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巧对录 卷之五


  稗史云:坡公有对云:“栗破凤凰缝黄出;藕断鹭鸶露丝飞。”佛印曰:“无山得似巫山好。”东坡曰:“何叶能如荷叶圆。”子由曰:“不如‘何水能如河水清’。”

   又有人以“拘颈葫芦”四字命对者,陈启东方沐浴,偶得“空心萝卜”四字对之,喜跃,盆为破。又陈训导分水时,有人题桥云:“分水桥边分水吃,分分分开。”启东对云:“看花亭下看花来,看看看到。”皆其邑地名也。

  《九鲤湖志》云:傅黄门凯出使海外国,祷于九鲤湖仙祠,梦孺子歌云:“青草流沙六六湾。”漫记之而已。及入境,国王曰:“‘黄河跃浪三三曲’,愿天使对之。”黄门即以梦中句应,国王惊服。盖彼国有“青草河三十六湾”,彼自谓知中华之胜,而我乃悉彼疆域之详,用是悚詟。

  姚叔祥《见咫编》云:宁庶人怒一儒生,以铁笼笼之,置于后园。适园中凿池,庶人身自营度,因向宾从出一对语云:“地中取土,加三点以成池。”宾从不能对。生在笼中应声云:“囚内出人,进一王而得国。”庶人大悦,释之。后生自念:“‘囚内进王’,语谶不祥,少选必追我矣。”因不至家而逸。未几,追果至,而儒生不可得矣。

  黄右原曰:前明正德时,武宗以《四书》中“礼乐征伐自天子出”令群臣属对。盖自夸其生擒宁庶人之功也。王文成公对以“流连荒亡为诸侯忧。”隐讽武宗轻出,为朝廷忧也。可为一启口而不忘谏如此。

  《尧山堂外纪》云:徐晞既贵,乘传归。守令率诸生郊迎。诸生以其不由科目出身,玩忽不成礼。郡守怒,因出句云:“擘破石榴,红门中许多酸子。”诸生对,久不能属。晞代答云:“咬开银杏,白衣里一个大人。”诸生惊服,遂相率请罪。

  又云:太祖尝微行入酒坊,遇一监生。时坐客满案,乃移土地神几与生对席。问其里居,则四川重庆人也。帝因出句云:“千里为重,重水重山重庆府。”生应曰:“一人是大,大邦大国大明君。”

  又云:明兵围集庆路,与元兵大战,元兵解去,乃坚守江左,见驿中有七岁儿居其中,问之,则代父充役者也。帝曰:“‘七岁童儿当马驿’,能作对乎?”即应曰:“万年天子坐龙庭。”帝喜,蠲其役。

  又云:施槃幼年而贫,谒张都宪。张曰:“新月如弓,残月如弓,上弦弓,下弦弓。”槃应曰:“朝霞似锦,暮霞似锦,东川锦,西川锦。”张即招入家塾。

  又云:李西涯与程篁墩过采石,西涯雨中拈句云:“五风十雨黄梅节。”篁墩曰:“二水三山李白诗。”

  又云:陈浚明有对云:“棗棘为薪,截断劈开成四束;阊门起屋,移多补少作双间。”

  黄印《梁溪识小录》云:莫天祐,绰号老虎。守无锡时,残忍嗜杀。每出入,人皆走匿。有稚子沈龙者,负笈趋塾,误冲节幢,为所执。天祐曰:“汝为学生,能对乎?”曰:“能。”天祐曰:“人有称我为‘至勇至刚能文能武无上将军’者,汝能对则赏,不能则断汝头。”龙略不畏惧,整容对曰:“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音菩萨。”天祐喜,赏银一锭,为之止杀者累月。

