩儿骑马游街。”即应声曰:“赤帝子斩蛇当道。”后因与群儿嬉,堕水中,几死,急援之出,良久乃苏。此后遂茫无所知,竟为耕夫没世。

  杨仪《明良记》云,向来京官俱不敢用伞,唯考试官入场,状元归第,乃得用之。其后南京官稍稍用伞,虽跻显贵,特两檐青伞而已。尝有南北两京官相戏,北曰:“输我腰间三寸白。”盖言常朝官有牙牌也。南曰:“多君头上两重青。”

  《邱琼山逸事》云:邱文庄公,少从师于里宦之家塾。时天雨,坐席当瓦穴漏滴,邱肩公私换宦儿席于漏所,而以己席居彼之地。宦儿诉于师,师曰:“能属对者,即为理直。”因曰:“点雨滴肩头。”公应声曰:“片云生足下。”师称善。宦儿愧不能对,哭告其父。父怒,召公试以对曰:“孰谓犬能欺得虎?”公即对曰:“安知鱼不化为龙!”宦知其非常人,好语遣之。

  《禇石农外纪》云:昔人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一则仲父,再则仲父。”偶阅《万姓统谱》,毛宏为给事中,慷慨激烈,奏疏无虚日。英宗厌苦之,有“昨日毛宏,今日毛宏”语。以对“仲父”句,更为切当。宏字士广,鄞县人,天顺丁丑进士。

  又云:兵部侍郎项文曜,媚附于忠肃公。每朝待漏,必附于耳密言,朝退亦然,行坐不离。时目为于谦妾。又户部侍郎王祐,貌美无须,谄事王振,振甚眷之,一日问祐曰:“王侍郎何故无须?”祐曰:“老爷无须,儿子岂敢有须?”“于谦妾”与“王振儿”正堪作对。

  又云:天顺间,锦衣门达甚得上宠。有桂廷珪者为达门客,乃镌印章曰:“锦衣西席。”后有甘棠为洗马江朝宗婿,棠亦有“翰苑东床”印章,可为的对。 按:此正是近时“总督陪堂”、“状元乃弟”之先声。

  《桐下闲谈》云:嘉靖时,大学士严嵩,吏部尚书熊浃,一日同被召,来迟,世庙因出对戏之云:“阁老心高高似阁。”二臣惶悚伏地,不能作一语。世庙乃好言慰之云:“我已为代对矣。曰‘天官胆大大如天。”

  《八闽通志》云:白水漈属上杭县,旧有题“白水漈头,白屋白鸡啼白昼。”未有对者。后潮阳林大钦修撰过此,问土名得黄泥垅,因对曰:“黄泥垅口,黄衣黄犬吠黄昏。”

  《雪涛谐史》云:一秀才送广文节仪,只用三分银子。广文出对曰:“竹笋出墙,一节须高一节。”秀才对曰:“梅花逊雪,三分只是三分。” 按:令人以谚语属对云:“一代不如一代,三分只是三分。”下句即用此事也。

  《裨史类编》云:长乐状元马铎,少时梦有语之者曰:“雨打无声鼓子花。”不省所谓,后与同郡林志同举进士。志乡会皆第一,殿试时忽梦马踏其首,以是怏怏,争于上前。上曰:“朕有一对,对佳者,状元也。曰‘风吹不动铃儿草。’”马即对以梦语,而志思竭,不能对,铎于是得状元。 按:铃儿草即沙参,见《本草纲目》。鼓子花,见郑谷诗云:“日落风吹鼓子花。”类书中本有“铃儿草”、“鼓子花”之对,而不载马铎事。

  《挑灯集异》载:蒋焘,幼聪慧。一日,与父友武官者同游佛寺。指殿上佛出对曰:“三尊大佛,坐狮坐象坐莲花。”焘对曰:“一介书生,攀凤攀龙攀桂子。”出寺后,武官之部卒牵焘衣问曰:“适对何句?”焘曰:“我对‘一个小军,偷鸡偷猫偷芥菜。’”其捷于调戏如此。一日,其祖携游佛殿,见焘跳下阶级,曰:“三跳跳下地。”焘应声曰:“一飞飞上天。”又父客因坐久,出对曰:“冻雨洒窗,东二点,西三点。”焘对曰:“切瓜分客,上七刀,下八刀。” 按:《解人颐》亦载此,以为杨文襄公语。

  《薛制机杂记》云:有贺自长沙移镇南昌者启云:“夜醉长沙,晓行湘水,难教樯燕之留。”用杜少陵诗。“朝飞南浦,暮卷西山,来听鸣鸾之舞。”用王子安语。又有除直秘阁,依旧沿江制置司干办公事,云:“望玉宇琼楼之邃,何似人间?从纶巾羽扇之游,依然江表。”又上巳请客,云“三月三日,长安水边多丽人;一觞一咏,会稽山阴修禊事。”又“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群贤毕至。”

  瞿宗吉《归田诗话》云:戴式之尝见夕照在山,峰峦重叠,得句云:“夕阳山外山。”自以为奇,欲以“尘世梦中梦”对之,而不惬意。后行村中,春雨方霁,行潦纵横,得“春水渡旁渡”之句以对,上下始觉匀称。

  《耕余博览》云:虞伯生未遇时,为许衡门客。虞有所私,午后常出馆。许往寻之,辄不遇,因书于几云:“夜夜出游,知虞公之不可谏。”虞对云:“朝朝来聒,何许子之不惮烦?”

