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巧对录 卷之八


  蒲留仙《聊斋志异》所载,事多奇诡,雅俗皆称之。中有数对,颇有巧思,如云:有万福者私一狐,其友孙得言善俳谑,狐亦谐甚,每一语即倾倒宾客。一日,孙戏谓万曰:“一对请君属之:‘妓女出门访情人,来时万福,去时万福。’”合座不能对。狐笑曰:“我有之矣:‘龙王下诏求直谏,龟也得言,鳖也得言。’”四座无不绝倒。

  又云:晋人有仇禄者,误入范公子园,失足落池中,惧甚。公子笑曰:“仆有一乐拍名,若能对之,即放君行。”禄唯唯。公子曰:“拍名浑不似。”禄对曰:“银成没奈何。”公子大笑曰:“真石崇也。”禄不知所谓,盖公子有女名蕙娘,夜梦一人告之曰:“石崇,汝婿也。明日落水矣。”旦告父,共以为异。禄适符梦兆,公子闻对而喜,曰:“拍名乃小女所拟,今得属对,亦有天缘。”未几,禄赘入其家。

  又云:章邱焦生读书园中,宵分,有二美人来,焦知其狐,拒之。女知不可动,乃曰:“君名下士,妾有一联,请为属对,能对,我自去。出句云:‘戊戌同体,腹中只欠一点。’”焦凝思不能就,女笑曰:“名士固如此乎?我代对之可矣。‘己巳连踪,足下何不双挑。’”一笑而去。

  又云:胶州窦旭昼寝,忽梦见褐衣人导至一处,万户千门,迥非人世。殿上一王者,见生入,降阶而迎,执宾主礼,列筵丰盛。仰视殿上一匾曰:“桂府”。生局蹙不能致辞。稍间,王忽左右顾,曰:“孤一言烦卿等属对。出句云:‘才人登佳府’。”四座方思,生即应曰:“君子爱莲花。”王曰:“莲花乃公主小字,何适合如此,宁非夙分乎!”即以公主妻之。

  又云:灵山王勉,字黾斋,偶入仙人岛。岛中主人桓文若妻以女。长女名芳云,二女名绿云,均善文词,互相嘲谑。王尝为所窘。桓一日出对曰:“王子身边,无有一点不似玉。”众未措词,绿云应声曰:“黾翁头上,再加半夕即成龟。”

  又云:章邱米步云善以乩卜,每同人雅集,辄召仙相与赓和。一日,友人见天上微云,得句请其属对,曰:“羊脂白玉天。”乩书云:“可问城南老董。”众疑其不能对,故妄言之。后以故偶适城南,至一处,土如丹砂,异之。有叟牧豕其侧,因问之。叟曰:“此俗呼‘猪血红泥地’也。”忽忆乩词,大骇,问其姓,答云:“我老董也。”属对已奇,而预知过城南之必遇老董,斯亦神矣!

  汤诰所集《俗语对句》,皆杭州时谚,他方人不能尽知。浙人见之,无不首肯者。今择其熟于人口而稍雅驯者若干条,以资谈助,数百年后,未必不为故实也。如:

  走马到任;衣锦还乡。一团和气;两袖清风。客中送客;亲上加亲;隔壁告状;同室操戈。飞檐走壁;破釜沉舟。拖泥带水;驾雾腾云。心惊胆战;舌敝唇焦。立地成佛;从井救人。暗藏春色;明察秋毫。鸦飞雀噪;兔死狐悲。有名无实;同姓不宗。摸着脾气;套出口风。抱头鼠窜;满腹狐疑。唯天可表;无地自容。吃空心酒;烧回头香。一了百了;千真万真;痴人说梦;浪子回头。天翻地覆;阴错阳差。经蒙俱授;童叟无欺。请君入瓮;对客挥毫。知法怕法;在家出家。磨穿铁砚;打破沙锅。谈笑自若;痛痒相关。一言既出;三思而行。面叱莫怪;心照不宣。当家和尚;压寨夫人。当场出丑;拍案惊奇。恶人远避;好事多磨。望风下拜;指日高升。私通外国;大开后门。道犹未了;事不宜迟。还魂草纸;出气香珠。财多身弱;福至心灵。贵人多忘事;秀才不出门。关老爷卖马;姜太公钓鱼。懒人挑重担;强盗发善心。行行出君子;处处有强人。口甜心里苦;眼饱肚中饥。能知天下事;难赚世间财。旱天多雨意;平地起风波。恶事传千里;荒年无六亲。做官莫做小;擒贼先擒王。阴阳怕懵懂;买卖论分毫。所问非所答;能说不能行。喜鹊叫,媒人到;促织鸣,懒妇惊。一遭生,两遭熟;七不出,八不归。天不怕,地不怕;男有心,女有心。高拱手,低作揖;穷算命,富烧香。千不合,万不合;一着虚,十着虚。少所见,多所怪;一不做,二不休。井兰圈当搬指;灯笼草做枕头。日间不做亏心事;世上应无切齿人。书中有女颜如玉;路上行人口似碑。先学无情后学戏;只愁发迹不愁贫。肚皮贴着背脊高;眼睛生在额角头。一家饱暖千家怨;前人田土后人收。清官难断家务事;好女不穿嫁时衣。行得好心有好报;只争来早与来迟。闲时做了忙时用;明中舍去暗中来。骨头没有四两重;身子跳得八丈高。和尚不知道家事;巧妻常伴拙夫眠。清官难逃猾吏手;和尚不趁道士钱。死人身边有活鬼;强将手下无弱兵。在山靠山,在水靠水;要雨是雨,要风是风。男大须婚,女大须嫁;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因亲及亲,因友及友;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和尚和尚,挂在梁上;丫头丫头,卖到江头。有粥吃粥,有饭吃饭;种豆得豆,种瓜得瓜。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有钱则生,无钱则死;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中了山客,不中水客;进得衙门,难进庙门。强盗画喜容,贼形难看;阎王出告示,鬼话连篇。各家各法,各庙各菩萨;叫爷叫娘,叫屈叫地方。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东倒吃羊头,西倒吃猪头。打的老虎杀,大家有肉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国难显忠臣,家贫出孝子;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

  翟晴江《通俗篇》中亦有集谚数联,大约亦浙语为多。可录者如:

  随风转舵;顺水推舟。出路由路;随乡入乡。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好好先生;花花公子。酒落欢肠;棋逢敌手。抛砖引玉;点铁成金。瓜熟蒂落;藕断丝连。随手萨婆诃;顺口波罗蜜。无梁不成殿;有路莫登舟。羊肉当狗肉卖;活马做死马医。清官难断家里事;好汉不吃眼前亏。死棋肚里有仙着;强将手下无弱兵。牛头不能对马嘴;狗口何曾出象牙。酒在肚里,事在心里;钱近手头,食近口头。

东坡谓古今语未有无对者,虽鄙谚亦然也。

  京师同人小饮,每集戏牌名作对偶,以为觞政。兹择其尤工雅者录之,非熟于菊部者,不能为也。如:

  “惊丑”风筝误对“吓痴”八义记。“盗甲”雁翎甲对“哄丁”桃花扇。“访素”红梨记对“拷红”西厢记。“扶头”绣襦记对“切脚”翡翠园。“开眼”荆钗记对“拔眉”鸾钗记。“折柳”紫钗记对“采莲”浣纱记。“麻地”白兔记对“芦林”跃鲤记。“教歌”绣襦记对“题曲”疗妒羹。“春店”万里缘对“秋江”玉簪记。“哭像”长生殿对“描容”琵琶记。“败金”精忠记对“埋玉”长生殿。“三挡”麒麟阁对“七擒”三国志。“逼试”琵琶记对“劝妆”占花魁。“打虎”义侠记对“骂鸡”白兔记。“看袜”长生殿对“哭鞋”荆钗记。“刺虎”铁冠图对“斩貂”三国志。“乱箭”铁冠图对“单刀”三国志。“拜冬”荆钗记对“赏夏”琵琵记。“告雁”牧羊记对“嗾獒”八义记。“思饭”金锁记对“借茶”水浒记。“斩窦”金锁记对“刺梁”渔家乐。“投井”金印记对“跳墙”西厢记。“送米”跃鲤记对“拾柴”采楼记。“相面”宵光剑对“审头”一捧雪。“醒妓”醉菩提对“规奴”琵琶记。“盗令”翡翠园对“偷诗”玉簪记。“饭店”寻亲记对“酒楼”翠屏山。“北樵”烂柯山对“西谍”邯郸梦。“落院”绣襦记对“借厢”西厢记。“小妹子”时剧对“胖姑儿”慈悲愿。“闹天宫”西游记对“游地府”大香山。“醉易方易”鸣凤记对“相梁刺梁”渔家乐。“大宴小宴”连环记对“前亲后亲”风筝误

  忆余在京时,与壬戌同年生消寒小集,亦举此令,龚季思尚书以“芦林”对“絮阁”,同人皆拍案称绝。盖“芦、絮”二字以虚对实,尤可解颐也。

  同年宗室果益亭将军果齐斯欢,以善射名。余尝于园值时,亲见其射鹄,二十发而中心者十九,故有“果羊眼”之称。弱冠选入,十五善射,例戴花翎。京师俗呼翎为“草鸡毛”。朱咏斋戏之曰:“‘果羊眼,草鸡毛’。正是天成对语,不料乃合于一人之身也。”

  谢椒石曰:京中女人多大脚者,纪文达师尝戏为集句对,语云:“朝云暮雨连天暗;野草闲花满地愁。”虽恶谑,亦极巧矣。 按:此前明沈景倩旧集句,见《静志居诗话》。

  常言道云:昔人以吴中俚语作对,如:“大妈霍落落”对“阿姨李菹菹”。固属自然,而《韵鹤轩笔谈》中所列尤夥,正与浙谚对偶相匹。有甚可解颐者,三字者如:

  “尽汤干”对“连底冻”。“四眼狗”对“三脚猫”。“独脚龙”对“两头马”。“软皮条”对“坏酒药”。“鳅打诨”对“蟹使气”。“死马子”对“活招牌”。“横撑船”对“倒扳桨”。“三搭桌”对“两开篷”。“瞎三班”对“爻一句”。“生作鳝”对“死宰鸡”。“硬极垃”对“粗光烫”。“蟹脚肉”对“羊角尖”。“削冰片”对“掮木梢”。“吹木屑”对“糁松香”。“软硬境”对“单相思”。“对日吼”对“隔夜忧”。“拖油瓶”对“背水纤”。“靠乖走”对“搭死环”。“对脚板”对“拔头筹”。“赶狗棒”对“放牛绳”。“臭肺头”对“怪肚子”。“半爿俏”对“两头尖”。“敲厊锣”对“打边鼓”。“橄榄核”对“萝卜皮”。

  四字者如:

  “新来晚到”对“朝去夜回”。“冬暖夏凉”对“日轻夜重”。“老店新开”对“粗泥细做”。“拣佛烧香”对“问客添饭”。“立马造桥”对“牵牛下井”。“装枪上马”对“借刀杀人”。“见背扼背”对“兵头门头”。“百口衙门”对“一心矩路”。“对牛弹琴”对“偷鸡剪绺”。“应酬买卖”对“死活文书”。“放空雪炮”对“刷白烟窗”。“献猪献羊”对“死猫死狗”。“引鬼入门”对“拖人下水”。“毛头男女”对“折脚婆娘”。“过桥拔桥”对“出路由路”;“因风吹火”对“趁水推船”。“养发强盗”对“医皮郎中”。“斩草除根”对“杀花开顶”。“日月精华”对“风云气色”。“客来扫地”对“贼去关门”。“捉鸡大叔”对“看猫先生”。“偷忙作空”对“捉生替死”。“出窠弟兄”对“养家神道”。