  又云:尤回溪,八岁时入塾。塾师,其族兄也。吴海州学士至其馆,以“兄弟相师友”命对,尤应声曰:“君臣迭主宾。”学士大击赏。

  又云:明嘉靖间,一内珰衔命入浙,与司北关南户曹、司南关北工曹饮宴。珰欲侮缙绅,乘酒酣为对云:“南管北关,北管南关,一过手再过手,受尽四方八面商商贾贾,辛苦东西。”此珰故卑微,曾司内阁工部,君所素识者。因答曰:“我须相报,但勿嗔乃可。”遂云:“前掌后门,后掌前门,千磕头万磕头,叫了几声万岁爷爷娘娘,站立左右。”珰怒愤攘臂,至欲自戕,二司力劝乃止。

  沈德符《野获编》云:京都人以都城内外所有作对,其最可破颜者如:“臭水塘”对“香山寺”。“奶子府”对“勇士营”。“王姑庵”对“韦公寺”。“珍珠酒”对“琥珀糖”。“单牌楼”对“双塔寺”。“象棋饼”对“骨牌羔”。“棋盘街”对“幡竿寺”。“金山寺”对“玉河桥”。“六科廊”对“四夷馆”。“文官果”对“孩儿茶”。“打秋风”对“撞太岁”。“诚意高香”对“细心坚烛”。“天理肥皂”对“地道药材”。“奇味薏苡酒”对“绝顶松萝茶”。“京城内外巡捕营”对“礼部南北会同馆”。

  又云:嘉靖间,高新郑与张江陵相契如兄弟,偶联镳出朝,晨暾初上,高戏出一俪语云:“晓日斜熏学士头。”张应声曰:“秋风正贯先生耳。”两人拊掌,几坠马。盖楚人例称“干鱼头”,中州人例称“偷驴贼”。俗语有“西风贯驴耳”也。或云是傅潮、焦芳相谑旧语,岂张、高又祖之耶?

  又云:嘉靖间,更有恶谑。如胡少保宗宪,以江南制府御倭,值浙直巡盐御史周如斗行部与宴于舟中。二人素相狎,适侍者误倾酒壶,周谑云:“瓶倒壶撒尿。”而篙工偶捩柁,胡应声曰:“柁响舟放屁。”各以姓相嘲,然而俚矣。

  又云:贾宪使实斋以名儒里居。一日雪后寒甚,披貂裘立门前。有一邻舍少年号倪麻子者,颇少慧,好侮人。贾见其着屐,呼前曰:“我有一对,汝能属句否?”因出曰:“钉靴踏地泥麻子。”倪曰:“对则能之,但不敢耳。”贾曰:“吾不罪汝。”倪应声曰:“皮袄披身假畜生。”贾面赤,咄嗟诟詈而入。

  又云:楚中耿天台定向为南直提学御史,初莅任,即遣牌往松江,云欲观海。时徐文贞为首相,耿其讲学至交,实借此往拜其先祠也。云间士子为之语曰:“名虽观海,实则望湖,耿学使初无定向。”以文贞旧号少湖也。久而未有对者。适河南刘自强为应天尹,以户曹隶不逊,奋拳殴之。刘多力,至折隶齿,几死,乃对曰:“京师攘臂,衙役折齿,刘府主果能自强。”同时,松江有郡丞潘大泉名仲骖,以名翰林谪外,傲睨侮人。华亭尹倪先荐者,谦和下士。松江士人又为之对曰:“松江同知恣肆,合得重参;华亭知县清廉,允宜先荐。”各取姓名同音也。

  又云:有御史巡松江者,郡守故人留之饮,因戏出对曰:“鲈鱼四腮一尾,独占松江。”守曰:“螃蟹八足两螯,横行天下。”御史知其讽己,亦为一噱。

  《都穆谈纂》云:沈石田先生尝偕陈启东会饮于吴太史家,时贺解元、陈进士同在座。先生不善饮,酒至辄辞。启东曰:“吾有一对,君能对之,当代君饮。”先生颔之,启东曰:“恩作解元,礼合贺其荣也。”其荣,贺字先生应声曰:“策为进士,职当陈嘉谟焉。”嘉谟,陈字合座无不击节。