  《涌幢小品》云:刘珙少时,梦谒大乾惠应神祠,金牌上有“曲巷勒回风”五字,未晓所以。迨登第除诸王宫教授,一夕,帝幸宫邸,问:“诸王何业?”珙答以属对。时月照窗隙,帝曰:“可令对‘斜窗拗明月。’”诸王方思索间,珙遽以“曲巷勒回风”对,帝曰:“此神语也。” 按:刘珙,吾闽建宁府人。

  《坚瓠集》云:相传明太祖幸马苑,永乐、建文同侍,太祖出句云:“风吹马尾千条线。”建文对云:“雨洒羊毛一片毡。”太祖不悦,永乐对云:“日照龙鳞万点金。”其气象已不侔矣。

  又云:永乐中,溧阳彭印山六岁,以神童征至京师。帝御奉天门观灯,召彭出对曰:“灯明月明,大明一统。”彭应声曰:“君乐臣乐,永乐万年。”帝大奇之,赐予甚厚。今演剧者,以为遇龙店白简封官事,又非童年,恐失之。

  又云:李东阳四岁时,能作大字。景王召见,置之膝上。六岁,与程敏政以神童同被英宗召对,过宫门,足不能度。帝曰:“书生脚短。”李曰:“天子门高。”时御馐有蟹,上曰:“螃蟹一身甲胄。”程曰:“凤凰遍体文章。”李曰:“蜘蛛满腹经纶。”帝又曰:“鹏翅高飞,压风云乎万里。”程曰:“鳌头独占,依日月于九霄。”李曰:“龙颜端拱,位天地之两间。”帝大悦,曰:“此安排,他日一个宰相,一个翰林也。”

  祝枝山《猥谈》云:弘治中,夷使入朝,以一对偶语请馆伴对,曰:“朝无相,边无将,玉帛相将。”典客不能对。李西涯教以对曰:“天难度,地难量,乾坤度量。”夷使悦服。

  又云:陆浚明善属对。一日会客,为棋酒之欢,客出对曰:“围棋饮酒,一着一酌。”陆即曰:“听漏观书,五更五经。”又一客曰:“弹琴赋诗,七弦七言。”

  又云:陈洽八岁时,与父同行,见两舟一迟一速。父因命对云:“两船并行,橹速鲁肃不如帆快樊哙。”洽应声曰:“八音齐奏,笛清狄青难比箫和萧何。”

  又云:梁文康髫龄时,已具公辅之量。一日,自塾中归,误仆于地。父迟庵掖起之,曰:“跌倒小书生。”公应声曰:“扶起大学士。”迟庵与诸子浴于小沼中,出对云:“晚浴池塘,涌动一天星斗。”公对曰:“早登台阁,挽回三代乾坤。”时年方七岁,而吐属不凡如此。

  又云:李空同督学江右,偶有名梦阳者,唱名时,空同曰:“安得同我名?我有一对,对佳则释汝:‘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生应声曰:“魏无忌,长孙无忌,彼无忌,此亦无忌。”空同称善,置之前列。

  又云:有一童善对,一客指知府冯驯语之曰:“冯二马,驯三马,冯驯五马诸侯。”童对曰:“伊有人,尹无人,伊尹一人元宰。” 按:前人有以“陈东”对“伊尹”者,取其下字即上一字之偏旁也。近人以阮芸台师姓名与伊尹作对,则不但偏旁正同,并有双声之巧矣。吾师亦甚喜之。

  又云:边尚书贡继妻胡氏,通文词。边多侍姬,与胡尝反目。一日宴客,客举令曰:“讨小老嫂恼。”边不能对,胡以片纸书传出,曰:“‘想娘狂郎忙。’何不以此对之?”座客大笑。又徐尚书晞为郡吏日,偶随守步庭墀中,见一鹿伏地,守得句云:“屋北鹿独宿。”思无以对,晞即对云:“溪西鸡齐啼。”守大赏异,此皆所谓一韵对也。

  《杨文襄公遗事》云:邃庵童时,有某国公与某尚书同席,各赐以杯酒,邃庵以两手接之。尚书出对曰:“手执两杯文武酒,饮文乎,饮武乎?”邃庵应声曰:“胸藏万卷圣贤书,希圣也,希贤也。”又相传邃庵在翰林时,一学士出对云:“鸿是江边鸟。”邃庵应声曰:“蚕为天下虫。”

  又云:杨邃庵冬日气盛,而李西涯怯寒。二公尝并坐,西涯屡以足顿地作声,邃庵曰:“地冻马蹄声得得。”西涯见其吐气如蒸,遽云:“天寒驴嘴气腾腾。”“驴嘴”一作“象鼻”,盖云贵有象蛮之诮,邃庵原籍云南也。

  张谊《宦游记闻》云:安南使入朝,出一对云:“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程篁墩对云:“魑魅魍魉四小鬼,各样肚肠。”或以为前明唐状元皋出使朝鲜事也。

  又云:陆文量参政浙藩,与陈启东饮,见其寡发,戏之曰:“陈教授数茎头发,无法可施。”启东曰:“陆大人满脸髭须,何须如此。”陆大赏叹,笑曰:“两猿截木山中,这猴子也会对锯。”启东曰:“有犯,幸公勿罪。”乃云:“匹马陷身泥内,此畜生怎得出蹄。”相与抚掌而退。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