  五字者如:

  “青石屎坑板”对“黑漆皮灯笼”。“口大喉咙小”对“嘴硬骨头酥”。“蜻蜓吃尾巴”对“猢狲弄卵袋”。“师姑养儿子”对“丫头做媒人”。“板门上打褶”对“阴沟里失风”。“东事西出头”对“大话小结果”。“官无三日紧”对“贼吃一半亏”。“突露面间骨”对“踢碎脚班头”。“汤罐内熬鸭”对“笔管里烧鳅”。“大虫欺小虫”对“热气换冷气”。“千方百设计”对“七缠八丫叉”。“老和尚过江”对“小道士打醮”。“出门弗认货”对“上床就捉奸”。“脂油漫肚子”对“耳朵当眼睛”。“九战魏文通”对“三请诸葛亮”。“猢狲撮把戏”对“曲蟮唱山歌”。“罗汉请观音”对“赌神收徒弟”。

  六字者如:

  “大事化为小事”对“坏人带累好人”。“一百步里大王”对“六十日头财主”。“青面孔,绿髭须”对“大耳朵,白脚爪”。“得一日度一日”对“帮三年学三年”。“老寿星唱曲子”对“养媳妇做媒人”。“花对花,柳对柳“对“宫是宫,商是商”。“阳弗管,阴弗收”对“长没截,短没接”。“朝求升,暮求合”对“日弗困,夜弗眠”。“前也河,后也井”对“口是风,笔是踪”。

  七字者如:

  “今日不知明日事”对“新年原是旧年人”。“朝踏露水夜踏霜”对“横切萝卜竖切菜”。“一人终无两人智”对“十年倒有九年荒”。“清官难断家常事”对“皇天弗富命穷人”。“搓得突栾捻得匾”对“看时容易做时难”。“男是冤家女是累”对“鸡来讨债鸭来愁”。

  八字者如:

  “三日扳罾,四日浪网”对“千人吃药,一人还钱”。“响屁弗臭,亮屋弗漏”对“天火该烧,人命该遭”。“酱缸边总有日头过”对“行灶里推出木柴来”。“家火弗起,野火弗发”对“柴船是去,米船是来”。“走路防跌,吃饭防噎”对“落水要命,上岸要钱”。“兵来将当,水来土掩”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吃得泻得,怪我不得”对“千差万差,来人弗差”。“舍得自己,赢得他人”对“弗见高山,那见平地”。

  《三山笑史》中有一条,语虽近俚,而对句极巧便浑成。果尔,则宾主皆通人,其互嘲亦工力悉敌矣。因节录之云:有村馆延师课子者,故事每遇七夕,师若住馆,主人例设酒筵以娱客。师亦习闻其说。适遇七夕,师探知厨中并未庀具,至夜寂然,因呼其徒命对云:“客舍凄清,恰是今宵七夕。”徒不能对,以告其父。主人知其意,笑曰:“我忘之矣!”因代对云:“寒村寂寞,可移下月中秋。”迨至中秋,又寂然。师复呼其徒命对云:“绿竹本无心,遇节即时挨不过。”其父笑曰:“我又忘之,奈何?”因复代对云:“黄花如有约,重阳以后待何迟?”其师无如之何。直至重阳,又寂然。复呼其徒命对云:“汉三杰:张良、韩信、狄仁杰。”其父大笑曰:“师误矣!三杰是汉人,狄仁杰是唐人,师忘之乎?”师语其徒曰:“我实不忘。汝父前唐后汉记得许熟,乃一饭而屡忘之乎!”