  又云:钱山钱秀才,兄应役粮长,偶县令点名不到,钱遂易服以代。令怒,欲鞭之。钱以实告。令曰:“汝既为秀才,吾有一对,试对之,曰:‘秀才粮长,打粮长不打秀才。’”钱应声曰:“父母大人,敬大人如敬父母。”令笑而释之。

  王兆云《挥塵诗话》云:吴人马承学,性好乘马驰骤。其友钱同爱戏之曰:“马承学,学乘马,汲汲而来。”马应曰:“钱同爱,爱铜钱,孜孜为利。”且曰:“但图对稳,非敢诮公。”

  又云;杨铁崖在金粟道人家,每食,主人必出佳酿,以芙蓉金盘令美妓捧劝。铁崖出对曰:“芙蓉盘捧金茎露。”有能对者,赠以此盘。一妓应声曰:“杨柳人吹铁笛风。”遂以此盘酬之,一座为倾倒。

  《唐伯虎纪事》云:有问乩,令对云:“雪消狮子瘦。”乩即书云:“月满兔儿肥。”又令对云:“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里半。”乩即书云:“九溪蛮洞,经过中洞五溪中。”嘉兴有三塔寺,有人出对云:“西浙浙西,三塔寺前三座塔。”降乩者批云:“吾游遍天下,乃能对此对,云:‘北京京北,五台山下五层台。’”黄右原云:“闻是日有人复加‘塔塔塔’三字请对,乩竟寂然。”

  《文行集》云:明代制义得人之盛,莫过于弘治朝西曹,有对云:“一双探花父;两个状元儿。”时张升己丑状元,子思与辛丑状元王华子守仁同官兵部主事。户部郎中刘凤仪则己未探花龙之父,兵部员外郎李实则壬戌探花廷相之父也。又壬戌鲁铎榜,复有永平鲁铎,又有两朱衮:一貌美,一貌不扬。时有对云:“鲁铎分南北;朱衮判妍媸。”而弘治丙辰,进土有孟春、季春、夏鼎、周鼎。李东阳即席出对云:“孟仲季春唯少仲。”诸进士无能对者,东阳乃代为之对云:“夏商周鼎独无商。”几于天造地设矣。

  又云:郑洛书,莆田人,正德丁丑进士,为上海知县。同时永丰聂豹为华亭知县,并有政声,然议论不相下。一日同坐察院,适门人来报:上海秋试脱科。聂笑曰:“上海秀才下第,只为落书。”郑应声曰:“华亭百姓当灾,皆因孽报。”

  石琢堂韫玉曰:前明吾乡顾宗孟与文震孟、姚希孟,皆以文章节义相砥砺,为时所称。而范允临,字长白;陈元素,字古白;及华亭查思白,皆工临池,著名于世。崇祯间,陈、董相继而逝,唯范允临尚存。时有撰为对句者云:“顾宗孟、姚希孟、文震孟,三孟俱亡,莫非命也?董思白、陈古白、范长白,一白虽存,岂不殆哉?”

  陈眉公《见闻录》云:西涯李公善谑,居政府时,庶士进见,公曰:“今日诸公试属一对句,云:‘庭前花始放。’”众晒其易,各漫应之。公曰:“总不如对‘阁下李先生’也。”众一笑而散。

  又曰:陈式斋大参留滞郎署最久,其遴职方也,李西涯时为学士,戏语之曰:“先生其知几借作机乎,何为又入职方借作织坊也?”式斋应声曰:“太史非附热者,奈何只管翰借作汗林耶?”闻者以为善谑。

  《簷曝杂记》中载张文潜《宛邱集·仲夏》诗:“云间赵盾益可畏,渊底武侯方熟眠。”武侯,谓卧龙也。此与俗传《送鹅及梅子札》云“汤燖右军二只,醋浸曹公一瓶”同一谑对。

  又云:伍文定与一知府出行,见墙头露出一少艾,知府出对云:“墙内桃花,露出一枝难入手。”伍对云:“园中梅子,不消几个便酸牙。”亦不知出何书。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