  近日坊间有《古今巧对汇钞》之刻,为张逢源及其徒刘凤岐所辑,不详何许人也。词多近俚,又不注所据何书,殊不足尚。唯俚而巧亦有可为启蒙之助者。兹稍为抉择,存其尤雅驯若干联如下云:

  林聪幼时,客见其目奇,出对云:“重瞳项羽重瞳舜,只有二人。”二人两字,内有三层照应聪对云:“九尺曹交九尺汤,尚多四寸。”

  又,邑宰谒其父,见白犬顾主,命对云:“白犬当门,两眼睁睁唯顾主。”聪对云:“黄蜂出洞,一心耿耿只从王。”

  姚广孝遇巡街林御史,林出对云:“风吹罗汉摇和尚。”姚对云:“雨打金刚淋大人。”按:此条见徐兴公《榕阴新检》,以为吾闽鼓山和尚瑶公与林太史志相戏答语。

  高季迪留姚广孝饮,命一妓佐酒。姚出对云:“虞美人穿红绣鞋,月下引来步步娇。”高对云:“水仙子持碧玉箫,风前吹出声声慢。”此迭以曲牌名为对也。

  刘昌八岁入庠,宗师出对云:“赤尔何如,点尔何如,各言其志。”刘对云:“回虽不敏,雍虽不敏,请事于斯。”

  相传解缙九岁时,其父偶携至江边洗浴,以其衣挂于老树上,出对云:“千年老树为衣架。”缙对云:“万里长江作浴盘。”

  又,解缙同父见一女子吹箫,父出对云:“仙子吹箫,枯竹节边生玉笋。”缙对云:“佳人撑伞,新荷叶底露金莲。”

  李东阳同友人闻蝉声,友人出对云:“蝉以翼鸣,不啻若自其口出。”李对云:“龙从角听,毋乃不足于耳欤。”

  程敏政以神童至京,宰相李贤欲以女妻之,因指席上果品出对云:“因荷而得藕?”程对云:“有杏不须梅。”

  唐六如出对云:“眼前一簇园林,谁家庄子?”陈白阳对云:“壁上几行文字,哪个汉书?”

  有一学正与秀才争产,讼之官,官出对云:“学正不正,诸生皆以为歪。”秀才对云:“相公言公,百姓自然无讼。”

  有二士夜间对月。一士出对云:“移椅倚桐同玩月。”友对云:“点灯登阁各攻书。”

  李西涯在翰林,见一武职指挥祭神,因出对云:“指挥烧纸灰,纸灰飞上指挥头。”武职对云:“修撰进馐馔,馐馔饱充修撰腹。”

  有偶见篱边两犬相视者,因取卦名作对云:“大畜革观小畜;家人临困睡也同人。”

  有一女客、一释子同搭船者,女客即景出对云:“和尚撑船,篙打江心罗汉。”释子应声云:“佳人汲水,绳牵井底观音。”

  有一释子与一妓同舟渡江,释子出对云:“一个美人对月,人间天上两婵娟。”妓对云:“五百罗汉渡江,岸畔波心千佛子。”

  又一对云:“碧纱帐里坐佳人,烟笼芍药;清水池边洗和尚,浪滚葫芦。”

  有一人同友至家,值其妹在窗前扪虱者。其妹出对云:“阿兄门外邀双月。”对云:“小妹窗前捉半風。”

  按:以上四条,原本皆作苏东坡、秦少游、佛印及苏小妹事,殊属无稽。今并削其名,而姑存其语。

  蜀中有一奇童应试,太守见其袖底有红花一朵,出对云:“书生袖里携花,暗藏春色。”童对云:“太守堂前秉鉴,明察秋毫。”

  有姐妹三人与其两婢因犯奸事同到官者,官出对云:“三女成姦,二女都从一女起。”盖欲重按其长,而宽其少者。少者遽对云:“五人共伞,小人全仗大人遮。”因笑而并释之。

  祝枝山同沈石田月下饮酒,祝出对云:“月半月圆,世上亦称月半。”沈对云:“日中日昃,人间尽道日中。”

  又,祝出对云:“池中荷叶鱼儿伞。”沈对云:“梁上蛛丝燕子帘。”

  又,枝山见有师姑收稻,而自挑回者,出对云:“师姑田里担禾上和尚。”石田对云:“美女窗前抱绣裁秀才。”

  项炯幼同师舟行,见云起不雨。师出对云:“密云无雨,通州水下通舟。”项对云:“巨野有秋,即墨田多积麦。”

  吴文泰使人买木,归迟。丁逊学令四工人合造一器,出对云:“二人抬木归來晚,人短木长。”吴对云:“四口兴工造噐成,口多工少。”

  顾鼎臣之父出对云:“柳线莺梭,织就江南三月景。”鼎臣对云:“云笺雁字,传来塞北九秋书。”

  陈起宗从师舟行,见岸上马过,师出对云:“马足踏开岸上沙,风来复合。”陈对云:“橹声拨散江中月,水定还圆。”

  徐阶幼时应考,适风吹鹊巢落地。宗师命对云:“风落鹊巢二三子,连窠及地。”徐对云:“雨淋猿穴众诸侯,待漏朝天。”

  沈义甫八岁时,其师命对云:“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沈对云:“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万安幼时,有客出对云:“日出东,月出西,天上生成明字。”万对云:“子居左,女居右,世间定配好人。”

  卢楠戏其同年王云凤,出对云:“鸟入風中,衔出虫而作鳳。”王对云:“马来芦畔,吃尽草以为驴。”盖各以名姓互相嘲也。

  唐伯虎闻友人夜半生子,出对云:“半夜生孩,亥子二时难定。”祝枝山对云:“百年匹配,己酉两姓相当。”

  吕原与谢一夔同对酒听箫,谢出对云:“吕先生品箫,须添一口。”吕对云:“谢状元射策,何吝片言。”

  林大钦幼时,喜作大言,师出对云:“议论吞天口。”大钦对云:“功名志士心。”

  俗传“贾岛醉来非假倒,刘伶饮尽不留零。”以为唐六如所作,或云张日晋所作。

  黄玘八岁,一御史招至舟中,出对云:“船载石头,石重船轻轻载重;”黄对云:“杖量地面,地长杖短短量长。”

  唐伯虎同友人闲行郊外,即景出对云:“嫂扫乱柴呼叔束。”友对云:“姨移破桶令姑箍。”

  有塾师出对云:“论语二十篇,唯乡党篇无子曰。”一童子对云:“周易六四卦,独乾坤卦有文言。”

  有抱关吏悬赏出对云:“开关早,关关迟,听过客过关。”久之无应者,一童子对曰:“出对易,对对难,请先生先对。”

  嘉庆中,吾乡两首县,闽县令为王畹馨先生绍兰,侯官令为山左毕所谠。毕躯材伟岸,有曹交之目;王极矬小,于毕尚不能肩随。然王固领袖也。一日与众邑侯衙参抚署,汪稼门中丞目而笑曰:“两首县如兄弟,仍不能无先后之分。王毕二君,迥不相侔,我有一对,请诸君属之,云:‘兄长上声弟长,乍见都疑长是长上声’。”众皆默然。时方办理清查两首县总司局务,王应声云:“仓空库空去声,从今但愿空去声无空。”中丞称其工敏。

  余养疴浦城,喜课幼孙属对,以为消遣。时佳孙十二岁,俦孙甫九岁。一日晨起盥洗,偶以“铜盆”命对,佳孙应声曰:“玉爵。”又以“桑叶洗眼”命对,俦孙应曰:“杏花插头。”佳孙曰:“柳汁染衣。”值春分日,以“日夜分”命对,佳孙曰:“风云会。”余每笑其喜学大言也。又值听雨夜坐,以“清明时节雨纷纷”命对,两孙俱有窘状。其母杨氏饬之曰:“此《千家诗》中语,何不即以《千家诗》集句对云‘歌管楼台声细细’乎?”余为之冁然。又一日,以“牡丹花富贵”命对,俦孙曰:“松柏树长春。”佳孙尚未能对,适归祝门长女在侧,曰:“顷闻汝读杜老《秋兴》诗,何不云‘枫树气萧森’乎?”此等虽不得为巧对,而童稚天机,闺闱韵事,不忍过而辄忘也。因附记于卷末云。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